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巢县人民革命斗争史》中刘之良辛亥革命事迹的考证

时间:2012-12-07 08:0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平贵 点击:

提示:《巢县人民革命斗争史》第一章第一节(第六页)在概述“五•四”运动和大革命时期巢县人民反帝反封建斗争以及“五•四”前后巢县地区经济、政治情况中,有以下文字叙述:……有人作《哀南巢》一文贴于大街小巷,其中有“三木频加,惨痛刘郎之血”等语。在辛亥百年纪念之际,笔者以刘之良嫡孙身份,依据父辈口传、族人和坊间传闻,以及有关资料,进行考证说明,以弥补现有史料残缺不全之处,意在缅怀辛亥志士,弘扬辛亥革命,振奋革命精神,让全球公认的世界三大革命运动之一的中国辛亥革命永放光芒!

家父刘天麟是辛亥革命志士刘之良遗孤,在上世纪50年代曾应有关部门要求,提供过我的祖父刘之良、叔祖父刘之堂辛亥革命事迹资料,1961年《巢县人民革命斗争史》(初稿,巢县县委宣传部编)印发后,给家父寄来一本,意在征求修改意见,其时家父在一年前已去世,我正在芜湖水电学校读书,暑假回家阅读后觉得有关祖父事迹写得过于简略,便与堂兄刘振华商量,堂兄嘱我写修改补充意见上呈,于是我通霄达旦写好千余字的修改意见,次日晨由堂兄陪同送交县委宣传部,宣传部领导很重视,答应修订时予以充实。后因“文革”,此事不了了之。直至1982年,我得到一本《巢县人民革命斗争史》(送审稿,巢县县委党史办公室编),觉得有关祖父事迹比前更简略,便与堂兄共同找到党史办询问,党史办答称,对“五•四”运动和大革命时期的反帝反封建斗争只能概述,不可能详细叙述,可在志书中专述祖父事迹。此后,我因在外地工作,与志史部门联系少,堂兄曾多次找志史部门谈此事,答称待今后修志予以考虑,以致搁置至今。在辛亥百年纪念之际,笔者以刘之良嫡孙身份,依据父辈口传、族人和坊间传闻,以及有关资料,进行必要的考证。

《巢县人民革命斗争史》第一章第一节(第六页),在概述“五•四”运动和大革命时期巢县人民反帝反封建斗争以及“五•四”前后巢县地区的经济、政治惰况中,有以下文字叙述:

“一九一三年,军阀县长王锡山贪污不法,任意残杀群众,一九一四年王调任时,群众数百人聚集于东门城外水码头烧纸钱、抛秽布,击之以砖头瓦块,“打倒贪官污吏”的口号,此起彼伏,并有人作《哀南巢》—文贴于大街小巷,其中有“三木频加,惨痛刘郎之血(指王锡山杀害塾师刘之良事),砍人民头颅几许,博得嘉禾(指王杀人有功,获得军阀政府的‘嘉禾奖章’)……”

上述文字简要叙述了军阀县长离任时的狼狈情状,赞扬当时群众自发的革命斗争。其背景是,晚清末期,朝廷腐败,社会动荡,我的祖父刘之良、叔祖父刘之堂因参与徐锡麟、秋瑾等人皖浙起义密谋,清朝廷严查皖浙官场反清会党人物,遂离职(其时由天长知县升泗州知州,刚接印,因徐锡麟安庆起义失败,受牵连)回家乡巢县办学堂,有学生二百余人,继续从事反清斗争。不久,清朝灭亡,袁世凯窃取政权欲复辟称帝,镇压革命党人,遂响应孙中山先生二次革命号召,开展反袁复辟斗争。1913年,军阀县长王锡山忌恨刘之良在集会上多次号召反袁反贪,指派奸细混进学生队伍,探知宅院花台埋有炸弹,王锡山带领官兵以捉拿逃犯为名入宅搜查,在“逃犯”(实为奸细)藏身的花台处挖出炸弹,以乱党罪将刘之良、刘之堂押解到省城安庆受审。其时安徽都督为“屠夫将军”倪嗣冲,系袁世凯亲信,帝制派干将,被封为公爵,邀功心切,严刑逼供,用烧红的铁链、铁鞋烙烫,兄弟俩人坚贞不屈,大声抗辩并斥问:“反对帝制,宣扬民主,何罪之有?今以乱党罪强加,怎能服人?”兄弟俩人苦熬酷刑,拒不认罪,被折磨得体无完肤,双腿膝下露骨,《哀南巢》一文中有“三术频加,惨痛刘郎之血”等语即指酷刑。其时,巢县士绅多人联名具保营救,我的祖母和刘氏族人及弟子学生多人也赴省进京求人营救,据说北京司法部文电中有“宽免”之意,但倪嗣冲力主行刑斩首。祖母在收敛换血衣时,见有“忠义传家”四字血书,遂收藏。祖父、叔祖父遇难消息传开,巢县全城爆发声势浩大的学潮运动,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商人罢市。1914年,军阀县长王锡山离任时,群众数百人聚集于东门城外水码头烧纸钱、抛秽布,击之以砖头瓦块,所谓秽布实为祖父临刑血衣,系祖母在众人护拥下扯开王的轿帘,将裹成团的血衣砸在王头上,成为轰动一时“许氏血衣击敌,替夫报仇雪恨”的新闻故事,不明真象的人谓之秽布。“打倒贪官污吏”的口号,此起彼伏,并有人作《哀南巢》一文贴遍大街小巷,有“三木频加,惨痛刘郎之血”等语。所谓《哀南巢》,实为抗议反动军阀政府残害忠良刘氏兄弟的—篇悼文,记述刘氏兄弟的生平事迹和功业,控诉王锡山及反动军阀之种种罪恶等内容,我家藏有手抄件,家父在上世纪50年代随有关物件呈交政府,其他物件后在“文革”中破四旧时被抄烧毁。本世纪初以来,我苦觅《哀南巢》十多年之久,在巢湖市宣传部,党史办、档案馆反复多次查找,皆无果。在北京一史馆、南京二史馆、安徽省档案馆、安庆市档案馆查找民国初期司法等档案资料,也无果。发现有共同的异常情况,一是1911—1927年期间各地档案均有程度不同的断档现象,二是偶见一些案例,均属偷盗类,无政治罪案。我询问因由,一位资深档案专家解释说,其原因是国民党政府退守台湾时,带走一部分,烧毁一部分,剩下一部分经“文革”劫难又损毁一些,最后剩下的东西就不多了。我少年时听邻家当教师的朋友谢有才说,他曾看过《哀南巢》,赞叹写得好,可惜谢己去世多年。目前,委托台湾朋友查找民国初期报刊,蒙台北国史馆、国父纪念馆孙逸仙博士图书馆承诺协助,相信不久,《哀南巢》定会浮现在世人面前。

“砍人民头颅几许,博得嘉禾”,指王锡山杀害革命党人有功,获得袁世凯的嘉禾奖章。嘉禾奖章分为九等,授予高中级文武官员,王锡山区区一军阀县长,为何获得?因他破获刘之良“乱党案”立功,加之系倪嗣冲手下走狗,家父说王军职为管带(相当于营长),与其上司倪嗣冲一样,恣杀贪婪成性,颇得倪信任,倪因“劝进”、“拥载”袁世凯复辟称帝并残酷镇压革命党人有功,被封为公爵,授勋二位,王杀人卖力,跟着沾光,故获嘉禾奖章,在县长级官员中是特例。

在第六页至第七页文字中还有“衣裳褴褛,来时萧条,冠盖辉煌,去时煊赫;箱笼卅四,归舟满贮黄金,妻妹一双,载道争夸红粉。”是说王锡山来巢县当县长时的穷模样,身上衣服不整,但搜刮有术,离任走时富有煊赫,箱笼有三十四件,归舟装满金钱,该王无耻乱伦,纳妹为妾。由此可见,王锡山实为衣冠禽兽也,因此离任时狼狈不堪,如后文所述:“在席卷全城的愤怒吼声中,王锡山鼠窜而逃,地方土豪恶霸为其举行的送别仪式被迫停止,大小送别官吏吓得目瞪口呆,夹着尾巴溜回家中躲藏起来。”可谓民心不可欺也,历来坏人没有好下场。听家父说,王锡山归家不久,惊恐得怪病,不治死亡。

以上所述,是笔者依据父辈口传、族人和坊间传闻以及有关资料,对《巢县人民革命斗争史》中刘之良辛亥革命事迹的考证说明,意在弥补现有史料残缺不全之处,且表达缅怀辛亥志士,弘扬辛亥革命,振奋革命精神的情愫。希望得到专家学者和大师的指导帮助,让全球公认的世界三大著名革命运动之一的中国辛亥革命永放光芒!

注:作者刘平贵,安徽巢湖人,辛亥革命后裔,辛亥后裔(陕西)联谊会副秘书长,中共党员,退休干部,曾任陕西省水文局副局长、高级工程师。



顶一下
(1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