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由左光斗打假想起

时间:2012-04-09 08:34来源:安庆日报 作者:曹金如 点击:

众所周知,历史上的左光斗是一位声名显赫的高官,光明磊落,凛凛然一身正气。在他三十二岁那年,也就是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他考中进士,被朝廷授于中书舍人的官职,不久就被提拔为御史,负责巡视监察首都百官,承担起惩治腐败的重任。

时明末政治十分腐败,尤其是买卖官爵现象层出不穷,不少无能平庸之辈开始投机钻营。因而就有人趁机大肆造假且将造假后的官符印信公开兜售,以诈骗钱财。其势猖獗,久而久之便形成以吏部为主的造假集团,为害极大。作为一名监察官,左光斗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拳出击,一举端掉这个造假窝点,当场搜出假冒官印七十余枚,逮捕假官一百余人,造假集团的幕后主使金鼎臣也被抓获并处以极刑。

左光斗此举让朝野为之震惊,贪赃枉法之辈从此销声匿迹。

其实,“买官卖官”并不是什么新鲜货色。在古代买官卖官叫做“赀选”。“赀”是指财货,“纳赀”是指向政府交纳金钱或者财物,拜官授爵。故“赀选”又叫“卖官爵”。早在秦朝时期就有了“纳栗授爵”并且颁布了“纳赀钱可为官”的法令。作为封建统治政府这种卖官制始建的初衷竟然是为了反贪。西汉初,朝廷认为中下级官吏俸禄不高,恐家贫者为吏必贪,于是公开出台了“纳赀钱可为官”的条例。按当时的行情,交十万钱就可为官,有市籍的商人不得为官,遂造成“贾人有钱不得为吏,廉士无赀又不得为官”的局面。官职者,国家之名器也。有了官位就有了一切,所以历史上的那些腐败王朝,卖官时遮遮掩掩,总是想方设法巧立名目操作之。汉灵帝刘宏在这个问题上表现最“牛”,不仅堂而皇之地专门开了个卖官店,明码标价公开售官,而且将卖官鬻爵行为制度化持续化,公开卖官长达7年之久。

历史已经发展到今天,人类在从蛮荒愚昧走向文明的漫长历史进程中,这种现象依然存在。“500元钱挂个号,1000元钱报个到,10000元钱拿顶帽”———这是数年前某县委书记大肆卖官爵时在当地流传甚广的一句顺口溜。2008年,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浙江省人民政府原秘书长冯顺桥“买官卖官”受贿案。检方指控,自1993年至2006年13年间,冯顺桥收受35万元贿赂;2003年至2005年间,冯顺桥收受44.6万元。2005年爆出的“建国以来最大的买官卖官案”,涉案官员达265名,仅绥化市各部门一把手就有50多人。

2010年河北省石家庄市的“王亚丽造假骗官”案件震惊中央,一身是假的王亚丽,连初中都没有毕业,却在官场上一步步高升到县处级干部。由于竞争县财政局长的人多,原福建省周宁县委书记林龙飞以10.66万元的价格把县财政局长的官帽卖出……

无庸讳言,王亚丽造假骗官之所以能成功,无疑说明国家干部任用制度上存在着漏洞。民主监督成摆设,任人唯上、任人唯跑、任人唯钱。“平职调整”让一些干部钻了空子。于是这些人就打着“交流提拔”的幌子大肆买官卖官。山西翼城县原县委书记武保安利用县委书记在人事上的拍板权,预先圈定拟提拔干部名单,再授意组织部门“履行程序”走走过场就完事。这“履行程序”只是试图掩耳盗铃,掩盖买官卖官的事实罢了。

买官卖官扰乱了官场晋升秩序,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是政治体制中的恶性毒瘤,事关肌体的健康发展。毒瘤不除,肌体难安!这种买官卖官现象实为老百姓所深恶痛绝,长此以往,必然上演“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以及“滥竽充数”的悲剧,让真正德才兼备的人才趋于平庸,英雄无用武之地。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