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和平将军——张治中与毛主席的亲密交往

时间:2011-11-19 09:32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张扬 点击:

1958年9月,毛主席在新中国成立后首次来安徽就是听了张治中的建言;近30万合肥人能在金寨路、长江路、胜利路上亲眼目睹、迎送毛主席,也是张治中的主意。

张治中借机对主席说:“主席,您是第一次到安徽,安徽的人民早已渴望见到您。到合肥时让群众站在马路两旁,您不反对吧。”

你这个人乡土观念还相当重

张治中与毛主席关系日渐密切,常在主席面前安徽长安徽短。1958年9月,毛主席新中国成立后首次来安徽就是听了张治中的建言;近30万合肥人能在金寨路、长江路、胜利路上亲眼目睹、迎送毛主席,也是张治中的主意。

张治中对中国共产党始终怀着诚挚的拥护,对中共中央领导人推心置腹,我党的领导人对他也十分推重,一直把他看作可敬可信的诤友。新中国成立初期,毛主席尽管工作繁忙,仍多次亲临张治中家探望,两人谈笑有时一谈就是两三个小时。毛主席还把山东胶县农民送给他的三棵大白菜,其中一棵最大的有二十七八斤重的大白菜,转送给张治中。张治中夫妇舍不得吃,用沙土栽在一个大瓷缸里,陈列在庭院。

张治中与毛主席的交往日渐密切,到了1958年已达到高峰。新中国成立已近10年,毛主席已经视察过许多省份,但未曾到过安徽。安徽是张治中的家乡,张治中很想要毛主席去看看,便多次向毛主席介绍、建言。有一次,毛主席见张治中经常安徽长、安徽短地说个不停,有所打动,便说,“看来,你这个人乡土观念还相当重。”后来,张治中在其回忆录中说,毛主席“此语不为无因”。

到合肥来了,请主席乘敞篷车

1958年8月下旬,中央在北戴河开会期间,毛主席请张治中全家到他的住处吃饭、看电影。谈话中,张治中问主席,“过两天我要回北京去了,主席有什么吩咐?”主席说,“不忙,我还有话和你说,请稍等一等。”这样,张治中一直等了十几天,有点着急,又不好催问主席是什么事。直到9月上旬,毛主席把张治中请去,见面即说,“我想到外地视察去,你可愿意同行?”张治中一听,很是高兴,而其中还要去安徽,更是喜出望外,“那太好了,难得有这个好机会。”张治中心想,主席真的采纳我的意见了。

9月10日上午8时,毛主席在张治中的陪同下,乘专机由北京飞往武汉,这是毛主席这次外出视察的第一站。此时,时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也应召到了武汉。

9月12日,毛主席在武汉接见武汉军区党代会的代表,并要合影留念,张治中觉得自己不是共产党员不便参加,就与曾希圣在广场外的汽车里等候。他俩正抓紧时间准备商谈主席到安徽的接待问题,陈再道司令跑过来说,“主席等你们一起照相。”二人立即中断谈话,赶快走到主席跟前,同毛主席一起与500多位代表照了相。自10号张治中跟主席出来后,就一直在思考,主席到安徽后如何接待好,如何能让群众在这个千载难逢中,有机会能见到毛主席。曾希圣到武汉时,张治中就时不时地找曾商量这个问题。

毛主席视察的第二站就是安徽。从湖北进入安徽后,主席在经过安庆、舒城等地后,重点要去合肥。

主席到安庆后,张治中就抓紧机会与曾希圣商量:毛主席是第一次到安徽,我们能不能事前把群众组织起来,迎候在马路两边,请主席乘敞篷车,让大家都能看到。曾希圣顿时觉得主意很好,也很兴奋,但他又有点犹豫,“只怕主席不会答应”。张治中毫不犹豫地说,“我来请示主席。”

张将军果然说到做到。这天晚上张治中陪主席吃饭时,他见主席谈兴正浓,便借机对主席说,“主席,您是第一次到安徽,安徽的人民早已渴望见到您。到合肥时让群众站在马路两旁,您不反对吧。”主席一听沉思片刻便笑了,“这肯定又是你的主意。你已经多次批评我不到安徽来。好吧,这次你们怎么办我都不管了。”

都是托这位老乡的福

毛主席一直保持着延安的作风,外出向来都是轻车简行,从来不主张迎来送往,但安徽是张治中的家乡,又再三希望主席能去视察。这一次,毛主席又满足了张治中的愿望。张治中兴奋异常,立即把这个好消息通知了曾希圣。曾希圣立即进行准备,并确定把群众欢迎的时间定在主席离开合肥去芜湖的日子。

毛主席到合肥后,下榻在稻香楼宾馆西苑。这是专为主席准备的一栋平房。

在稻香楼西苑,毛主席还留下了一段有关安徽人物的话题。主席指着从省里借来的朱熹注的《楚词》,向张治中介绍,“这是好书,我建议你有空看看。”张治中说,“《楚词》我还没有读过。”主席说,“朱夫子(即朱熹)可是你们安徽人。”张治中即刻惋惜地说,“朱夫子被江西抢去了,婺源县现在划给江西了。”“婺源虽然划给江西,但不能因此改变朱夫子的籍贯,七八百年来他一向都被认为是安徽人嘛。”主席十分肯定地说。

至9月19日,毛主席要离开合肥,乘火车前往芜湖了。合肥人民正盼望着那激动人心的时刻的到来。下午2点15分,车队准时从稻香楼宾馆出发,毛主席由曾希圣陪同乘第一辆敞篷车,张治中、罗瑞卿、黄岩乘第二辆敞篷车,由金寨路、长江路、胜利路,到火车站。来自合肥全市的工厂、学校、机关、单位,以及郊区的群众,部队的官兵,11里长街排满了近30万(超过当时合肥总人口的一半)欢迎的人群。车辆前行,所过之处,无不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欢呼声。人们挥舞着手臂或彩旗,向自己的领袖致意。合肥的人民完全沉浸在无比的幸福之中,历史也给合肥留下了光彩的一笔。

当火车离开合肥站台后,公安部长罗瑞卿舒了一口气,对张治中说,“今天这种‘夹道欢迎’,是主席多次出来视察的第一次,是破例。这应该是你的功劳,合肥的群众应该好好谢谢你!”张治中看到群众那种发自内心的对领袖的拥戴,深为感动。他对主席说,“今天群众对您的热烈爱戴,实在使人万分感动。”主席则谦逊地说,“这是他们感到自己已经当家做主了,是国家主人了。”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