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我与邓伟志先生的三次接触

时间:2011-12-19 13:56来源:安徽民进 作者:张和敬 点击:

邓伟志,我国著名社会学学者。曾任九届、十届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社会学学会副会长、上海市社会学学会会长。现为上海大学教授、博导。

上个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邓先生在各大报刊发表了大量的文章,一度被称为“四多学者”:即“发表的文章多,被各大报刊转载的多,新观点多,引起争议的多。”如今,1938年出生的他虽已年逾古稀,依然笔耕不辍,常有新著问世。在我国社会学界,以至整个理论界堪称大有名气。

邓先生文思泉涌,理论上有诸多建树并非偶然,而是厚积薄发的结果。他1960年毕业于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系。曾在上海社会科学院、中共中央华东局政治研究室、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上海分社从事理论研究工作。著有《中国家族的演变》、《生活的觉醒》、《家庭的明天》、《我的家庭观》、《我的社会观》、《家庭社会学》、《市场经济中的若干社会问题》、《伪科学批判记》、《思想之旅》、《人比雀儿累》、《邓伟志杂文选》、《和谐社会笔记》等书二十多部,有的著作获国家级一等奖、中国图书奖。现为国内多所大学的兼职教授。还曾到欧美多所大学讲学。在社会学方面过去主攻家庭社会学、知识社会学,近年来则主攻城市社会学。

此外,在自然科学方面,他也写过两本书,曾两度任上海市科协委员。在文学方面,出版过《我就是我》等数本杂文集,先后在二十余家报刊办杂文专栏,曾获林放杂文奖,人民日报金台奖。现为上海市作家协会散文杂文委员会主任。

不久前,《邓伟志文集》(六卷本)问世,收有他在各个时期撰写的800多篇文章。而这些,只约占他全部写作的四分之一。虽然毕业于上世纪60年代,但是前10多年的作品微乎其微,改革开放这30年,他写下3000多篇。因此,他深有感触地说:“没有解放战争的胜利就没有我的生存,没有这30年的改革开放就没有我的今天。”

邓伟志目光深邃,凡社会中正在发生或将要发生的一些问题,总能被他捕捉到。1980年发表的《家庭的淡化问题》,1984年发表的《中国的学派为什么这么少》,1985年发表的《淡化‘当官心理’》,在文汇报上一发表,当即被各地报纸广泛转载,并引起社会热烈反响。因此,被媒体称为“邓氏三论”,1983年提出妇女学,为国人中第一位,也曾引起争议。1986年在《社会科学》发表“马克思主义研究中的多样化问题”后,展开讨论达一年多。他本人被称为“思想界的男子汉”。在《淡化“当官心理”———谈当官与做学问的函数关系》一文中,有这样几段话:“做官意味着学术生命的终结,高位是学术的坟墓。”“不能只怪个人,更要从社会上找原因。现在有些做法是助长人们的当官心理。”在今天来看,这仍是一个社会问题。说出如此尖锐的话,即使在今天,仍然需要理论勇气。邓伟志在学术领域有许多创举,比如妇女学,作为一门学科,是在他的辛勤劳作和不断呼吁下发展起来的。邓伟志在年轻时研究过人类起源、家庭起源等。他与友人撰著的通俗读物《人类的继往开来》,曾经受到人们的高度赞赏。1980年,复旦大学分校建立我国高等院校第一个社会学系,他便受邀在那儿开讲座,随后开课,及至受聘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邓伟志先生担任过民进中央第八届、第九届、第十届副主席,民进上海市委副主委,据说在一次代表大会选举时他作为侯选人获得全票通过。

邓伟志,安徽萧县人,老家在萧县县城(称为龙城)东南约十多华里的薛庄村。他生于1938年11月,正是战火纷飞的年代。他的童年与少年是在东躲西藏、四处转移、动荡不安的环境中度过的。他在《关于抗战的琐议》这篇散文中回忆道:“我1938年出生在苏、鲁、豫、皖四省交界的萧县。这里是新四军四师活动的地方。父亲、叔父和舅父都是新四军。大舅纵翰民还是新四军四师的旅长。在整个抗日战争的过程中,我不知得到过新四军、游击队、地下党,以及豫皖苏一带老百姓的多少关爱。这一带曾经是拉锯区,上个月是日伪军统治,下个月是共产党领导,白天过来的是国民党,夜里住下的是抗日游击队,环境多变,生活艰苦。部队行军时倘能带上我,他们就用扁担挑着我,小车推着我,用马或小毛驴驮着我;不能带我时,就把我托给老百姓。在哪家,我就称呼哪家的主妇为“娘”。有一日之娘,有一月之娘。在这些娘中什么人都有,有教师,有医生,有巫婆,还有国民党人士,当然最多的是农民。不管这些娘之间有多大不同,他们都是倾心抗日,心向共产党的。”所以他说“没有解放战争的胜利就没有我的生存。”此言的确是发自肺腑。

邓先生的老家薛庄村(准确地说他家住在薛庄西头的邓台子,后来与薛庄两个村连成一体,人们便统称薛庄,不再单独称邓台子),与我家所在的吴庄集相距不足两华里。小时候就听老辈人说,薛庄虽不大,但却出了不少名人,既有国民党的,又有共产党的。国民党方面如刘云昭(字汉川),民国元年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时,刘云昭即被选为国会议员。民国13年,在广州召开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刘云昭出席大会并当选为中央委员。“七•七”事变后,李宗仁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刘云昭应邀赴徐州担任第五战区抗敌总动员委员会秘书长。整个抗战期间,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思想影响,他曾不顾个人安危,掩护共产党人的活动。上海解放前夕,受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委托,他又多次向国民党上海警备区副司令刘昌义晓以大义,动员其起义并取得成功。1949年10月1日应邀出席开国大典并在天安门城楼观礼,此前出席了第一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建国后曾任扬州市政协副主席、第一任民革扬州市主委,江苏省政府参事室参事。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1962年甄别后,被任命为江苏省对台工作委员会主任,末到职即因病去世。共产党方面有邓果白、邓太林、许大脚(其真名许智远鲜有人知,我们家乡一带大人小孩几乎都喊许大脚)。邓果白是邓伟志的父亲,1926年入党的老党员,参加过武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毛泽东任所长),继而参加了北伐。邓太林,邓伟志的叔父,听老辈人说,他抗日战争时期就担任过夹河区(在徐州以西陇海铁路沿线有一个夹河寨,苏豫鲁皖四省交界处)区长,是一个孤胆英雄、传奇人物。敢于只身深入敌占区,取敌军首级,然后对天鸣枪,再趁乱不慌不忙地混出城去。许大脚,即许智远也是个传奇人物,他不仅能从敌人手里夺枪,还会自已造枪,当时在游击区称为“大脚造”,堪比“汉阳造”。


顶一下
(7)
87.5%
踩一下
(1)
12.5%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