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有王亚樵这老乡真好

时间:2011-04-08 14:16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伽南 点击:

王亚樵这个人最是爱惜老乡。合肥人在家混不下去了,到上海找他。都会受到他的礼遇,然后按各人的能力提供工作机会。相当于合肥人驻上海办事处。他一般见到老乡先问,在家怎么混不下去了?有人说遭水灾了,颗粒无收。哦,记下来。或者是大荒年,记下来。杀了人了!拍桌子说:好!有胆气。

坏人妻女,淫棍,被从祠堂赶出来了。滚蛋!不走把你腿打断。

在家杀人的,回不去了。就跟我在上海干吧?愿意吗?忙忙点头,谢王大爷栽培!好,废话少说。我们现在上街。走几条街,看见一个交通岗亭。大上海嘛,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警察驮着警棍昂着头走,身后拖着一支盒子炮。德国大镜面子。王亚樵先生用手点指说:“哎!你上去甩他两个耳光。然后把枪抽出来给我!”这个乡下人果真二话不说走上前去。抽他两记耳光,然后要把警察的枪抽出来了。

王亚樵就会施施然从墙角闪出来。推推头上的礼帽,让人观清他的面孔。然后说:“那个谁谁啊!乡下来个亲戚,有点混账。不懂事!跟你闹着玩呢”。警察一看王亚樵出来,忙忙的站立敬礼说:“哦,原来是王老板亲戚啊。没事,没事。不打不亲热嘛!可打好了?没好接着打”。王老板摆摆手说:“得罪了!”警察忙摆手亲亲热热地说:“什么话嘛?那位小哥,打好了?我巡街去啰”。王老板一看这位小哥堪大用,回去换衣服,刮头脸,学规矩,户籍也不办,就是上海人啦!潇洒死啦!

还有那不堪大用的人怎么办呢?一听说打警察吓得拉着王老板的衣角瑟瑟发抖。用合肥土话说:“那哪照呀!不给他把头打通得了。家哥啊,这个玩笑开不得啊!”王老板也是轻轻一笑,拉着他手拍拍说:“我也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先在这儿住下。然后在街上看看,看看哪里能捡到死小孩子。捡到了,抱着来见我!”然后让手下人掏出洋钱,放在乡下人手里。叮当作响。王老板忙大事去了。

他的几个手下,带着合肥老乡逛大世界。看马戏、看电影、吃小热昏的梨膏糖、听戏。看上海滩太太、小姐开衩很高的旗袍。这个乡下人嘴中啧啧有声说:“穿成这样!真是坏乡风”。其他几个久混上海滩的合肥老乡看着他吃吃地笑。笑他村得可以。

几天逛下来。该干正事了。死小孩好找,顺巷子棚户区去找,找到就像宝贝一样抱着来见王老板。老远就说:“家哥呀!死小孩子找到了”。王亚樵竖起手指指嘴。示意他小声一点。旁边就有人来给死小孩子包装了。小被子缠上,披挂整齐后,乡下阿哥变成上海小开了。西裤,法兰绒上装。头发抹司丹康,香气扑鼻。后面跟一美艳少妇。电烫大波浪,嘴唇猩红。婷婷随后走,手里抱着这个死婴。上哪儿?奔上海最大的百货公司呀。先施,这个祥那个庄。全是大铺面。

进店来,小二哥笑得脸上都能滴下蜜来。殊不知冤家到了。女的看衣料,乔其纱,毛必其,凡立丁,在身上比来比去,店家拉住料子在她身上比来比去。男的手抱婴儿侍立一旁。少妇喊:“打令!过来看看。这种料子侬看看,好伐”。顺手把婴儿递给旁边一个店员。端详许久,看好衣料。包包好,掏钱,接过孩子。

掀开包被。然后大哭大恸。都是熟做的,唱练做打样样俱精。然后哭倒店堂中,波浪头也揉乱了,嗓子也嚎哑了,高跟鞋也踢掉了。一路挣扎着要撞死在店家的柜台上。任人也劝不住。店家明白是遇到讹诈的了。忙请黑白两道来摆平。

这时王亚樵一个人从外面进来了。所有的大鬼小鬼都惊悚了。暗暗往旁边闪下去。王先生提提马褂,坐在旁边人闪出的凳子上。叹一口气说:“本来这个事情,我也不想管,现在不管不行了”。用手指着那个小开说:“乡下来的小老表嗷!讨债鬼,只有这么一个独养儿子,现在让你这个店员给抱死了,你叫他到老指望哪个?”

老板一看这种情形,说什么都是废话。掏钱吧!王亚樵也仁义,不多要。合肥这个老乡得了几十块光洋,快活得欢天喜地的。心想这大上海钱就是好挣。王亚樵派人护送到车站,四色糕点齐备,嘱咐着回家见到四舅母,三表婶,就说亚樵有礼了!然后按按礼帽,往后一撤身子,飘然而去。合肥老乡捏着洋钱暗暗想,在上海有亚樵这个老乡真好!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