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胡适的为师之道(3)

时间:2011-08-15 23:38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经传方 点击:

尽管后来投身于革命的吴晗,与胡适分道扬镳,尽管吴晗后来的历史观与胡适大大不同,但他应该不会忘怀最初从胡适那里得到的教益。在50年代初写的《吴晗自传》中,吴晗就没有隐讳自己与胡适的这种师承关系,他承认自己过去“立场基本上是胡适的弟子”。甚至在1954年展开的对胡适思想的批判中,作为胡适的弟子,吴晗并没有发表过批判文章,这在当时真是不可思议的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对胡适思想批判的全面展开,随着政治运动的逐步升级,也随着政治地位的变化,吴晗不能不日益处于尴尬的境地。他无法回避自己与胡适曾经有过的学术关系,他不能不主动或被动地强调自己后来的分道扬镳,从而表现自己今天的进步。于是,他对这些往事的回忆,便随之有所改变了⑥。

吴晗所改变了的“往事回忆”在报上发表时,胡适已不在世,自然是不知道了。不过即使知道了,按照胡适一生那种理性宽容的品格,他也不会去责备自己曾经奖掖过、曾经寄予希望的学生;因为他知道这些不实的回忆是在高压下言不由衷的话,不足计较而应该予以同情的⑦。

至于吴晗的学术研究从实证史学转入影射史学,胡适肯定是不赞同的。因为胡适一生主张实证,反对虚妄。对与自己观点主张不合的人和事,尤其是学术研究他从来是直抒胸臆,鄙弃指桑骂槐或是曲意奉迎的。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胡适的另一个弟子,著名历史学家罗尔纲在他的《师门五年记》中记述老师是怎样爱护学生、教育学生的。

罗尔纲是一个出身贫寒的青年,最初到胡适家任抄写员。面对胡适家中满座的名流,罗尔纲对比自己卑微的地位,不免产生自卑心理。善解人意的胡适充分考虑到了这点。“每逢我遇到他的客人时,他把我介绍后,随口便把我夸奖一两句,使客人不致太忽略这个无名的青年人,我也不至于太自惭渺小。有时遇到师家有特别的宴会,他便预先通知他的堂弟胡成之先生到了他宴会的那天把我请去作客,叫我高高兴兴地也做了一天客。适之师爱护一个青年人的自尊心,不让他发生自卑的心理,竟体贴到了这个地步,叫我一想起就感激到流起热泪来。”人格的力量就象是春雨一样,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罗尔纲说:“我还不曾见过如此一个厚德君子之风,抱热忱以鼓舞人,怀谦虚以礼下人,存慈爱以体恤人;使我置身其中,感觉到一种奋发的、淳厚的有如融融的春日般的安慰。”

对待学生,胡适有慈爱的一面,也有严厉的一面。当胡适读到罗尔纲在《中央日报》发表的短文《清代士大夫好利风气的由来》时,非常生气,写了一封信责备说:“这种文章是做不得的,这个题目根本就不能成立。……你常作文,固是好训练,但文字不可轻作,太轻易了就流为‘滑’,流为‘苟且’。我近年教人,只有一句话:‘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有一分证据只可说一分话,有三分证据然后可说三分话。治史者可以作大胆的假设,然而决不可作无证据的概论也。”在胡适这种实证史学观点的指引下,经过艰苦的努力,罗尔纲终于成为近现代研究太平天国的权威学者。

胡适要求学生在学问上“不苟且”,同样也要求他们在生活中“不苟且”。他一生强调宽容,认为宽容比自由更重要。但是,温柔敦厚的胡适也还有另一面。他很喜欢南宋诗人杨万里的《桂源铺》绝句:“万山不许一溪奔,拦得溪声日夜喧。到得前头山脚尽,堂堂溪水出前村。”他喜欢这首小诗,固然因其写得清浅可爱,风格近似自己的《尝试集》。但他体味最深的还是诗句背后的那种执着梗直的精神吧。还是罗尔纲了解老师,他这样分析说;“胡适这个山乡的儿子,他禀受了明清时代徽州商人勇于开拓、百折不挠的‘徽骆驼’精神,天生有一种坚忍不拔的性格。有人论及胡适‘容忍’精神人难企及。但只是他的一面,另一面却是他的倔强精神,例如他明知台湾有一股巨大势力要把他吞掉,却不肯偷安异国,挺然回去。后来雷震在狱中过生日,胡适写这首诗去贺他,是对胡适性格最好的说明。”

综上所述,我认为胡适一生教育学生的种种实践,集中体现了“以人为本”的教育观。这里所谓“以人为本”的教育观,也即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按照高远目标来琢育学生。其目的是他青年时代就服膺的易卜生的一句名言:“你要想有益于社会,最好的法子,莫如把你自己这块材料铸成器”。“有益于社会的器”⑧就是育人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他对学生学术(知识)上的诱导,事业上的扶持,人格上的感召,心理上的滋润,为的都是让学生把自己铸成对社会有益的器。他并不为学生设定某种既定的框框,要求学生按照一定模式去成长,更不会象当前某些人把学生当做消费者,要出高价才能享受高等教育。他丝毫没有把培育学生的职责当作于己有利的工具来使用。这对当前教育界由于“教育产业化”的误导所产生的种种弊端,无疑是一种儆戒。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