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陈独秀与沈尹默

时间:2012-05-14 15:50来源:安庆日报 作者:袁鹤 点击:

光绪末叶,陈独秀从东北到杭州陆军小学教书,和同校教员刘三(刘季平)关系密切。

有一次,刘三请沈尹默和沈士远喝酒,从上午11点钟一直喝到晚上9点钟,沈尹默因不胜酒力,就提前告辞离去,回到寓所,并即兴写了一首五言诗。到了第二天,他拿着诗稿来到刘三的住处,请求刘三给予指教。刘三看过诗之后,就把这首诗张贴在室内的墙壁上。碰巧陈独秀来访,看到了这首诗,认为写得不错,就问刘三,沈尹默是何许人也?刘三就如此这般地告诉了陈独秀。

隔天,陈独秀找到沈尹默寓所,一进门,就大声说:“我叫陈仲甫,昨天在刘三家看到你写的诗,诗做得很好,字其俗入骨。”沈尹默听了颇觉刺耳,心里很不高兴。但事后细想,觉得自己的字确实不好,因受了黄自元的毒,再加上南京仇涞之老先生的影响,用长锋羊毫,又不能提腕,所以写不好,显得拖拖踏踏地不受看,有俗气。他也意识到,陈独秀所说的是药石之言,他内心应该感激才对。

正是受了陈独秀这当头一棒的刺激,从此沈尹默就发愤改正以往的错误,先从执笔改起,每天清早起来,就指实掌虚、掌竖腕平、肘腕并起地执着笔,用方尺大的毛边纸,临写汉碑,每纸写一个大字,用淡墨写,一张一张地丢在地上,写完100张,下面的纸已经干透,再拿起来临写4个字,以后再在这写过的纸上练习行草,如是不间断达两年多。

陈独秀的评价是针对沈尹默早年不能悬腕且习气较重时的字说的,他能直陈其弊,而沈尹默也能从善如流,这才是大家风范。

自此,沈尹默和陈独秀订交,并视陈独秀为诤友。

在杭州的那段时间,沈尹默和陈独秀夫妇常来往,不时徜徉于湖山之间,相得甚欢。这之后,便有一段时间的别离。

1917年,蔡元培来北大后,有一天,沈尹默从琉璃厂经过,途中忽然遇到了陈独秀,故友重逢,彼此都感到分外喜悦。沈尹默问陈独秀:“你什么时候来的?”陈独秀说:“我在上海办《新青年》杂志,又和亚东图书馆汪原放合编一部辞典,到北京募款来的。”沈尹默问过他住的旅馆地址后,要他暂时不要返沪,过天他要去拜访。

沈尹默回到北大后,把遇到陈独秀的情况告诉了蔡元培,并向蔡元培推荐陈独秀任北大文科学长。蔡元培很高兴地同意了,并要沈尹默去找陈独秀,征求其同意。沈尹默便去找陈独秀,不料遭到拒绝,说他要回上海办《新青年》。沈尹默把这个情况再告诉蔡元培,蔡元培说:"你和他说,要他把《新青年》杂志搬到北京来办吧!"沈尹默把蔡元培先生的殷勤之意转告陈独秀,陈独秀慨然答应,把《新青年》搬到了北京来办,并到北大担任文科学长。

陈独秀到北大担任文科学长,汤尔和大约也向蔡元培进过言,但主要是沈尹默力荐的结果。沈尹默后来成为大书法家,有南沈北于(右任)之称,当然与他自己的努力分不开,但与当初陈独秀的一声棒喝也有关系。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