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父亲柯庆施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前后

时间:2011-08-19 20:35来源:收集整理 作者:柯六六 点击:

追求马克思主义学说的有为青年

1919年底,就读于安徽省立第二师范学校的父亲柯庆施(1902-1965)加入响应五四运动的“徽州救国十人团”而被停学。父亲的同学章衣萍先被开除出校,后赴南京中学学习。父亲也想去南京读书,我爷爷不允,他想让父亲尽快结婚。1920年初,父亲离开歙县竹溪村的家,赴安徽芜湖运漕,与当地盐务局职员许佑卿次女许氏(1903-1939)成亲。

1920年1月30日,父亲写信告诉他的父母:“外面一切较徽为繁华。”“男在此颇为闲静,吾之良友唯书数卷,留声机一具耳。”他的岳父有意让他从商,但父亲更想继续求学。他在一封家书中写道:“每于夜半人静之时,回念前程,以他处地远人生,且水土难服,不如在中等学校毕业后改就公司事业为佳。然,男志固不在此也,盖既投身学界,当在学界中讨生活。当今学术竞争之时,正学子有发挥之期望。不能有益于时”,“此则愧为七尺之躯。”2月20日,不安于悠闲生活的父亲写家信表明求学的志向:“男儿志在四方为古人之良训,学问为立身之要道。又是理势之必然,将来文明日进,物价必增,故后日之生活程度亦必日益增高。设身无真学问,则何以处世?况世乱正为英雄锻练之良机,故纵览廿四史,未见有一英雄非经少磨折而竟成其功者。时势造英雄岂谬言哉。至若生死二字,则更可置之勿理。盖生而无益于社会,则不如死之为愈也;生而庸庸碌碌,则亦不如死之为愈也!凡人宜寡才能为贫,乏气骨为贱,无建白于社会为死。方今之世,正为青年有为之际,岂可自暴自弃,甘为下流乎?前程之事思之重思之,则不觉脑际昏迷,而心已碎若万片矣。”

由于家中拿不出多少钱供父亲外出读书,他便自己想办法。1920年2月20日,父亲在家信中说:“南京有一试馆为歙县学界之公产,男现托同乡陶知行(陶行知原名)先生向该馆移借学费,待男毕业后再还。”“古语之有志者事竟成此语想当不我欺也。”

父亲拜托陶行知先生联系借款求学之事终未成。爱惜学子的陶先生亲自与爷爷通信,商量为父亲筹款。从现存的三封爷爷与陶行知通信的底稿中,处处可见爷爷对长子学业的支持和对陶先生的感激之情。帮助父亲继续求学的还有两位先生,一位是陶行知的同学姚文采先生,他是歙县深渡人,在南京的安徽中学任教。还有一位是南京教育界名人朱家治先生,也是歙县人,与陶、姚二位是友人。

1920年2月22日,父亲在陶行知、姚文采、朱家治等人的关心和帮助下,离开安徽运漕抵达南京读书,适逢南京反帝救国的学潮风起。5月,父亲就读的位于七里湾的南京中学停课,解散闹学潮的学生。陶行知先生便介绍他去南京高师上补习班,继续学业。为了让家人放心,父亲在信中说自己在南京一直安心地学习,不参与学生运动。然而实际上他当时正在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学习马克思主义。

1920年初,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和上海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建立之后,对全国各地的先进青年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五四运动后,南京迅速形成了以宣传马克思主义为主,包括其他各种思潮的运动。陈独秀主编的《新青年》,以及由陈独秀、李大钊创办的《每周评论》等进步刊物在南京知识界中传播。1920年春末夏初,在南京高师任职的杨贤江等团结南京一批有志于研究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先进青年,成立秘密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小组。在南京的父亲等一批青年开始走出校门,走向社会,广泛进行社会调查。

父亲以“怪君”的笔名在中国共产党上海发起组创办的刊物《劳动界》第12期上发表了他的调查报告:《南京人力车夫底生活状况》。父亲通过到南京的人力车夫中深入调查,了解他们的生活和工作情况,以大量第一手资料揭示了人力车夫悲惨境地。他们工作时间长,日日辛劳作,但由于资本家的盘剥,生活极端穷苦,更无钱进学堂接受教育。他通过对不公平的社会现实的揭露,号召人民奋起推翻不公平的社会制度。

“怪君”这个笔名,是父亲在安徽省立二师读书时为自己起的,到南京读书后开始使用。对于这个笔名的寓意,用父亲的话说:“古者恒以喜事而名于他物,以示不忘之意。余则因时势之多奇而生无穷之悲惧。然己又乏除怪之能。故以怪哉为吾名,以示不忘,而思以扫除之也。”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