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徐悲鸿与宗白华

时间:2012-04-02 07:49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张一公 点击:

徐悲鸿于1919年考取公派留学生到法国留学,不久考入巴黎高等艺术学校,先受教于弗拉芒格和高尔蒙二位先生,接受西方正规的绘画教育。弗拉芒格擅长历史题材的人物画像,其画作不拘泥于细节刻画而注重色彩的和谐搭配及互衬,对徐悲鸿以后的油画风格影响很大。徐悲鸿痴迷地学习西方现实主义的画学理论和画技,观摩画展,并结识了著名画家柯罗的弟子达仰。徐悲鸿经常请艺术大师达仰指正其画作。达仰的艺术思想对徐悲鸿的影响颇深。当时徐悲鸿和夫人蒋碧微租住在巴黎一公寓五楼屋顶的一玻璃房,此房乃其卧室兼画室,房中挂满了徐悲鸿临摹的外国名画和自己的习作。

1920年5月,宗白华(其母方淑兰是安庆桐城人)在田汉等人的鼓励下,去歌德的故乡法兰克福留学。月底,好友张闻天、沈泽民(茅盾弟弟)等人到码头为他送行。宗白华挥手告别亲友乘船离开上海,先到马赛短暂驻留。1920年7月中旬,宗白华到巴黎,经友人介绍,慕名拜访徐悲鸿夫妇。徐悲鸿热情接待了宗白华。绘画与欣赏是他们二人的最爱,他俩很快从神交到一见如故,从此结下难忘的友谊。在巴黎的两周中,徐悲鸿热情地为宗白华做向导,与他一道参观卢浮尔博物馆、罗丹纪念馆等艺术胜地,彼此交流对艺术的感受。宗白华在画室看到徐悲鸿勤奋地学习西洋绘画理论和技巧,后来回忆说:那时的徐悲鸿就像个勇士在“艰苦的战斗”,习画的热忱令人敬佩。

后来宗白华从巴黎转到德国,进入法兰克福大学学习哲学、心理学、生物学等。1921年春,他又转到柏林大学,受业于德国著名的美学家、艺术家Dessoiz、Bolschman和哲学家Richl,并有幸听到柏林大学教授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讲座。当年的暑假,德国的马克大贬值。宗白华邀请徐悲鸿到德国学画,徐悲鸿因留学官费不济,便到生活便宜的德国继续学习西洋美术。徐悲鸿夫妇在柏林康德街租到一画室,并且找到一模特儿,非常勤奋地学西洋画技。宗白华陪同悲鸿去访见德国著名画家康夫(国美术学院院长),请他指正习作。

1925年春,宗白华结束了留学生活,告别徐悲鸿夫妇回国。宗白华从柏林的回国途中,游历欧洲,参观雅典巴特农神庙、国家博物馆、卫城博物馆、拜占庭博物馆;在意大利米兰,考察了杜莫广场的哥特式建筑、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大师达芬奇的杰作《最后的晚餐》以及达芬奇故居。1925年7月,回国后的宗白华经老乡曾朴的介绍,被南京东南大学聘到哲学系任教,开始从人生、文化等方面进行中国现代美学的研究,并写作《美学》提纲。期间,还与在国外的徐悲鸿保持联系。

徐悲鸿在收到国内寄来的留学生官费后,又从柏林返回法国继续学习西洋画理和技巧。1927年夏,徐悲鸿回到上海,与宗白华的好友田汉一起组织“南国社”,并任南国艺术学校美术系主任。1928年1月,徐悲鸿应宗白华之邀请,来到南京的中央大学艺术系任教授、主任,宗白华任哲学系主任。他们的住处较近,经常往来切磋艺术。在此期间,徐悲鸿培育了吴作人等一大批中国现实主义艺术家。而宗白华在这期间的美学论文多是对绘画理论的探讨,颇受徐悲鸿的影响。1932年,徐悲鸿的《国画集》刊行于法国巴黎、德国柏林。宗白华为他的画集写了《徐悲鸿与中国绘画》,介绍给西方人士。他称赞悲鸿君“以二十年素描写生之努力,于西画写实之艺术已经深入堂奥;今乃纵横其笔意以写国画,由巧而返于拙,乃能流露个性之真趣。表现自然之理趣。”

在中央大学,徐悲鸿与宗白华是同事加好友,经常交流对美学、绘画、雕塑的心得体会。宗白华在《我和艺术》一文中谈到:“记得30年代初,我在南京偶然购得隋唐佛头一尊,重数十斤,把玩终日,因有‘佛头宗’之戏(称)。是时(徐)悲鸿等好友亦交口称赞,爱抚不已……”。美学与美术是密不可分的,也是他们二人各自教授的专业,共同的爱好增加了他们的交流、探讨,更增进了他们的友谊。此时,有一个女学生进入宗白华的视野,她就是孙多慈(其祖父乃京师大学堂的创办人孙家鼐,其籍贯安徽寿县,她曾长时间在安庆读书学习)。由于孙多慈是徐悲鸿最得意的女弟子,加上宗白华和孙多慈都是“半个安庆人”,他们也就“老乡”加师生了。1935年3月,宗白华应悲鸿之约,为其学生孙多慈的画册写文章。在南京,宗白华为《孙多慈素描集》作序,题目是《论素描》。文曰:“……强调抽象线纹,不存于物,不存于心,却能以它的匀整、流动、回环、曲折,表达万物的体积、形态与生命;更能凭借它的节奏、速度、刚柔、明暗,有如弦上的音,舞中的态,写出心情的灵境而探入物体的诗魂……”

在中央大学期间,宗白华的弟弟结婚,悲鸿画《喜鹊图》祝贺。悲鸿还画了《白华肖像》和《日子如小年》,后者据宋人唐子西的《醉眠》诗构思而作,描写农村怡然的幽静,亦为悲鸿得意之作之一。抗日战争爆发后,南京沦陷,宗白华和徐悲鸿都随中央大学迁往重庆。宗白华一边教学,一边兼任《时事新报》的副刊《学灯》的主编。徐悲鸿在教学生学习绘画理论和技巧并带学生去灌县青城山写生的同时,赴印度、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讲学、办画展。他回国后,宗白华常常去他的画室看他。徐悲鸿把达芬奇的杰作《蒙娜丽莎》的复制油画送给白华以纪念。

抗日战争胜利后,宗白华随中央大学回到南京继续任教。徐悲鸿此时与蒋碧微离婚,与廖静文遵从周恩来的指示,到北平办艺专学校,继续搞中国美术教育。其间,宗白华写信告诉悲鸿他在南京夫子庙一古董店买到悲鸿的临摹品《笛卡儿》。徐悲鸿回信感谢,并要他留作纪念。此后,悲鸿与白华二人鸿雁传书不断。

1952年,宗白华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任教。悲鸿此时为中央艺术学院的院长、美协主席。他和徐悲鸿友情依旧,常常在一起探讨中国美术与美学的发展。1953年,悲鸿不幸病逝,白华悲痛不已。后来徐悲鸿的夫人廖静文在北京大学进修,宗白华对她多有关照。宗白华的《美学散步》出版时,立即送廖静文。徐悲鸿逝世25年纪念日,宗白华写《忆悲鸿》怀念老友,文中说道:“……悲鸿培育了中国现代不少现实主义的艺术工作者……历史是割不断的。悲鸿一生勤恳坚强的努力,必能在中国艺术的发展上发挥良好的影响。”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