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慈悲赵朴初“不教往事惹思量”

时间:2012-05-24 08:44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余琛 点击:

“不教往事惹思量,任故宅水深千尺,抑有何伤?”爱国宗教领袖赵朴初一生中有一个少向人提起的伤痛,养育、教育自己的母亲在土改中被误杀,骨灰又在“文革”时丢失,晚年回到离别64年的故乡太湖,面对被淹水深千尺之下的昔日家园,赵朴初一笑泯恩仇。上周末,在赵朴初逝世12周年纪念日之际,安徽省作协会员余世磊,做客由《合肥晚报》和安徽省图书馆联合举办的“新安百姓讲堂”,向合肥市民讲述赵朴初大师的一生,领略大师独特的人格魅力。

出生显赫家族

一个人的成长,总受到幼时的生长环境影响,也受到家庭教育环境的影响。赵朴初就出生在一个四代翰林、名人辈出的家族。

赵朴初的祖先,赵氏始祖伯英公,元朝时迁入太湖玉望村,也就是今天太湖县北中镇宝坪村,世代耕读传家。“赵家真正兴旺起来,是从第13世祖,赵朴初的太高祖赵文楷开始的,赵文楷是嘉庆元年的状元,曾作为钦差大臣,派往中国附属国琉球(今天的日本冲绳)为新国王行册封礼。”

余世磊说,赵文楷开创了家族勤奋、清廉、正直的门风,影响其后代,造就了家族后三代翰林及许多优秀人才。“赵家第二代翰林赵畇、第三代翰林赵继元(赵朴初的曾祖父)、第四代翰林赵曾重,赵家重文章、重道德,还出了教育家赵纶士、红色卧底赵荣声、著名京剧表演家赵荣琛等人才。”

赵家还与豪门联姻,与赵家联姻最多的是李鸿章家族,第二代翰林赵畇之女赵继莲就嫁于李鸿章,两家之后又开了七门亲。“家族的社会关系中,很多给了赵朴初以提携、帮助和指导。”

投身佛教事业

赵朴初从事佛教,也与幼年受母亲影响有关。“赵朴初的母亲陈仲瑄,是个有极高文学修养的女性,也是个佛教徒,家中设有佛堂,除了管理家中日常事务外,诵经拜读是每天要做的事,赵朴初在这样的环境下耳濡目染,从小认字读书,六岁读私塾,受到了很好的启蒙教育。”

余世磊说,赵朴初14岁前都住在乡里,是外婆家关大姨的一句话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关大姨来太湖看母亲时,看到聪明伶俐的赵朴初,就对母亲说:“三代住乡子孙愚”,建议将赵朴初送到上海读书。“母亲听从了这个建议,将赵朴初送到上海读书,拜托关家照顾,为赵朴初打开了人生的眼界。”

赵朴初真正走上佛教道路,也与关家有关系。1922年,他考入苏州的东吴大学附中,读到大学时不幸染上肺结核,只得早早结束学校生活,回到上海养病。当时,关大姨的弟弟关炯之是上海著名爱国人士,20岁就中举人,在上海公共租界当法官,赵朴初喊他关表舅。

1926年,关炯之投身佛教事业,发起成立上海佛教居士林,全家迁居觉园,在觉园,赵朴初帮助关表舅做些文字工作。“觉园成了赵朴初的‘佛教大学’,在那里,谈笑有高僧,往来皆大德,耳濡目染和尚居士们讲经说法,阅读大量佛经,身体多病、心情不好的赵朴初找到了解脱的方法,而且皈依了佛教。”

抗战救亡生活

赵朴初投身佛教时,抗日战争开始了,国家处水深火热中,民族危机深重。在上海,国瑛大师“出世犹垂忧国泪”、弘一大师“念佛不忘救国”的举张以及鲁迅、马相伯、吴耀宗、沈钧儒等人的言行,极大影响了赵朴初。“所以,赵朴初竭尽全力救助难民,又用佛教作为由头,将年轻难民送出上海,送到新四军军部参军。”

1937年8月,赵朴初的朋友吴大琨来了,赵朴初对吴说:“你来得正好,我们把难民安置起来。”他们手执红十字小旗,引着难民逃亡,最后叩开了宁波同乡会大楼、金城大剧院等处,成千上万的灾民脱离险境。

1938年,上海地下党确定重点在难民中动员参加新四军,找赵朴初商量,当时,有一位佛教人士租英国船运货物到温州。赵朴初想到,也用这种途径将难民运到新四军去。但是,大规模组织难民出去,会引起日本人怀疑,赵朴初就以难民中的壮丁若运回郊区就等于帮国民党抗日为由,建议将壮丁送到江浙一带垦荒,让他们生产自救,这个想法得到了租界的支持,还获得国际红十字会的物质赞助。

佛教助推外交

解放后,赵朴初一边主持恢复全国重点佛教寺庙,包括合肥的明教寺、九华山的寺庙,一边用佛教帮助中国进行外交,与东南亚的佛教国家交好。

由于日本的侵略,中日关系进入冰点,两国不再往来。“但周总理认为,中日关系不改善,将影响亚洲和平,他找到赵朴初,面授机宜,请他先用佛教关系先搞民间外交。”

机会很快来了,1952年,由郭沫若和宋庆龄发起的亚洲和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在北京召开,有两个日本教授从欧洲绕道来开这个会,赵朴初拜托他们,将一个佛像带回送给日本佛教界,主动向日本抛出橄榄枝。

为此,日本佛教界专门召开座谈会,给中国佛教协会发来致谢信:“回想我们日本佛教徒在太平洋战争中,没有勇敢地站出来,依照佛教和平的精神,来阻挠这场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我们表示忏悔。”

随后,日本佛教人士组织了送中国劳工遗骨回国的义举,又发起不战之誓的签名活动,为中日关系的改良打下了民间基础。

悲痛母亲之死

赵朴初一生中有一个巨大的伤痛,母亲是个讳莫如深的话题。余世磊在太湖当地老人的口中了解到,赵朴初的母亲是个信佛的知识女性,非常善良。“赵朴初皈依佛门后,终生食素,母亲看他消瘦,担心他营养不良,劝他食些鸡蛋牛奶,他不肯,母亲痛哭相劝,他才答应。”

1947年,刘邓大军进入大别山后,开始土改,赵朴初家有不少田地,被划为地主。由于国民党桂系长期盘驻在皖西南,斗争形势复杂。当时,派驻各地的工作队由南下干部组成,工作队指责此前寺前河区委工作力度不够。

“由于这种‘左’的路线,以及对赵朴初家庭的不了解,赵朴初家成为镇压的对象,赵朴初的母亲被抓了起来。这年腊月的一天,他母亲被推下一个高坝,用石头砸死。”余世磊说,可想而知赵朴初知道母亲死讯时的悲痛,那是历史的悲剧,在那样大变革的时代里,难免发生一些难以预料的事。

“1951年,赵朴初派弟媳到寺前河,将母亲遗骨取出,在海会寺火化,供奉于大士阁,本以为让母亲在迎江寺安息,但‘文革’中,红卫兵冲击迎江寺,母亲的骨灰最终丢失。”

“赵朴初此后再未向人说起母亲的事。”1990年,他回到阔别64年的家乡太湖县,老家已被花凉亭水库所淹,什么也看不到。他问侄女赵锡女有何感受,赵锡女直话直说:“找不到一点当年的痕迹。”赵朴初叹了一口气:“孩子,什么事情,都要向前看。”

临别故乡时,赵朴初写下一词,“不教往事惹思量。任故宅水深千尺,抑有何伤?问还余几多光热,报我乡邦?”意思说,不去想那些往事,忘掉它吧,纵然家被淹水深千尺之下,也不要去悲伤。只是我现在老了,还有多少光热报答我的家乡。“可以看出,晚年时候的赵朴初彻底把个人恩怨全部抛弃,以慈悲而宽广的情怀面对往事。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