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北大“三只兔子”安徽占两只

时间:2011-12-19 13:59来源:安徽民进 作者:李建华 点击:

时值兔年,我想起了北大由“三只兔子”起家之说。

民国之初,蔡元培执掌北大,提出“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理念,盖不拘一格延揽人才。其中有安徽怀宁人陈独秀,鉴于他编《新青年》的影响力,被聘为北大文科学长。继而又经他的举荐,引进了刚从美国学成归来的安徽绩溪人胡适博士。当然,亦有头戴瓜皮帽、脑后拖着小辫子的遗老辜鸿铭之辈,更有对佛典颇有研究、报考北大不中反被破格邀来北大讲授印度哲学的梁漱溟。一时间,人才荟萃,群星闪烁,北大成了新文化运动的重镇,同时亦是各种学术思想碰撞之场。

元培、陈独秀、胡适都是新文化运动的领军人物,把他仨放在一起是因为都是属兔的。蔡元培生于同治六年(1867年),陈独秀生于光绪五年(1879年),胡适生于光绪十七年(1891年)。他们之间分别相差十二岁,时称搅动中国的三只兔子。胡适则顺水推舟,说北大是由三只兔子而成名的。从此,北大的“三只兔子”不胫而走,传诵一时。

北大的前身京师大学堂,文科教习多为桐城文人把持,吴汝伦任总教习,姚永朴、马其昶、张筱甫任副总教习,以及为桐城护法的著名古文家林纾等,虽然多执滞于辞章之学,格局偏狭,却也独当一面。清亡后,桐城派统治北大文科包括国文门的主流位置逐渐被“章门学派”所取代。章门弟子钱玄同、周树人、周作人、黄侃、刘师培等都以研究音韵、说文、训诂作为治学根基,讲究综博考据,打通经史,文章则力推六朝,又被称为“文选派”。他们学术上非常自信,力图通过北大讲台打一场“骈散之争”,驱除桐城派的影响。1917年蔡元培主政北大,陈独秀、胡适等一批新学人进北大,提倡文学革命与白话文,鼓吹新文化,影响自然超越国文门乃至整个北大文科。他们将“桐城派”、“文选派”都视为守旧加以抨击,“骈散之争”即被更激烈的“文白之争”所湮没。传统学术与现代学术在矛盾纠结中日趋交融变通,北大责无旁贷成为全国文科研究和思想启蒙之中心。这三只兔子在当时北大学术论争中异军突起,老兔子蔡元培倡导“思想自由,兼容并包”治校理念,使北大学术空气为之一新。中兔子陈独秀提出“打倒孔家店”,犹如一颗重磅炮弹轰塌了旧式国文门。小兔子胡适在美国读书时便在《新青年》上发表《文学改良刍议》等文章,自视甚高更不待言。

对于陈独秀与胡适这两只安徽兔子性格之异同,鲁迅曾设喻:《新青年》每出一期就开一次编辑会,商定下一期的稿件,其时最惹我注意的是陈独秀和胡适之。假如将韬略比作一间仓库罢,独秀先生的是外面竖着一面大旗,大书道:“内皆武器,来者小心!”但那门却开着,里面有几枝枪,几把刀,一目了然,用不着提防。适之先生的是紧紧的关着门,门上贴一张小条道:“内无武器,请勿疑虑”。由此,我们姑言蔡元培是只不温不火的老兔子,那么陈独秀则是只火兔子,胡适自是只温兔子。如若不然,胡适那早于陈独秀《文学革命论》的《文学改良刍议》又岂有孰先孰后之争哉!  (作者为九三学社安徽省委宣传部部长)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