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米芾:短命的“艺校校长”

时间:2011-07-31 11:37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周详 点击:

宋徽宗赵佶酷爱写字画画,于是他在上台后的第四年,做出一件前无古人的举动:兴办书学、画学。这在中国的书法、美术教育史上,值得记上一笔。

那是崇宁三年(1104年)的六月,他下令在国子监设置书学、画学、算学,各“学”类似现在的专科学校。给算学的招生名额是210人,同时给书学、画学的名额也定了下来。下一步就是选择各“学”的负责人和教授人才了。

办这种专门性很强的艺术类学府,而且是破天荒的第一次,选择领导人才和教学人才当然是第一位的事情。书法方面的人才这时特别不好选。当时苏轼、黄庭坚等书法大家有的已经故去两三年,健在的也不能任用,因为他们都属于“元祐党人”,是徽宗皇帝镇压的对象。

就在成立书学、画学的同一个月份,徽宗还在恶狠狠地下令“天下监司长吏厅各立《元祐奸党碑》”。这块“奸党碑”由徽宗亲笔书写,列入奸党名单的有309人,宰执以司马光为首,尚书以苏轼为首,黄庭坚也名列一般官员之中。同时徽宗还下令,对“以元祐学术、政事聚徒传授者,委监司举察,必罚无赦”。

但书学、画学还是要办的,于是书学的领导人选初步选定为米芾。

继苏、黄之后,当时米芾的书名已属全国一流。虽说米芾是苏轼的朋友和学生,但元祐年间他尚年轻,官职也低,也没乱讲话,所以没进“奸党”名单,这是他的一大幸事。此时的他正在“知无为军”(今安徽无为),治理无为、巢、庐江三县。宋时“军”的职级与下等州的知州相同,为“副厅级”,正好各“学”的领导人也是这个级别,所以调米芾来书学任职,倒是顺风顺水。米芾是个艺术种子,本来就不爱做官,突然有这么个特别适合自己的差事落到头上,他自然高兴得好几天都睡不好觉。

米芾来到京城开封时,画学的领导人选还没物色好。这时有人建议说米芾不但字好,画也是全国一流,就让他一人做书、画两学的博士算了。徽宗觉得既然没有更好的人选,让米芾一人兼着倒也可以,于是米芾就成了“书、画两博士”。

一边忙着招生,一边忙着制订教学计划,新官上任的米芾甚是忙乱了一阵子。当时米芾给书学的生员规定了主要课程:专业课是习练篆、隶、草三体;理论课为《说文》、《尔雅》、《大雅》、《方言》;政治课为《论语》、《孟子》等。对楷书、行书的教学,规定以二王、欧虞颜柳的字帖为教材;草书则以章草、张芝为法。考试的要求分为三等:“以方圆肥瘦适中,锋藏画劲,气韵清古,老而不俗”为上等;以“方而有圆笔,圆而有方意,瘦而不枯,肥而不浊,各得一体”为中等;如果写出的字“方而不能圆,肥而不能瘦,模仿古人笔画不得其意,而均齐可观”,这就只能定为下等了。考试成绩为下等的生员即不得毕业,不能授官。

米芾给画学学生规定的专业课是学习画佛道、人物、山水、鸟兽、花竹、屋木;理论课是学习《说文》、《尔雅》、《方言》、《释名》,政治课与书学大致相同。学习《说文》是为了让学生会写篆字,练习笔下的线条,学习《方言》、《释名》是为了培养学生的综合文化修养。考试学生的画作,“以不仿前人而物之情态形色俱若自然,笔韵高简为工”。

书、画两学的工作正在进展着,一件令米芾意想不到的事情突然发生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第一届生员刚刚开学不久,即在崇宁五年(1106年)的正月,朝廷突然又下令废除书、画等学。书学、画学刚刚成立就被废除,着实叫人摸不着头脑。好在过了十来天,朝廷又把它们恢复了。

就是在这次“兴废不常”的混乱中,米芾成为短命的“书、画两博士”:他被平调到礼部任“员外郎”去了!宋朝的六部各设尚书(正部长)、侍郎(副部长),各部下属部门各设郎中(正司长)、“员外郎”(副司长)。这“员外郎”是个什么级别的官呢?《宋史》说:“凡郎官,并用知府资序以上人充,未及者为员外郎。”这也就是说,米芾当这个员外郎,级别属于平调。这样的调动,明显是朝廷对他在书学、画学工作的不满意。

又过了几个月,朝廷对米芾新的任命又下来了:让他回到外地,“知淮阳军”去,级别还是“副厅级”!这“淮阳军”管辖下邳、宿迁两县,米芾的官职是越来越小了。

一年后(1107年),可怜的米芾就去世了,年仅49岁。米芾的官场经历非常不顺,而他创办的书、画两学命运也不好,到了大观三年(1109年),书学、画学被徽宗彻底解散,尚未毕业的生员被安置到了不同部门,书学生入了翰林书艺局,画学生入了翰林图画局。到此为止,宋徽宗首创的书学、画学就算寿终正寝了,前后只存在了四五年时间,此后再也没有谁去恢复它。

米芾在书学、画学的任职经历竟然如此短暂,3年中竟经历了3次工作调动,史称米芾“从仕数困”,当然也包括这一次在朝中的大“困”。后人不明就里,一提起米芾任“书、画两博士”,就想当然地以为他很受徽宗欣赏,很受奸相蔡京重用,否则不会有这样的“美差”。

落到他头上。其实从他的这段真实履历当中,可以肯定地看出,这次进入中央部门,宋徽宗并不喜爱他,奸相蔡京也没关照他,否则他不会如此窝囊地来去匆匆,从“知无为军”平调而来,最后又“知淮阳军”平调而去。

是何原因让米芾在朝中如此不受重用?不是他艺术能力不高,也不是他领导能力不强,我想还是他宁折不弯的性格和他对“元祐党人”的态度,导致他无法与这昏君、权臣长期共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