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周馥主政山东功绩卓著

时间:2012-03-05 09:57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茅舍 点击:

在中国的版图上,山东是一个沿海省份,但是它的省会济南,却位于山东半岛的西部,属于典型的内陆城市,在它长达2600多年的城市历史中,济南始终在齐鲁文化的交替浸染之中,默默地沿袭着其政治文化中心的格局。然而历史进入20世纪的门槛之后,这座古城前进的步履却发生了变化。

对于济南来说,1903年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年份。这一年发生的各种事情,似乎已经预示着这座平静而古老的城市即将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重大转变。这一年,德国修筑的胶济铁路已经到达距济南只有一步之遥的周村;德国着力掠夺山东物产资源,建成一段就通车一段。这一年,德国德基洋行在济南南城根下租赁了两间临街房屋,发卖各类钟表、西洋乐器、留声机等洋货,还有让老百姓啧啧称奇的洋火;这一年,济南的照相馆又开了三家,照几张照片挂在室内醒目的墙上、使用那些新奇的洋货,成为有钱人炫耀自己身份地位的象征;这一年,济南发行的各种报刊已达38种,发行总量达1619份,济南人通过这些信息窗口对外界有了更多地了解,在济南最早的一份报纸《济南汇报》上,已经有人在呼吁打开城垣禁锢和改革保守现状。这些信息无疑也传到了巡抚衙门的高墙深院里,当时的山东巡抚周馥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周馥他是一个比较开放开明的官员,为了调查了解山东发展的情况,1902年他先从察看小清河,小清河能不能通航,他就坐着小船从小清河到了羊角沟然后到了烟台,到了青岛。

他到了青岛一看,这个青岛的发展很快,但是这个通商口岸不是自开,而是在外国逼迫下一种约开口岸,一切都是听着德国的摆布,他看到青岛发展得快,可能在他的思想来讲,觉得应当学西方,他又看到中国主权丢得更多,在他的心里边,是一个非常不愉快的事情

特别是建港口,修铁路,开煤矿,在山东潍县淄川,开发煤矿,这使周馥感到压力很大,山东如果不发展的话,利权很可能就叫德国人夺去了。

青岛之行还触动了周馥内心潜藏着的一个情节,这就是他在痛恨洋人侵略的同时,又对西方文明和商业贸易为开放口岸城市带来的巨大变化有所心动。周馥来山东上任后还发现,济南官吏的施政作为多用在兴学、修庙、治河、处理诉讼和维持治安上,世间民风重儒轻商,还从未出现过资本雄厚的店铺和巨富商人,也没有几家像样的手工工厂。济南虽称作城市,但大体上还是有城无市,即使有药材、杂货、绸布、鞋帽、钱业等五大行,也没有集中的大面积的买卖场所,每年的贸易额仅有数百万两,经济地位远在周村、潍县、济宁这些小城市之后。如此巨大的反差和德国势力咄咄逼人的渗透,促使周馥致函清廷外务部,指出,惟有主动开放,才能既保我利权不致外溢,又于山东富强之道亦得焉。周馥的青岛之行是不是他奏请朝廷自开商埠的前奏,我们不能断定。但周馥考察青岛之后,德国就在济南设立了领事馆。1904年5月1日,也就是胶济铁路正式开通的前一个月,山东巡抚周馥和他的前任、时任北洋大臣兼直隶总督的袁世凯一起,联名上奏朝廷,请求批准济南、周村、潍县三地自开商埠。

商埠是指一个国家向外国人开放的通商城市,不管是约开的还是自开的,我们都称之为商埠,在中国古代历史上,这样的地方叫关市,在中国近代历史上叫通商口岸,也叫口岸城市。

在外国人的压力和要求下,通过条约来开放的口岸,这个就叫约开口岸,那么中国地方提出,由清政府来批准,由中国人自己来开放的口岸,叫自开口岸,它俩的不同,一个约开口岸受到条约国的限制,种种限制,甚至对中国人来讲,使主权受到损失,自开口岸是完全自主权。

多少年来,济南这座黄河下游的古城一直在封闭和传统的围城里打转儿。每年的春秋时节,山东和济南衙门的官府大员都要到气势不凡的文庙向孔夫子三叩九拜。除极少数例外,外国人同中国官员之间没有交往。也许,济南的百姓还不清楚,一旦济南自开商埠,他们的生活方式连同这座城市会发生怎样的历史性变化。

1904年5月19日,清政府正式批准山东自开济南等三处商埠。为了实现对商埠区的有效管理,济南还仿照外国市政厅的办法成立了专门的行政管理机构——商埠总局,下设工程局、巡警局、发审局等,专司管理职责。土地的租用价格则是按照中国传统的福、禄、寿、喜的称谓确定了四个等级。从现存的《济南商埠开办章程》中,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一些类似今天“经济特区”的制度和政策,而这些在当时明显超前的制度和政策,在确保主权不失的前提下,有效地保证了商埠区的有序开发建设并吸引了大批华洋商人踊跃前来通商办厂。

位于经二纬二路口的巴洛克式建筑,如今是济南市人民银行办公楼,一百年前,济南第一个外商银行——德华银行就在这里开行经营。在它之后,先后有日本的朝鲜银行、横滨正金银行、法国与比利时合办的义品放款银行等纷纷登陆济南。它们的出现,使济南商埠这一经济口岸,开始真正感受到世界经济跳动的脉搏。

1904年胶济铁路全线贯通后的终点站——济南站旧址,当时也称商埠站,在它的北面大约二百米的地方,就是1912年建成并通车的津浦铁路火车站。这两个南北相邻却又各行其道的火车站,是洋商们踏入济南商埠的门户。与原胶济铁路火车站隔街相对的,是济南现存最早的济南府电报收发局,始设于1904年,每天从这里发出的电波,把世界带到了济南,也把济南领向了世界;紧邻火车站的商埠区第一条马路——经一路两侧,那些鳞次栉比的货栈、客站,记载着这一带曾经的繁华,位于经一路西侧的这座二层临街楼,乍看上去,与中国传统建筑颇为类似,由门洞进入院内,才发现这是一座具有日本简约风格的客栈,其中大大小小的近百间客房,能同时容纳几百多人;还有这些散落在街里的车马店,虽然早已改作它用,但细细品味,我们仿佛依然可以听到当年车水马龙的喧嚣……胶济铁路和津浦铁路,一条横亘东西,一条跨越南北,在济南交汇后,迅速形成了人流密集、商贾会集的景象。

洋商带来的机制产品,日益繁盛的进出口贸易,都促使济南的各路商帮开始筹谋新的对策,以行栈资本为代表的商人,设法冲破洋商的垄断,有的涉足烟草、机器、染料、煤油行业,经营的触角几乎涉及到商品贸易的各主要领域,并按照新的经营方式成立了公司性质的组织。随着贸易量和贸易额的逐年增大,通过钱庄或以银元作为结算手段的交易方式显得繁琐和落后,而外资银行吸收存款,兑换货币,抵押贷款,承兑、汇兑等新式业务受到了商人们的欢迎。受外资银行和近代市场流通变化的影响,济南商埠区内的新式银行应运而生。1912年到1925年,济南的商办银行达到20家,资本在100万到200万元之间。

近代新式金融业又促使济南出现了银行资本和行栈商人资本为代表的新兴商帮,商业内部的分工也不断细化,产生了新的商业行业和门类。商业街日益繁华,出现了广货、百货、西药、五金、钟表、染料等新兴行业,商场式的市场也开始出现,商埠区成了新潮流、新风景、新商品荟萃的万花筒,也成了新观念的发源之地。

自开商埠后到辛亥革命前,济南商埠区的建设已经初具规模。商埠的经一路、经二路、经三路逐渐发展成商业和金融业的繁华之地。洋行、银行、老字号及商场式市场纷纷在此扎堆。济南的商品开始漂洋过海,大宗贸易和远程贸易的势头愈发强盛。

中外资本的源源涌入,让济南原有自发而缓慢的原始积累过程,开埠后急剧加速,这突出表现在工业的迅猛发展上。1905年,济南第一家民营企业——济南电灯公司创办,此后,民族工业像雨后春笋般的出现。工业的发展给济南的社会形态带来了更加深刻的变化,行栈商人把积累的资本投资于工业,转变为民族工业资本家;手工业作坊里的徒弟进工厂开机器转变为工人;消费性城市转变为生产性的城市,这种转型,意味着主导济南的经济力量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而这座古城的性质和功能,也发生了新的变化。

自开商埠是济南由传统封闭城市走向开放和近现代化的开端,中外商人资本的汇聚,津浦、胶济铁路的通达,城市空间的不断拓展,经济和文化事业的兴盛,由一个政治中心一跃而成为山东内陆第一大商贸中心和华北地区重要的商品集散地。一个封闭保守的内陆城市,何以有这样的经济发展速度和开放程度?美国学者包德威在他专门研究济南城市发展轨迹的专著中,也发现了一个新的变化:济南商业角色的日益突出,吸引了为数众多的商人,在这些商人当中,扮演领导角色的不再是济南的本地商人,因为全部具有实力的商人代表了来自其他地区的行帮。在这些行帮商人中,既有本省的胶东帮、周村邦,也有来自外省的广东帮、上海帮、山西帮,他们不再依靠传统的小型店铺来经营,贸易范围也不再局限于城市居民的日常生活消费,他们的眼睛紧紧盯着全国市场和海洋那边的世界市场,在迅速实现自己积累的同时,也为济南经济进一步发展打下了基础。

(本文转自作者博客,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maoshe )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