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哭金芝

时间:2011-06-15 13:21来源:安徽省文联 作者:时白林 点击:

我的同庚好友,老搭档金芝(金全才)同志走了!虽然已经81岁了,但走得还是这么突然,走得太早了。因为春节时我们还约定:趁着我们两人的身体还都健康,再为黄梅戏搞两台剧目来奉献给人民。3月19日中央电视台“戏苑百家”栏目对我们两人采访时,白燕升先生还深情地说:“看到你二位老人身体这么好,思路如此之清晰,非常高兴!祝你们健康长寿!”言犹在耳,壮志未酬,君已驾鹤西去,我怎能忍得住泪如泉涌……

金芝是位非常勤奋、敬业的著名戏剧家,从上世纪50年代的黄梅戏《天仙配》、《罗帕记》起,中间经过了《牛郎织女》、《战斗在险峰》、《梁山伯与祝英台》、《生死擂》到去年的《徽商胡雪岩》等,他编剧,我作曲,半个多世纪我们合作了近10部大型剧目。在合作过程中,金芝过人的才华,治学的严谨,为人的敦厚,再加上他古典文学和诗词扎实的功力,富于求索和创新的精神,常令我沉浸在合作的愉快中。

金芝的作品中经常会出现些让人神往、赞叹、叫绝的优美唱词或妙趣横生的台词,尤其表现男女内心深处那些纯真爱情的深层揭示,拍案之余,很难想像它们是出自一位耄耋老人之手。所以我每次为他写的剧本谱曲时,常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内心冲动,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表现出了金芝对真善美生活的诚挚向往与热爱。

金芝同志除了创作剧本,主编刊物,著述研究和在几所大学授课、讲学受人尊敬之外,他对有志于戏剧创作的青年后生也是热心地给予无私的帮助与支持。仅我接触到的就有两位县级剧团和农村的业余戏剧作者,他们每次把自己的习作真诚而又有礼貌地送给金芝,有时甚至是诚惶诚恐地不敢直接送去,而让我转交给这位受人尊敬的大家,结果老金不仅收下了,而且都是认真地阅读后向作者先指出其优点,以增强青年作者的信心,并告诉他们出现问题之所在和解决的办法、如何修改等。他们对金芝老师都是发自内心的敬仰与钦佩。现在他们经过上海戏剧学院研究生班的培训之后,都成了专业的青年剧作家了。

金芝啊!你虽已年过八旬,大家都认为你的身体比我还好,每天都坚持走路锻炼身体,思维是那么的敏捷,记忆力强得惊人。你今年交出的电视连续剧剧本《郎对花姐对花》,主创人员正在加紧的努力中;人们还期待着你的佳作不断地问世,年轻的剧作家还在盼望着得到你的指点,你就这样匆匆地走了,我们虽然在含泪送你,相信你这样的好人,上帝会欢迎你的,佛祖会把你接到西天去的。



顶一下
(3)
60%
踩一下
(2)
4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