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冯云露二三趣事

时间:2012-02-28 09:06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徐从福 点击:

东至县由原来的东流县和至德县于1959年并为一县。在封建社会,东流的县城门是圆的,而至德的县城门始终是方的。这是为何?原来,按照封建社会的定制,凡本县人氏在科举考试中获取功名“点元”的,县城门才可建成圆门,否则,即使在京城做官再大,官位再多,也不能建造圆形县城门。据说至德县在京城做官的有宰相、阁老,八把金椅竟占了四把,真可谓高官满座,也无能为之。而东流县城建成圆门就是因为张溪塔里冯云露在科举考试中点了“元”。为此,整个东流人特别是张溪人赞不绝口,津津乐道,骄傲了好几辈子人。

冯云露何许人也?

据《塔里冯家族谱》载:冯云露,号玉溪,清嘉庆戊寅(1818)恩科解元。庚辰(1820)进士。选授广东高州府吴川县知县,调补琼州府会肥知县,政声卓著士民颂之,为广东乡试同考官,三次钦加同知衔,署潮州府督补分府,封奉政大夫,晋封文林郎,诰封二轴推升直隶宣华府保安州知州。

冯云露不仅功名卓著,官位显赫,才学出众,而且聪颖过人,口才极好。在家乡民间,一直广为流传着冯云露许多有趣的故事呢!

冯云露小的时候,在张家滩上童子学期间,适逢吴家在今张溪轧花厂处,掘了一口很深的井而不出水。吴家便请地理先生勘查,说不出原因,建议东家在井旁再掘一井,仍不出水。地理先生悻悻然曰:只好请有功名的人来“点水”了!数日后,冯云露一伙童生课外玩耍,好奇地揭开盖在双井上面的盖子,惊呼着伙伴们:“大家快来看呀!水井里出水啦!”井旁的吴家人开始以为小孩子开玩笑,后来跑过来往双井里一看,果然井水盈盈,都惊奇地看着冯云露,大家纷纷议论他不是凡人,将来长大肯定能取得功名,飞黄腾达。

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秋,冯云露赴省城参加乡试,真的被家乡人言中,果然取得举人第一名,恩科解元。主考官见他小小年纪,取得如此功名,对他非常感兴趣,便考问于他:“那里人氏?”答曰:“住在东流县塔里。”主考诧异地问:“住在塔里,那塔有多大?”冯云露不慌不忙地说:“塔里一千烟,塔外海无边。”“那你庄上的人可不少呀?”“日有千人作揖,夜有万盏明灯”(这是巧借船工白天在河里驾船摇橹的动作,晚上借助星光照明)。主考官越问越感兴趣,便说:“那你的家境一定不错吧?!”冯云露胸有成竹地说:“千根柱子落地,万条瓦沟出水。日有风神扫地,夜有月神点灯。”冯云露幼小家境贫寒,住的是用芦苇杆、茅草盖的破草房子,当然有“千根柱子”、“万条瓦沟”、“风扫地、月点灯”了。实际冯云露撒了一个很大的谎,可主考官信以为真地问:“你庄子一定很大、风水也一定很不错吧!”冯云露一不做二不休,手舞足蹈曰:“上有金桥,下有银桥,十五里路长板桥,二十五里路长瓦垄桥,一马跑不过土桥……,还有鸟窝里住了几户人家。”主考官及在场的大人个个听了目瞪口呆,欣羡不已。其实,冯云露把当地的几处地名巧妙地串到一起:银桥在石潭街下首,金桥在六联佘家,板桥在葛公镇,瓦垄桥在胜利镇,土桥在五丰,鸟窝在长安。

冯云露取得解元两年以后的嘉靖二十五年(1820),参加殿试进士末名。皇上亲临面试,了解了冯云露考试失误,没有考出真实水平,就劝其放弃进士末位功名,待来年大考进士夺魁,希望他成为朝廷栋梁之材。可冯云露心想:世间之事,瞬息万变,往往是过了这个村,就没了那个店,到手的功名决不能轻易放弃。他思索片刻不紧不慢地说:“启禀我皇万岁!小人一介草民,承蒙皇恩浩荡,能取得进士末位,已知足了。有道是“功名到手是功名”,有了这个功名,小辈定当尽忠报效朝廷!”皇上看他态度诚恳,说得很有道理,也就没有多说了。

“功名到手是功名。”塔里冯人一直以来把这句话奉为经典,认为做任何事不能朝三暮四,患得患失,善于抓住眼前的机遇,认定目标一走到底。他们不论做官经商,还是种地做手艺,成功人士之多,这恐与老祖宗的教益是分不开的。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