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一个时代的记忆——访著名戏曲音乐家时白林

时间:2011-07-26 21:32来源:安徽省文联 作者:乔延凤 点击:

用“硕果仅存”四个字,形容我眼前的这位老戏曲音乐家,再确切不过的了;前苏联对这样有建树、有影响的艺术家,则称之为“功勋艺术家”。

他就是著名的戏曲音乐家时白林先生。

在我的印象中,时先生是个性格温和、朴实无华的人。每次见到他,他都那么谦和、平静,温文尔雅。

这次,当我来到他家的时候,正值盛暑。

位于省艺校的这座高知楼,我是熟悉的。几年前,我曾来过金芝先生的家,时先生与金先生是邻居。

金先生前几年已不幸辞世,这次来到,不免引起我对他的缅怀之情。

记得2006年,这两位黄梅戏剧界的寿星,双双过八十大寿;就在这年的10月,我还与金先生一同去了贵州,参加全国的花灯会议;这次来才知道,金老是因癌症去世的,其实,此前就已查出他的病症了,家人一直没告诉他,直至去世,金老本人并不知道。

这座高知楼,刚建时,远近知名,而在豪宅林立的今天,它已显得色彩黯淡了,时白林夫妇仍住在里面,过着平静、恬淡的日子。

时先生中等的个子,头发完全白了,却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行动迅速。他穿一件深色暗格的短袖衫,配一条淡黄色的便裤,拖鞋,显得随意而自然。

只要提起黄梅戏的唱曲“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便无人不晓。这曲子,便是时白林先生与老艺人王文治,于半个世纪前共同编创的。他的名字从此就和黄梅戏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上世纪50年代,正是这部《天仙配》,将黄梅戏唱红大江南北。时白林和王文治、方绍墀、潘汉明等一批音乐工作者,通力合作,推陈出新,对来自田间陌上的黄梅小调,进行了全面变革,使黄梅戏从民间小戏一跃而成为深受全国观众喜爱的大剧种。这一段峥嵘岁月,在黄梅戏的发展上,已永载史册。

他的夫人丁俊美,安庆人,中等个子,是《天仙配》七仙女里的四姐;1954年,她就和严凤英同演《春香传》,严凤英饰剧中的春香,她扮春香的丫环。

1955年,在上海拍电影《天仙配》时,时白林和她开始相识,1956年恋爱,1957年7、8月间结婚。

现在,严凤英、王少舫、金芝,这些老艺人们,都先后辞世了,83岁高龄的时白林和夫人丁俊美仍健在。

先生从事的艺术事业,外界知道的是黄梅戏,其实,他一生涉及的戏剧种类,比黄梅戏要宽广得多。他的第一部获奖作品《刘海与金蟾》,是小舞剧,1955年由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录制成影片。他还从事过泗州戏、庐剧、皖南花鼓戏、广播剧、电视剧、舞剧、话剧等多剧种的音乐创作。

我细细观看他家客厅的陈设,面积不大,但艺术氛围很浓。

右边靠墙,有架年代已久的大钢琴;钢琴对面的墙角,立着书橱,书橱上有只瓷瓶,瓶中插着7、8支漂亮的孔雀尾翎;钢琴右边正面的墙上,挂着壁钟,时针正指向下午三点。

正对大门共有两个房间,右为书房,左为卧室。

卧室门楣的上方,挂着时先生与贺绿汀、江明惇先生的合影;贺是他上海音乐学院读书时的院长;江则是继任的院长,一位著名的民族音乐家,现也早已退下来了。

钢琴上方墙上,有一帧朱松发的国画——《老梅》,老枝横陈,唯绽几朵梅花,格外动人,上写“雪虐风涛愈凛然”七个遒劲大字,这是朱松发先生从电视里看见时白林历经文革磨难又复出,感慨之极,率意而作的写意画;画的右边,为赖少其先生的一幅书法作品——《太平湖上行》,时先生应赖少其之约,曾为此诗谱过曲;而进门这边的墙上,则有韩美林、孔小瑜、陶天月等人的书画作品。

钢琴上方玻璃框内,有幅奖状,上写:“时白林先生荣获戏曲音乐终身贡献奖中国音乐家学会2007年3月15日”

客厅内电视机旁,则摆着一盆生机盎然的君子兰。这盆君子兰,让室内的书画、照片、艺术品,全染上了生命的色彩。


顶一下
(2)
10.5%
踩一下
(17)
89.5%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