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望乡人已得还乡”

时间:2012-11-13 08:48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胡堡冬 点击:

在流放期间,方家父子广泛接触鄂温克、鄂伦春等底层民众,广交朋友,深入了解黑龙江历史、地理、人文以及民俗,了解中俄边境状况,再根据他们已有的知识,对黑龙江已有了初步的认识。

著成黑龙江第一部风物志

或许,是家乡龙眠山水对方氏父子的滋养,方氏家族诗书传家,文脉绵延不绝。他们到哪儿都会把文化带到哪儿,既便是在绝域流放,依然不忘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根本,只有文化才能传承历史,穿越时空;文化能改变一个封闭落后的地域,成为人们精神植根的沃土。

从顺治十六年三月,方拱乾举家流徙东北宁古塔,他没有哪一天不吟诗,不写诗。方拱乾在宁古塔流放近一千天,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谪戍生活,让他的人生经历了彻底的转变,从簪缨鼎食的高端跌落为人犯,从只知玉食不识禾苗,到亲自耕作栽种果蔬,让他的诗歌和写作题材丰富起来。方拱乾在宁古塔共写下951首诗,辑为《何陋居集》,此外,在赦归后又写有590首,辑为《苏庵集》。方拱乾的《何陋居集》对于黑龙江的历史、军事、文学、民俗、流人史、风物等均有吟诵,特别是在顺治十七年初夏,方拱乾和诗友吴兆骞同游“东京城”渤海国上京龙泉府遗址,见证了明干奴儿干都司永宁寺碑,记述了清初黑龙江军民抗击沙俄斗争等历史遗存,这在清朝文学作品中是首次反映,所以这部诗集既是极为珍贵的史料。也是黑龙江省现存的第一部诗集。

在流放期间,方家父子广泛接触鄂温克、鄂伦春等底层民众,广交朋友,深入了解黑龙江历史、地理、人文,以及民俗,了解中俄边境状况,再根据他们已有的知识,对黑龙江已有了初步的认识。但是,越是了解,越是让方拱乾感到责任重大,因为,他来到宁古塔之后,感受到这片蛮荒之地除了原始森林和黑土地之外,一直是缺少文化之地,没有文字来记住已经消失,或正在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很多听说过的事情,或内地典籍上确有记载的史实,在黑龙江都无从稽考。一个地方,没有文化才蛮荒,没有文化也不可能记住历史,因为只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才能让这片土厚重起来,才能守住这片疆域。所以,方拱乾在获释回到内地之后,把两年来积累的史料,经过精心取舍,于1662年8月,写成了《宁古塔志》(又称《绝域纪略》)。这本书分流传、天时、土地、宫室、树畜、风俗、饮食等部分,被称为黑龙江第一部风物志。

章太炎评价皖人对东北文化的贡献

方家父子遣戍黑龙江宁古塔,从他们一家老少妇孺的人生命运来说,当然是一场劫难,但对于黑龙江文化的植根与发展,却是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方拱乾、方孝标、方亨咸、方育盛、方膏茂、方章钺这父子六人,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上百万字的诗章、卷帙和画卷,不仅记录了黑龙江的历史,也让文化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和发展,这也难怪国学大师章太炎对方氏父子极为感佩,他说:“初,开原、铁岭以外皆胡地也,无读书识字者。宁古塔人知书,由方孝标后裔谪戍者开之。”

读过章太炎大师的评价,再加上在当地,我们听到最多的话就是,“你们安徽人,你们桐城人太了不起,我们真应该感谢他们!方氏父子真的令我们崇敬!而我们品读他们的人生,站在历史的角度来看,是幸还是不幸呢?回答是当然不幸!大凡智者上苍可能都要磨其筋骨,冶其性情,磨难才让他们的人生闪光;但站在文化与历史的层面来看,笔者以为,是大莫幸焉!读着他们的文字,想着他们对东北文化的开拓,犹感他们的心智在流淌,他们的情感在涌动……

故乡是美的,是令人向往和思念的。方拱乾举家流徙宁古塔,可以说无时无刻不向往家乡的龙眠山水,无时无刻不想尽早摆脱这艰苦的流放生活,而获得自由。他在《春声》一诗中写道:“夜长月色苦,冷淡无光辉。声声相断续,远近闻一时。悲馀转成喜,得食谅不迟。便作笙竽听,天风任尔吹。”冷月边关,朔风寒凉,乡思总是折磨着他,因为,乡思是人的本能,是从心灵贴近故乡走入故乡的通道,亦如脐带和母体的相连,那么深刻,那么痛彻肺腑!

“放雉崖”上来话别

盼望的这一天终于来了!

顺治十八年(1661),京师在扩建皇城时,方拱乾通过认修前门工程赎罪,被清廷下令赦罪,这时的方家,虽然在亲友的帮助下耗资巨大,但可获得自由,令全家欣喜异常!十月十八日,赦归的消息送达宁古塔,方拱乾老泪纵横,激动得写诗向诗朋好友们告别,一首写给张缙之的《留别坦公》最能表达他的心境:此别知无己,临歧亦黯然。衰年同患难,尽日念周旋。影隔千山雪,春生一线天。句丽朝渡处,回首盼鞍鞯。

好友吴兆骞和张缙之在得知方拱乾将举家赦归时,很为他高兴。因为牢狱和流放相识,可谓患难至交,那种情感都是至真至纯的。他们选择一个晴朗的天气,带上酒食,一同来到宁古塔城外的龙头山上。三人饮酒赋诗,手舞足蹈,草丛里一只野雉受到惊吓突然飞到他们中间,年轻的吴兆骞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交给方拱乾笑着说,“知道你要赦归,上苍都来慰劳你了。”方拱乾蓦然惆怅,他吟哦道:天黄日淡压平岗,浪博台名落大荒。偃蹇三年才一上,望乡人已得还乡。

在三人踏着夕阳下山时,方拱乾站在西北山崖上,眼泪突然涌出,悄悄地把那只突然闯来的野雉放归山野,野雉展翅低旋久久不去,人们便把今天海林县的这座山命名为“放雉崖”。

多年后的今天,当我们再次来到“放雉崖”的时候,也是一个夕阳西下的秋日。站在“放雉崖”上,我们似乎看到流放多年的方拱乾正在与友人话别,泪水不禁流了下来。

相比之下,诗友吴兆骞就没有方拱乾那么幸运了。他经好友顾贞观和纳兰性德营救获释,已是五十出头的人了,而又过了三年,他便溘然离世。顺治十八年冬,方拱乾携家小抵达沈阳,再次见到流放的大学士陈之遴夫妇和多年不见的朋友,陈之遴妻子徐湘萍为方夫人题诗一首,《送方太夫人西还》,“多行坎坷增交谊,遂判云龙断夙因。料得鱼轩回首处,沙场犹有未归人。”徐湘萍是清代的著名女词人,这首诗既叙友情,又充满了感伤,“沙场犹有未归人”,是指陈之遴,他最终客死他乡,永远也没有回到自己的故乡。

方拱乾获释并没有回到家乡桐城,而去了扬州,词人陈其年写过一首诗,《卖字歌为龙眠方坦庵先生赋》生动地记述了方拱乾晚年在扬州街头卖字的过程。“龙眠老子真豪雄,一生波浪乘长风。行年七十正矍铄,自号城南卖字翁。”把这位为黑龙江文化史做出杰出贡献的老人,写得十分可爱。也正是在扬州期间,方拱乾写出了著名的《宁古塔志》,也写下了黑龙江历史文化辉煌的篇章!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