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老舍看望陈独秀

时间:2012-04-04 11:59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张皖生 点击:

1934年10月至1936年7月,老舍曾在青岛“国立山东大学”教书。期间,他与安庆邓初(仲纯)成为好友。

那时,邓初与陈独秀在北大任文科学长时的中文系学生杨振声是好友。杨振声时为山大校长。邓初应约到山大任校医务室主任。工作之余,邓初与杨振声等人经常小聚畅饮。梁实秋在《酒中八仙》中写道:“……山大校长杨振声、教务长赵太侔、文学院长闻一多、外语系主任兼图书馆长梁实秋、新月派主将方令儒女史、校医务室主任邓初、总务长刘康甫、秘书长陈季超(为酒中八仙)。”老舍去山大比较晚,没有赶上杨振声时的“酒中八仙”时代,但他赶上了邓初、台静农等人的酒仙时代,并与他们成为好友。老舍与邓初的关系在台静农的《我与老舍与酒》中有所描述。邓初是留学日本的医生,虽非学林中人物,但他是邓石如的后代,又是陈独秀的亲戚、挚友,家学渊源,对国学很有造诣,更重要的是,邓初侠肝义胆、古道热肠。这大约是邓初成为老舍好友的主要原因。

抗日战争初期,国立编译馆在江津白沙镇。当年台静农寄居、供职于此。在此期间,他联系上好友邓初,不久又联系上流落在重庆的老舍。他们仍像当年在山大时一样,保持着亲密的交往。重庆是雾都,每年的10月至次年的5月是有云雾的。在此期间,日本战机无法轰炸重庆。1938年10月19日,是鲁迅逝世两周年纪念日。重庆抗敌文艺协会举办一个纪念会。老舍约请台静农参加,并作鲁迅生平事迹报告。台欣然答应,随后赶赴重庆老舍处。当时老舍虽然经济拮据,仍然“破产请客”。

10月20日,老舍、台静农怀着激动心情,一起到江津延年医院会老朋友邓初,邓告诉老舍、台静农二人,陈独秀也在他家。老舍他们从重庆赶到江津要行水路180里,大约需要5、6个小时才能到。他们到延年医院时,陈独秀和台静农的父亲等前辈已经在邓家喝茶。到了邓家,老舍、台静农第一次看到了敬仰已久的陈独秀,并深深地鞠躬。接下来,他们交谈甚欢。话题主要是蔡元培任北大校长、陈独秀任北大文科学长时,教育的兼容并蓄以及新文学革命、《新青年》中的鲁迅小说,但交谈的时间不太长,因为老舍当天要回重庆,台静农要回白沙。

晚年的台静农珍藏着陈独秀写给他的书信102封,其中有1940年3月9日陈独秀写给台静农的信,提起与老舍、台静农等人小聚畅谈的事:“静农兄左右,兄与老舍来此小聚即别,未能久谈为怅!闻兄返白沙时颇涉风涛之险,甚矣,蜀道难也……闻蔡先生故耗,心颇悲痛。留白沙北大同学有举动否?留江津者不知有几人,能合会而公祭之否?”信中的“小聚即别,未能久谈为怅”表露出陈独秀多么希望与老舍、台静农、邓仲纯等人开怀畅饮,彻夜长谈,可惜未能如愿,颇为怅然。信中还为蔡元培先生的逝世十分悲痛,并希望会集北大故人、学生公祭他。此时,穷居江津乡下的困窘,让晚年的陈独秀心情极其复杂,信中的凄凉孤寂之情也可见一斑。

陈独秀流寓四川江津后,看望他的各界要人、名人很多,他们各怀不同目的。晚年陈独秀与之可谈而又信任的仅有潘赞化、王星拱、光明甫、高语罕、梁漱溟、沈尹默、朱光潜等人,然最能与陈独秀交谈的人是邓初兄弟、葛康俞兄弟、台静农等。

无党无派,亦非北大故人的老舍比陈独秀小20多岁。他怀着崇敬的心情爬山涉水去江津延年医院的邓家住宅拜会陈独秀,这使陈甚是感动。晚年陈独秀愿与老舍、台静农这样年轻的学者朋友成为忘年交,并珍惜他们的友谊,老舍等人的拜访也给他带来一些慰藉。

不知道这是否就是现代中国小说家、戏剧家、文学家老舍与晚年陈独秀唯一的一次晤面?有待史家考证。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