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鲁迅与章衣萍

时间:2011-08-30 13:06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秩名 点击:

1922年8月,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本爱情诗集——《蕙的风》经胡适介绍出版,二十岁的汪静之飙入文坛,一举成名。但同时也引来麻烦,因为诗集所宣扬“冲破封建礼教”的自由恋爱,被斥为“轻薄堕落”、“兽性冲动”的举动。东南大学的胡梦华率先写出《读了〈蕙的风〉之后》做出发难,章衣萍出来为老乡打抱不平,胡梦华又以《悲哀的青年—答章鸿熙君》阐明自己的立场。鲁迅先生也加入这场热闹的文坛纠纷,首次注意到章衣萍这个来自皖南的青年,并写出《反对“含泪”的批评家》一文,对胡梦华的观点逐条批驳,支持汪静之、章衣萍的观点,有力地推动了早期新文学的发展,尤其对章衣萍的胆量与义气表现出极大的欣赏。

1924年9月15日章衣萍又在《晨报副刊》发表《感叹符号与新诗》一文,针对张耀翔所谓多用感叹号的白话诗是“亡国之音”的论调用幽默的笔法进行讽刺。再次得到鲁迅的赞赏,先生于当月28日发表杂文《又是“古已有之”》声援章衣萍。

章衣萍,又名鸿熙,绩溪北村人,语丝社成员,自学成才,有各类文学作品20多部。他经胡适提携走入文坛,成名作是小说集《情书一束》,本书可以说是章衣萍和画家叶天底、女作家吴曙天爱情瓜葛的产物。1925年由北新书局出版,轰动一时,五年印十次,发行逾万册,且译成俄文。后来章吴二人情结伉俪,章衣萍又将叶天底写给吴曙天的情书,连上他自己的部分,写成小说《情书二束》,这是后话。

有关鲁迅与这部作品的旧事,却值得一谈。据李霁野回忆:1932年鲁迅赴京省母与几位青年朋友相见,在彼此谈得很融洽的气氛中,先生突然对我们提出一个问题:“你们看,我来编一本《情书一捆》,可会有读者?”李霁野认为鲁迅先生所戏言的“一捆”,是讽刺章衣萍的“一束”。这消息不径而走,成了鲁迅讽刺《情书一束》的铁证,不少文章和专著、甚至辞书都一引再用。但事实之究竟,却值得商榷。作为中国新文学巨匠的鲁迅,会讽刺对早期新文学发展有着奠基性质的力作《情书一束》么?找遍《鲁迅全集》,未见有李霁野回忆相似的论述。

李霁野的回忆写于事发三十载后的1976年。说“情书一捆”是讽刺《情书一束》,作者也只能揣测。查中国青年出版社2005年1月版的《两地书·原信》,鲁迅于1929年5月26日给许广平写道:“从芜因告诉我,长虹写给冰心情书,已阅三年,成一大捆。今年冰心结婚后,将该捆交给她的男人,他于旅行时,随看随抛入海中,数日而毕云。”

高长虹是鲁迅办《莽原》时认识的。后来高氏暗恋许光平,恶意攻击鲁迅,一时蜚声四起,鲁迅为此还专门写信问章衣萍流言原委,这些在《两地书》中都能找到论据。所以上录鲁迅书信的片断,很可能就是先生在北京与李霁野们交谈的大体意思。“情书一捆”果真有“讽刺”意味,也只能是对高长虹的冷嘲,而坚非对章衣萍的热讽。另外《情书一束》以及续编《情书二束》都不是情书,而是短篇小说集,与章衣萍从密的鲁迅自然不会犯这一类常识错误。还有一条最有力的证据:鲁迅曾在1926年6月10日出版的《莽原》半月刊第十一期封底,亲手编发《情书一束》的广告,这分明就是对章衣萍的厚爱。

1929年,章衣萍又一重要作品《枕上随笔》再次由北新书局推出,此书文字隽秀如行云流水,蕴一股散淡的意味,再次令文坛侧目。只因书中写了一句:“懒人的春天啊!我连女人的屁股都懒得去摸了。”一时间,舆论哗然。恰好此时,北新书局又请得他编世界文学译本,并出儿童读物,销路颇广,编辑们手头渐阔,大喝鸡汤。不料儿童读物《小八戒》中因猪肉问题触犯了回教团体,引起诉讼,书局一度被封,后改名青光书店才得继续营业,鲁迅遂对章氏写诗戏之云:“世界有文学,少女多丰臀。鸡汤代猪肉,北新遂掩门。”

查目前各种版本的鲁迅著作或全集,都注释说此诗讥讽章衣萍,此种论调未免武断,在我看来,这只能是鲁迅对好友一个戏谑。其实鲁迅先生是极其幽默的,尤其和亲密的朋友在一起时。章衣萍妻子吴曙天女士说,有一次偕朋友拜访鲁迅,见先生正往家走,于是隔着马路打招呼,鲁迅没听见,待追到先生家门口,对他说“喊了您好几声呢!”于是鲁迅“噢、噢、噢……”地应答了好几声。问他为什么连声回应,鲁迅笑着说:“你不是叫我好几声吗,我就还给你呀!”接着进屋吃栗子,周建人关照要拣小的吃,味道好,鲁迅应声接道:“是的,人也是小的好!”吴曙天这才明白鲁迅又在开她玩笑,因为她丈夫章衣萍身材狭窄,面孔瘦削,是个小个子。关于先生的幽默,各类时分均有记载,包括《枕上随笔》,有雅兴者,可自行翻阅,这里不再饶舌。

鲁迅和章衣萍的交情自是非同寻常。1924年9月28日午后章氏携女友吴曙天经孙伏园引见,亲访鲁迅。稍后协助先生筹办《语丝》杂志,从此正式开始交往。查《鲁迅日记》,关于章氏的记载近150处,直到1930年1月31日止。在这6年间,章衣萍与鲁迅走得很近,仅1925年4月的《鲁迅日记》中就记得他们互访畅谈达11次之多,且有书信往来。

而章氏写于这期间的《古庙集》,臧否人物,辣味十足,文风明显师从鲁迅。1926年女师大刘和珍等六名爱国学生惨遭段祺瑞政府的杀害,章衣萍更是满腔义愤,挥笔悼亡曰:“卖国有功,爱国该死;骂贼无益,杀贼为佳。”可见他也是一位热血青年,虽不能像鲁迅那样用匕首去刺进敌人的胸膛,但他的长矛也足以剥开那些古旧虚伪的假面孔。可惜1930年后,章衣萍久病体弱,睡卧终日,与鲁迅的交往逐渐减少,随后举家入川,自此与先生的联系彻底中断。后来章衣萍担任了四川省政府的咨议,后为军校教官。但失去鲁迅、胡适这些良师益友的教携,他的文学之路也基本结束,直到1947年在成都患脑溢血遽然死去。在这10多年的漫长生涯中,他虽然也断断续续写了一些作品,但总体而言,格调不高,欠缺逸朗之气,所记大多仅供谈资,过于流俗,为此我深感惋惜。

(本文转自网络,欢迎知情者告知作者姓名)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