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陈抟退金兵

时间:2011-05-05 14:51来源:亳州网 作者:郭修文 点击:

陈抟老祖在华山白云洞睡得正甜蜜,李老君来了。

“陈抟,陈抟,你还睡哩,快起来吧。”

陈抟老祖白瞪白瞪眼:“啥事儿?俺还没睡醒哩。”

“等你睡醒,晚了四月八啦。对你说,金兵犯境,快攻到亳州啦!”

陈抟老祖一听说“亳州”二字,一下子坐起来。为啥呢?因为李老君、陈抟老祖都是亳州人,如今虽说得道成仙,总免不了眷念故土。于是,他俩一酌议,出山啦!

陈抟老祖穿上登云鞋,李老君骑上青牛腾云驾雾来到亳州。刚好,金兵还没到哩。两位神仙一齐进了道德宫。

道德宫在亳州城内,对着问礼巷街口。春秋战国时李老君曾在这里说法讲经,如今重回故地,自然十分亲切。

李老君和陈抟歇了一会儿,金兵就来了。人喊马嘶,烟尘遮天,金兀术的十万精兵把亳州城围个风雨不透。

李老君说:“陈抟,你在这坐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陈抟老祖说:“杀鸡焉用牛刀,你只管歇,让我去收拾他们。”说罢,转身去了。

陈抟老祖穿街过巷,登上了北门城墙,只见守城军民弯弓搭箭严阵以待。陈抟老祖往城外一看,金兵黑压压直翻疙瘩;铁滑车,拐子马一字儿排开;金兀术手提金雀斧正在骂阵。陈抟老祖一见,话中带气,对守城的说:“你们都趴城墙垛子后边,让我治治他们。”说罢一抹脸,脸上的皱纹儿开了,胡子不见了,变成了一个小孩子。他往城墙垛上一坐,便吼开了:“呔!金母猪(兀术)听着!”

金兀术一听,肺都气炸了。一仰脸,见城墙垛子上坐个小孩子,戴着红兜兜,身子耸到半天云里,脚耷拉到护城河里,宛若神灵一般。他不由得大吃一惊。

陈抟说:“金母猪,你欺我中原无人,掠我国土,害我黎民,俺今天饶不了你。你要是胜了俺,俺大开城门让你进来,你要是斗不过俺,趁早滚回北国去!”

这几句话惹恼了金兀术。他“呀呀”一阵怪叫,拈弓搭箭,嗖一下射向陈抟。陈抟老祖不躲不闪,箭射到腿上,当啷一声弹出老远,老祖的腿上连个白印也没有。

陈抟老祖骂道:“金母猪呀金母猪,你啥本事,连个痒也搔不好。”

金兀术恼羞成怒,手一挥命令兵士一齐放箭。箭如飞蝗射向陈抟。陈抟老祖还是不怯不惧,不躲不闪。那箭也有弹落的,也有挂到兜兜上的。陈抟用手一划拉,划拉一把(箭),身上依然不青不红,连个白印也没有。

金兵傻眼了,他们停止了放箭。陈抟老祖哈哈大笑,拍打拍打红兜兜对金兀术说:“俺没功夫哄你玩,我去喊俺大哥去。”

陈抟一站,碰得天直摇晃,吓得金兀术拨马就跑,十万金兵一下子乱套了。陈抟老祖呵呵大笑,一抖手,万支金箭射向金兵。守城军民乘胜出击,打了个大胜仗。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