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陈独秀与台静农的忘年交

时间:2012-10-05 09:25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佚名 点击:

陈独秀晚年在四川江津结识了一位小他二十多岁的朋友——台静农,两人交往甚密,有大量来往书信,这为研究陈独秀晚年境况留下了极为宝贵的资料。

台静农,一九○二年出生在安徽省霍邱县叶集镇(现属六安市叶集试验区管辖)。他在读中学时,就曾创办刊物《新淮潮》,著文抒发“立定脚跟撑世界,放开斗胆吸文明”的志愿。一九二二年到北京大学旁听,后又在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创办的国学研究所学习。这期间,台静农得益于李大钊、鲁迅等人的教诲,拜读了陈独秀的大量论著,更加增强了他的“立定脚跟撑世界”的意志。一九二五年,台静农参加由鲁迅组织的进步文学团体——未名社,出版、翻译了大量苏联文学作品,发表了很多批评时弊的文章,成为未名社的骨干。然而,台静农为国民党政府所不容,先后三次被捕,均被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保释出狱。后辗转到齐鲁大学、厦门大学、四川白沙国立女师任教。抗战胜利后,一九四六年十月受台湾大学校长罗宗洛之聘,任中文系教授,不久任系主任。他一边教学,一边进行文学和书画创作,出版了大量文学、书画作品,受到社会好评。曾获台湾“文化奖”“文艺奖”,其作品被认为“论断创新,精微独到,于传承文化,功不可没”。

陈独秀和台静农的交往,是从抗战时期台静农任四川白沙国立女子师范学院教授时开始的。台静农说:“在北京大学求学时,自己是‘小不点’,对陈独秀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但读他作品最多,他是我新思想、新文化的启迪者之一,是我未晤而又十分敬慕的导师。”

台静农在《回忆陈独秀》的文章中,是这样描写他和陈独秀第一次见面的情景的:“江津是重庆上游一座沿江县城,仲甫(陈独秀字,笔者注)先生驻足老友邓初家中,邓初也是我在齐鲁大学结识的好友。我家住在江津上游的白沙镇。家父因事也在江津邓初家和陈独秀相识。这时,老舍先生约我去重庆作鲁迅先生逝世两周年生平报告,我到江津乘船,先到邓初家看望,仲老(台静农一直称呼陈独秀为仲老或先生,笔者注)听说我要来邓初家,一直在等我。刚一到,邓初即高呼‘静农到了!’仲老立即迎上前来,伸手和我紧紧相握,虽未见过面,但就像老朋友一样。我对这位曾是中共创始人,又是我思想进步启迪者的大文豪肃然起敬。可他一点架子也没有,也不谈政治,只谈诗文、习字。从此,我们便成了忘年交(他年长我二十三岁)的文友、诗友、字友。”

陈独秀结识台静农后,经常聚首,陈独秀每有诗作,必寄静农,每遇要事必和静农商量。因而书信往来频繁。一九九六年台湾出版的《台静农先生珍藏书札》中,仅陈独秀致台静农信函即有一百零四封,内有诗、词二十多首,其余大都是谈文史、文字学等有关学问和出版陈的著作事宜,也有许多是人生、社会、生活方面的琐谈。书札的出版,在台湾引起轰动,认为是研究陈独秀晚年境况极为珍贵的资料。文坛赞称:“台静农在台湾岛凛烈的政治空气中,悉心保存陈独秀的诗文、信函,经半个世纪风风雨雨,使得这些珍贵史料得以重见天日,可谓善莫大焉!”。

因台静农一直是教中文的,又专修过国学,善书法、绘画,为人正直,待人诚厚,被陈独秀视为知己。台静农回忆陈独秀第一次到他家的情形时写道:

江津到白沙镇水路约三个小时,这一天我们父子应约到江边等他,他独自一人来的,也没有他的女伴。我家住在江边柳马岗一栋别墅里。晚饭后,我们父子陪他聊天,他谈笑自然,举止从容,像老儒或有道之士,但有时目光射人,令人想象到《新青年》时代文章的叱咤锋利。我一时想起他少年时的诗学和书法,便说:“早听说先生少年时在龙眠山朝夕背诵杜甫诗,习王羲之字。”便取出纸笔:“先生可否赠给我一些墨宝?”陈独秀也不推辞,立即挥笔,为我写了一副对联:

坐起忽惊诗在眼

醉归每见月沉楼

我父亲佛岑毕业于天津法政学堂,对书法亦特别爱好。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