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懒悟的懒与悟

时间:2011-08-29 08:14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黄复彩 点击:

说到懒悟,不能不提到他的懒,有一件事足可佐证。1953年,政务院总理周恩来率一大型代表团出访印度、尼泊尔等国,代表团成员的名单中有几名出家的僧人,其中即有安庆迎江寺的画僧懒悟。为这件事,安庆人欢欣鼓舞,倍感自豪。然而就在代表团于北京即将启程前,懒悟却独自回到了他卓锡的迎江寺。人们看见,他仍然是趿拉着一双又黑又脏的僧鞋,仍然是那件常年也不见换洗的僧服,仍然是一副自由自在的模样。

谁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放弃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熟悉他的人必然要追问其详,懒悟说,那么多的繁文缛节,烦都把人烦死啊,最要命的是要求每天都要洗澡,每天都要换衣,受洋罪吧!为了不受这个“洋罪”,懒悟趿着他的拖鞋,回到了安庆,回到他那间凌乱的寮房,让安庆人白白欢喜了一场。

人们笑了,说:你真是一个懒和尚啊。

懒悟,河南潢川人,幼年丧母,继又失父,少年时即出家为僧。据说那是在一个春日的黄昏,私塾里空旷寂落,四野一片风雨之声,隔着院墙,是一株姹紫嫣红的野桃。少年看着那桃花,竟至于忘神。一阵风雨,那树上的花瓣一片片竞相落下,落入树下的烂泥中。原来这世上的美好竟是这样脆弱,这样的不堪摧残,就像那无常的生命一样。少年的心一阵酸楚,于是,他走进佛门。师父为他赐法名晓悟,朝闻道,夕死可矣。可就是因为他懒,懒洗澡,懒换衣,人们叫他懒和尚,他自己索性就把名字改了,从此就成了懒悟和尚。

他的懒,体现在他衣食住行的各个方面。一年里懒得洗一两次澡,实在是脏得过不去了,就用巴掌在身上横搓几下,竖推几下,搓下一团泥垢,他称之为“干浴”。一年里难得换一次衣服,即使换下,更是懒得去洗,扔在屋角,等身上的这一套脏了,再拾起丢在屋角里的那一套换上。他称之为“轮流服务”。他吃饭的碗从来不洗,吃过了,碗扣在桌子上,等到下一餐饭时揭开来继续使用。他说:“既然下一餐还要用它,何必费功夫去洗呢?”

僧侣和学生们实在看不过去,问他说:“师父如此生活,不觉得窝囊吗?”

懒悟笑笑说:“人的要求没有止尽,太讲究了烦恼必然也太多,其实,许多事捱一捱也就过去了,反而能得大自在。”

我的方外挚友皖峰上人曾特别告诫我说,越是衣衫褴褛的僧人,越是不可轻看他,一个把衣食二字看轻了的人,必然会把生死大事记挂在心上。我永远不会忘记皖老在临离开这世界前一夜的一声长叹:这世界如此贪着,怎是个了啊!这是一个情色泛滥的时代,人们崇尚“享受生活的每一天”,所谓“生死大事”也许太过宗教化,但我们似乎并不会想到,当我们在衣食住行上费尽心机的时候,而丢失的,或许真是最不该丢失的东西。

懒悟与稍前时的诗僧八指头陀以及另一位近代奇僧苏曼殊都有着相同的经历,童年的遭遇,在他们的心灵上刻下永远也抹不去的伤痛和记忆,正如人们所说“伤痛出诗人”,伤痛,也必然造就早慧的少年。与八指头陀和苏曼殊不同,出家后的懒悟选择了书画,让自己寄情于山水,在山水的灵气中追求心的空灵与永恒。中年后,他隐居于庐山东林寺达九年之久。九年间,懒悟“搜尽奇峰打草稿”,让自己沉浸于那一片山水,“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并不知道懒悟在庐山隐居的那些年里究竟悟到了什么,但我却从他的弟子痴僧本空的诗中读出他们共同的心意:世人莫笑我痴,我痴只有山知。人与人之间往往有太多的阻隔,而人与山、与大自然之间却有着更多的相通。人如果能从山水自然中得到领悟,从而达到“见山是山,见山非山”的境地,一个真正的智者就诞生了。

1926年,懒悟东渡日本,这使他的画又有着日本画的静穆和雄浑。1931年,懒悟从日本回国,本想继续埋名于东林寺,一边作画一边问禅,而当顺江而下,路过安庆迎江寺时,心坚、竺庵二位和尚爱才心切,苦苦相留,懒悟遂在迎江寺长住下来。

人们笑他的懒,爱他的画,更敬他对人生的领悟。作为僧人,懒悟虽然把人生的一切都看成虚妄不实,看似不食人间烟火,但却有自己的处世标准。他蔑视权贵,亲近下层,他的画宁肯送给贩夫走卒们去换酒钱,却不肯送给达官贵人以换取名利。

黄包车夫们想得到他的画,趁着他蹲在迎江寺山门前晒太阳时,便把黄包车拉到他的跟前说,师父,华清池的水刚刚开汤,我拉师父去泡一泡吧。他在身上抓一抓,抓出一只活物,嘴里懒懒地说,泡就泡一个吧,随便。于是,黄包车夫将他一直拉到吕八街,他这才想起身上分文也无,如何支付车钱和澡资当然也就成了问题。车夫说,师父,车钱是小意思,浴资也由我包了,只想讨师父一幅好画。其实这是黄包车夫精心设计的一个伎俩,懒悟却像是捡到了便宜,洗完澡,车夫再把他拉到迎江寺里,于是,车夫也就得到一幅水墨山水,那幅画卖出的价钱够上懒悟洗上一百回澡,坐上一百次车。

他在澡堂里泡澡,搓背佬主动走过来为他搓背,完了,搓背佬自然又提出要师父的画。懒悟说,好说啊,我叫裱画的刘师父替你装裱好,过几天来取就是了。

安庆是当时安徽省的省会,省主席刘振华是河南人,与懒悟算是老乡。刘振华一直就想得到懒悟和尚的山水画作,曾托人给懒悟送过多次礼品,套老乡的近乎,但这些礼品全都有来无往。有一天,刘振华备了一桌酒席,亲自把懒悟请到家里。懒悟酒也喝了,菜也吃了,结果却喝得酩酊大醉,画自然也没有作成。刘振华又气又恼,只好让人把懒悟又送回寺里。

一些达官贵人,地方名流比刘振华聪明,他们知道懒悟的个性,于是,便想方设法买通那些炸油条的、拉黄包车的、卖报纸等引车卖浆之流,于是,他们也就很快得到了懒悟的画。这些人一转手,画便落到另一些人的手中,懒和尚的画也就是这样流入到社会,成为有钱人家难得的收藏珍品。1992年,安徽美术出版社出版《懒悟画册》,收录懒悟画作四十余幅。这些珍贵的收藏,竟然没有一幅出自贩夫走卒之手,这该是懒悟生前所未曾料到的吧。

一代狂草大师林散之赠懒悟和尚的诗作中有:人间懒和尚,天外瘦书生。说到底,僧人懒悟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身上所体现出来的风骨,是与诗僧八指头陀的激烈,小说家苏曼殊的狂禅是一脉相承的。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