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走近嵇康

时间:2011-08-24 22:26来源:《淮北政协》 作者:郭宜中 点击:

在现今淮北市的辖区内,若论历史名人,我认为应首推三国后期,史称“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两汉之交的桓谭、东晋的戴逵等人虽在中国哲学、美术及其它方面的历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然而和嵇康相比,尤其是在知名度上,绝不是一个档次的。

1988年,我刚来淮北定居,当得知嵇康便是淮北临涣人时(史书上写是宿县人,临涣以前属宿县辖区),曾有过一阵子冲动。嵇康,这个人在我脑子里的印象太深了,当学生考语文时,嵇康往往是填空的内容,读鲁迅作品也曾想过,鲁迅何以偏爱嵇康,竟亲自去校订《嵇康集》。真正去了解嵇康时,心中却有了许多茫然,除翻阅过的《嵇康集》,很难再找到有关嵇康的文字,有几个最能体现嵇康特色的史料,却出自《世说新语》,那是笔记小说,可信度不高。嵇康是作为文人出名的,但翻阅了古今诸如古代文选之类的书籍,却鲜有编者收录嵇康的作品,即使在“竹林七贤”中,除阮籍、嵇康外,其他5人几乎无作品存世,刘伶也仅存一篇《酒德颂》。而嵇康的文学作品,除文人才知道的《与山巨源绝交书》外,其诗作也只有50余首而已,而且对今人来说,除相关专家学者外,知之者少而又少,更无“床前明月光”那样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诗句了。特别是象公认的最有代表性的《赠秀才入军》中最精彩的句子:“良马既闻/丽服有晖/左揽繁弱/右接忘归/风驰电逝/蹑景追飞/凌历中原/顾盼生姿”,现在读来,也觉得并没有超越他上一代的“建安七子”的作品。更不象曹操父子的许多作品那样至今仍被人传诵。当然,衡量一位作者的历史地位,并不在量而在质,象初唐的张若虚,一生只留下一首《春江花月夜》,却成了中国文学史上的千古绝唱。至于嵇康被称为音乐家,最生动的记载,也就是弹奏《广陵散》了,据考证,《广陵散》并非嵇康所作。按现在的艺术分类,他也只能是演奏家。至于说嵇康是一位丹青和书法高手,但已无存世作品见证。但嵇康却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养生专家,他以道家思想为指导写出的《养生论》,对后代影响颇大,直到现在热销的一些养生专著,少有不引用他的养生理念。

然而,在中国的文学史上,嵇康却是历代专家学者不敢小视的,有其不可动摇的位置。历史是怎样成就了嵇康呢?这曾是我很长时间思索的问题,而且每次去嵇康的老家——临涣,总想捕捉一些与嵇康相关的风土人情和社会上的传说。勿庸置疑,临涣是淮北市历史文化积淀最厚实的一个镇,尤其是那现在看来仍气度不凡,始建于春秋的土城墙,便可以想象出其当年的繁华,难怪陈胜吴广揭竿之后攻打的第二个战略要地便是临涣。而且在嵇康之前,临涣还出了一个春秋时期的秦相蹇叔,为秦国的兴旺强大出了大力,一篇有关蹇叔哭师的文章至今还放在大学语文里。然而现在唯一能使我发生联想的,倒是这个镇的茶馆了。我一生去过许多地方,作为小镇一级的,在长江以北是很难看到此种茶馆的。当我坐在简陋的、土得掉渣的茶馆里饮茶时,看到茶客们飘逸的神态,我就想起了魏晋时期文人饮酒、吃药(五散石)、喝茶的那种现在看来属于消极反抗的生活行为。并感到,这是唯一的能与嵇康联系的风俗。至于“竹林七贤”在饮酒时,嵇康是否向战友们推荐了家乡的口子酒,刘伶是喝哪类酒而沉醉如泥的,只有天知道了。其实,要从现实生活中去找在古人的影子,也是很不靠谱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人们的生活行为无不随时代的改变而变,比如清朝的大辫子,妇女的裹足等等。

 嵇康所处的时代,正是曹魏政权被司马氏政权取代的过渡时期,也是政治斗争最激烈、最残忍的时候。嵇康当时官位并不显赫,只是个掌论议政事的中散大夫,一个闲职官而已,然而由于他身材高大、仪容俊美、声音悦耳、天质自然、风度非凡、为一世之标,再加上他的妻子出自曹氏家族,是曹操的孙女,所以在当时政界和文人圈里颇有影响。他和大批文人的理论基础,基本上是承继了曹操父子的思想体系,却更多地推崇道家的“自然”,“非汤武而薄周孔”,对功名利禄等身外之物看得很淡,有悖当时司马氏集团极力推崇的儒家礼教。尽管如此,司马氏集团出于夺取政权,巩固政权的需要,在杀掉一批明目张胆反抗的文人的同时,对嵇康这类人物还是采取了统战政策,并多次派人去做工作。

由于意识形态和性格的原因,嵇康对此不屑一顾,多次表现了不合作的态度,而首先让司马氏集团受刺激的便是嵇康的打铁。当时,如果一个普通的人去打铁,似乎也属正常,而放在嵇康身上,却是大新闻了,尽管嵇康家有祖传的铸剑技术,但你不是明摆着发泄对政局的不满,逆潮流而动吗?不久,曾是嵇康的学生、镇西将军钟会,按照当局的意思去游说嵇康,嵇康却目不斜视,继续光着膀子做他的铁匠活儿,钟会无奈,只好悻悻而去。嵇康这时才说:“闻何闻而来,见何见而去?”钟会尽管窝了一肚子火,但话说得很机灵又不丢份儿,“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这一次,嵇康的名气声更大了,特别是在他那个圈内。但是,也正是这一次,嵇康开始埋下了杀身之祸。以后在钟会的进馋下,一度不想杀嵇康的司马昭,最终改变了决心,以至临刑前三千太学生为其请愿也不给面子。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