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邓以蛰画宴朱季海

时间:2012-06-11 08:14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张皖生 点击:

1965年的某一天,北京大学的邓以蛰教授家里来了一位苏州的国学大师。他就是章太炎的关门弟子朱季海。

朱季海(1916—2011),名学浩、孔文子,苏州当代最后一位国学大师。他少时极聪慧又肯用功,16岁时就师从国学大师、朴学大师、古文经学家、民主革命家章太炎,是章太炎年龄最小的弟子。因其机敏而好学,深为章太炎器重,称其为“千里驹”。1935年,章太炎的国学讲习所创办后,他指定年仅19岁的朱季海为主讲人。朱季海精通英、日、德、法等国语言和经学、音韵训诂、校勘学等深奥的学问,其著作等身,有《庄子故言》、《南齐书校议》、《南田画学》、《石涛画谱》等一大堆著作,尤其以《楚辞解故》被誉为学术界“天书”而闻名。

朱季海为什么要到北京大学拜访邓以蛰呢?原来朱季海知道邓以蛰收藏有一张元代曹知白的画。曹知白(号云西,1272—1355)是元代著名的“李郭派”(即李成、郭熙为代表的画派)画家,擅长寒林、雪景山水画,画有萧疏、苍洁、旷远,令人舍形而悦影的韵味。曹知白的传世作品约仅三十余件。国内博物院馆收藏有七八件,但传世作品中仅有少数作品为可靠之作,分别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朱季海比邓以蛰小24岁,可谓后生,但他早就仰慕邓的美学、书画鉴赏等学术成就及丰富的藏品。所以朱季海想到邓以蛰家登门拜访,既可以结交邓以蛰教授,又可以目睹那张曹知白的画。但他们从未谋面,怎么办?

1965年的一天,朱季海到北京访友。因为他未曾与邓以蛰交往过,便找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向达(邓的好友)引见。在向达的介绍后,邓以蛰同意了。朱到邓家后受到热情接待,寒聊了一会儿,朱便直奔主题,要看曹知白的那张画,且只求看那一张画(朱季海本人也是鉴赏家,懂得行规的)。邓以蛰听后笑道:我所藏的元画很多,可以慢慢看。说罢便一件一件地拿出藏画给朱季海细细地品读。这使朱喜出望外,看到的藏画有立轴、手卷……除曹知白的那张画外,邓以蛰所藏的元代画丰富多彩;更有大痴、山樵、云林等珍贵的藏画,一些其他画家和无款佚名的作品也很精妙的。朱季海后来在《朗润园读画记》一文中说道:“……近画流多向往八大山人、石涛及扬州诸家;四王吴恽已经门庭冷落,元画就更少问津,至于以毕生之好聚于元画,讲求之精,收藏之富,就我所见,当推邓叔存为最。”朱季海在邓以蛰家看到曹知白等人的多幅画很是高兴,还看到大痴等名家的画更加兴奋。他与邓畅谈甚欢、莫逆于心,有点相见恨晚之感。但朱季海说:也有一点点遗憾,惜邓收藏的曹知白等画作的名称、著录和藏处等均不详。至于不详的原因,邓以蛰在1941年的《辛巳病余录》中说明原因是抗日战争时期战火纷飞的动乱环境,迫于生活困境,藏画或典或质,多有流失于动乱中。爱国的邓以蛰不为汪伪政权的教育机构服务而失业,此时贫病交加,所以没有时间和精力,而未能及时考证著录。朱季海一一看画、饱览秀色后,称赞邓以蛰独具慧眼、学识超群,不仅收藏名家之作,也非常注意无款佚名画家之作品。他认为邓以蛰是了不起的鉴藏家,虽非民国鉴藏大家,应是现代学者中书画鉴藏第一人。

那天朱季海在邓以蛰家看画,时间过得很快,从下午3点半看到晚上6点多,邓教授看窗外已暮色苍茫,便留朱季海吃晚饭。餐毕,美学大师邓以蛰和国学大师朱季海继续看画鉴赏。直到9点半还余兴未了,最后邓还拿出两幅立轴给朱鉴赏。一幅是明人王绂的山水;一幅是佚名的米家山水。朱惊叹道:两幅皆保存如此完好,光洁如新,笔墨精妙,秀润飘逸,观其用心,出入王蒙、倪瓒之间,然不主一家,独辟蹊径,其造微乃尔。其中一幅是米笔山水,邓疑其不是真米笔。朱细看后说这是一幅细笔少皴的山水,并非寻常的水墨淋漓米法,笔墨清淡,细笔于皴,画法似宗营丘,不知出自何人之手,但是画得很好。朱季海专长经学、训诂音韵、校勘诸多学问,而且对书画史的研究亦颇深。他还阅读过西方研究中国绘画史的学者喜龙仁、高居翰等人的英文著作,可谓中西贯通、视野开阔。在书画鉴赏方面,他博览群书,学识过人,其鉴赏力,令人叹服。

邓以蛰与朱季海,一个在北京,一个在苏州,相隔万里,两位大师因对中国书画的深爱而结忘年交,成为书画鉴赏界一段佳话。邓以蛰曾对朱季海诉说过心中的夙愿,即他曾向有关部门提过,希望把自己的所有收藏的书画无偿地捐给国家,只要能出一本他所藏的书画专辑,作为平生采集的总结,就心满意足了。1962年10月,邓以蛰和四第邓季宣一道将收藏的邓石如精品书画36件及邓以蛰的所有收藏其他书画无偿地捐献给国家,表现出他们爱国主义的热忱和对国家文物事业的关心支持。国家文化部接受并发奖状予以表彰。他捐献有关邓石如的藏品在故宫博物院举办的“邓石如先生诞辰220周年纪念展览”中展出过。文化大革命中,邓以蛰的收藏书画专辑的事就不了了之,愿望落空。邓以蛰受到冲击,身心遭摧残,于1973年5月2日在北京大学逝世。北京大学的许多师生为这位一生性格真纯、热爱祖国、献身美学教育和研究的学者举行了沉痛的追悼会。朱季海在20世纪80年代初曾回忆道:“……15年过去了,斯人长往,墓木拱矣。叔存教授平生为介绍西方美术和美学,做了许多有意义的工作。为中国美术,特别是中国绘画投入了毕生的精力,为元画研究搜集了大量有参考价值的珍贵的资料,又那么慷慨地、无保留地、不厌其烦、不辞劳苦地任人纵观,唯恐不尽,这是何等博大的胸襟,何等高明的见识啊!……可是叔存教授逝世多年,元画研究似乎在国内还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怎能叫人不思念他和他的藏画呢?”朱季海一生除对恩师章太炎外,从未对一个仅有一两次短暂交往的人,会如此动情和发自内心的褒奖过。

诚如朱季海所称赞邓以蛰的藏画、鉴赏力、真纯热情的接人待物风格,北京大学的青年师生颇有同感,受益匪浅;美学大师宗白华也是这样赞誉:“我和邓先生都在北京大学,住得又很近,几乎天天见面。我常去他那里欣赏书画,特别是有机会仔细观赏了他珍藏的邓完白(邓石如)的许多书法作品。有时谈及艺术上的一些问题,彼此都有莫逆于心、相对忘言之快。……他精于中国书画的鉴赏,所以他的那些论到中国书法、绘画的文章,深得中国艺术的真谛,曾使我受到不少教益。”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