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谋士·侠士·才士——话说鲍增祥

时间:2011-10-30 19:23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毛颖 点击:

最近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黄金时段正在热播电视连续剧《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不禁使我联想起与之相关的一个徽州人物鲍增祥来。

徽州历史上最值得称道的是徽商,徽商的最高境界是官、贾、儒三位一体。作为徽商后裔,如果出外闯荡一番,仍然不官、不贾、不儒的话,则似乎要被目为另类,有被蔑称作“茴香萝卜枣”的危险。鲍增祥虽然非官、非贾、非儒,但他集谋士、侠士、才士于一身,在徽州近代人物谱中卓然特立,其人生经历颇具传奇色彩。

鲍增祥(1860—1929)①,字绍庭,号云巢,徽州蜀源人。其生平事迹在许承尧总纂之民国《歙县志》中有详尽记载,兹原文移录于下:

鲍增祥,字绍庭,号云巢,蜀源人。幼颖异,好为经世之学,尤精于舆地。光绪甲申,中法战起,增祥客上海道龚照瑗署中。适法海军围基隆急,照瑗密谋接济,购小白色海轮一,满储军实往。时英商多为法人间谍,增祥谓照瑗小轮出口后宜即髹以黑漆,易他国旗以行。既而,法海军果得谍,遇一小白轮于闽海中,围而搜之,则日舰也。照瑗大服。

甲午中日之战,宋庆湘督师辽东。增祥客天津,为人作书上庆湘,指陈辽东半岛形势及当时情事甚悉。时交通阻滞,比函达,半岛南部已失。庆湘览书,嗟叹曰:“吾幕中有此人,何至失败若此!”增祥游幕数十年,得钱辄散去;居里中,遇不平事,慷慨赴之,强御无所避。初,庠生许念祖、武生程天叙与典商傅致祥被猾吏王耀、毕亮诬为盗。邑令陈莱素信王耀。案发,舆论大哗。全县绅衿集议于斗山亭,公推增祥主其事,诸守抚,皆被斥。狱成,决有日矣,增祥乃之南京。时江督为沈文肃公,治严切。得呈,复廉其实,怒甚。下府,释许、程、傅而枭二役。知县仰药死。后岩镇奸民方柏松入天主教,倚势聚徒党,武断乡曲,出入从者十数骑如达官,闾里至不敢偶语其名。绍庭走省白巡抚告上海法国教堂斥柏松出教。柏松惧,敛迹,徒党亦散。增祥工诗词,旁及绘事、篆刻,靡不精。著有《绿雨楼集》。己巳卒,年七十。子鹗,字荐臣,劬学有文,能任大事,英锐有父风。以父殁奔丧,中暍②死。年仅三十余。

从以上所引史志资料我们不难看出,一方面鲍增祥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他白幼聪敏,超乎寻常;喜欢研究有关治理世事的学问,特别精通地理;能任事,富韬略,在甲申(1884年)中法之战及甲午(1894年)中日之战中都有卓异的见解和谋划;慷慨好施、嫉恶如仇,颇有正义感,居乡里能为不平之鸣,敢于和善于向邪恶势力抗争;在艺术上如诗词、绘画、篆刻等方面也有突出表现……另一方面他一生都未尽其用:由于特定时代中身份、地位的限制,他在政治、军事上的才干无法得到充分施展,只能从僚属师爷甚至清客名士的角度给上官门主及乡亲想想点子,出出主意,通通关节,所以在很多情况下都难以真正发挥其聪明才智,更不要说在关键时候建功立业,造福天下百姓了。这不能不说是他个人的悲剧,甚至是历史的悲剧,社会的悲剧!

从鲍增祥身上,我们似乎能够约略看到封建末期徽州士人的背影,以及那个时代落日的余辉——这也许是我观剧读史后的一点边缘的联想。

注释:

①鲍之生卒年系由许志“己巳卒,年七十”推断而来。查新修《歙县志》P441,陈莱同治十年(1871年)任歙县知县,时鲍增祥尚未成年,疑有误。待考。

②中暍(yē):中暑。

(本文摘自:徽州区文史资料第四辑)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