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陈独秀被诬不染污

时间:2012-04-02 08:03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山河岁月 点击:

陈独秀重视人格的修炼,“幸有艰难能炼骨”,炼就了一副硬骨头。蔡元培真诚地赞美道:“近代学者人格之美,莫如陈独秀!”

王明、康生写文章诬蔑陈独秀为汉奸,将他的言论断章取义,攻击为“汉奸理论”,同时封锁他的发声管道,不让党内媒体刊登他的反驳、辩诬文章。

陈独秀写了一封公开信,投给骂他是汉奸的报纸———《新华日报》,严厉谴责血口喷人者,“我坦白地告诉你们:我如果发现了托派有做汉奸的真凭实据,我头一个要出来反对”,“受敌人的金钱充当间谍,如果是事实,乃是一件刑事上的严重问题,绝不能够因为声明脱离汉奸组织和反对汉奸行动,而事实便会消灭。是否汉奸应该以有无证据为断……”《新华日报》却在王明等人的控制下,没敢发表陈独秀的公开信。

王星拱拍案而起,联络国统区著名人士为陈独秀辩护。1938年3月16日,《大公报》和《武汉日报》同时刊发王星拱等9人的联名信。信中说:“独秀先生生平事业,早为国人所共见,在此次抗战中之言论行动,亦国人所周知。汉奸匪徒之头衔可加于独秀先生,则人人亦可任意加诸异己。此风断不可长。鄙人等现居武汉,与独秀先生时有往还,见闻亲切,对于彼蒙此莫须有之诬蔑,为正义,为友谊,均难缄默,为此代为表白。凡独秀先生海内外知友及全国公正人士,谅有同感也。”

多年后,曾任《新华日报》采访部主任的石西民出版了一部《报人生活杂忆》(1991年重庆出版社出版),石老回忆:“《新华日报》突然宣布陈独秀是汉奸,引起了社会上有识之士的怀疑和不安。就连张西曼教授这样的靠近我党的著名学者和社会活动家,都对这种武断的做法表示了不满。一些学者联名写信,要求澄清事实,王明不但不允许报纸发表这些信件,并且以评论的形式对此提出责难,伤害了这些朋友的感情。”

陈独秀从青年到晚年,其反对独裁政治的民主思想是一致的,主张言论自由及身体力行,这给他带来了麻烦,中共领导人不喜欢他,蒋介石也不喜欢他。在抗日时期,搞臭他的最好办法莫过于扣一顶汉奸的帽子。

历史学家任继愈说:“中国人被骂作汉奸比骂他祖宗三代还重。”

有人认为,如果陈独秀不被人诬为汉奸,或许会活得长一些,他含恨而逝……

生命的最后行程,“依然白发老书生”,陈独秀用给友人写信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思想和主张,批评斯大林的“个人专制”。他认为,斯大林之所以会出现“个人崇拜、个人迷信”,是“那一样不是凭借着苏联自一九一七年十月以来秘密的政治警察大权,党外无党,党内无派,不容许思想出版罢工选举之自由,这一大串反民主的独裁制而发生的呢?”他甚至还把斯大林的苏联与希特勒的纳粹德国并称为“德俄两国的国家社会主义(纳粹主义)”。

这些书信于1949年被结集出版,定名为《陈独秀的最后见解》,胡适作了一篇长序,认为陈独秀的“最后思想———特别是他对于民主自由的见解,是他‘沉思熟虑了六七年’的结论,很值得我们大家仔细想想。”“因为他是一个‘终身反对派’,所以他不能不反对独裁政治,所以他从苦痛的经验中悟得近代民主政治的基本内容,‘特别重要的是反对党派之自由。’”显然,胡适不仅不将陈独秀看作汉奸,并且,他的评价就是对陈独秀汉奸罪名的洗刷,可陈独秀真正被摘掉汉奸帽子,还得需要几十年时间———还历史真相时,他已长眠于他的老家怀宁的一座山冈。

陈独秀被人诬蔑为汉奸,除了愤怒和痛苦,他还思考为什么中国出现这么多汉奸,他说:“以污蔑手段,摧毁他人人格,与自身不顾人格,在客观上均足以培养汉奸。”汉奸是病态社会不良人际环境“培养”起来的,一个人在生活中处处感到屈辱,时刻没有人格尊严,极有可能被“培养”为奸、为盗、为娼。

人先得有自己的人格,这是摆脱奴性的关键,不做奴,亦无意做主子,其人格才立得住。既顾及自己的人格,又看重他人的人格,就少了一份共同培养汉奸的因子,而改善土壤,培养起敢于担当社会责任的志士,被人格所感召,所激荡,所影响,往往柔弱者的双肩也能担起道义,视死如归。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