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怀念郝中士同志

时间:2013-01-12 13:3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何兆基 点击:

我这一生结识的级别最高的领导干部是郝中士同志,最具有共产党员优秀品质的领导干部还是郝中士同志。虽然我认识他是在49年前的事,如果他还健在,已经是年逾百岁的人瑞了。但是想起与他交往的那段日子,想起在他手下工作的那一年的情形,我始终忘记不了他,永远敬佩怀念他。

那是1964年9月,我正读大学二年级,根据安徽省委的统一布署,被分到寿县迎河公社迎东大队参加“四清”运动。出乎意料的是来这个大队搞“四清”的工作队,是国务院农林办公室的十几位干部,全是司局级干部,而国务院农林办公室副主任郝中士同志(主任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谭震林同志兼任,副主任还有邓子恢等老一辈革命家,郝中士同志7年后改任农林部部长)也在这个大队蹲点,我们十几个大学生有幸一对一被分给他们每人做助手,我更加幸运地被分到郝中士同志的身边,做他的临时“文书”(他有专职秘书),主要是担任他在各种会议上的讲话记录工作,然后把讲话记录稿交给他的专职秘书整理成正式文稿,经郝中士同志亲自审阅后再通发全县,作为各工作队的指导,所以能在那一年里和他在一起工作和生活,接受他的教诲,学习了许多课堂上根本学不到的东西。

郝中士同志当时就是正部级领导干部,所以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心里难免紧张甚至害怕,因为我当时才是一个20岁的大学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领导,而且还要跟他工作和生活一年,万一出了差错怎么办。岂知我们刚见面,他的形象风度和言语表情就一下子让我把紧张害怕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记得第一次见面时,他握着我的手说:“小何同志,我和你都是为人民服务和工作,我们都是平等的。我们的纪律规定,四清工作队之间不能称职务,因此你不要喊我主任,要喊我老郝。”又说:“你还在读大学,没有工作经验,不过这没关系,只要你肯学习,积极认真地工作,一定会做出成绩的。我参加革命时也不到20岁,什么都不懂,也是一点一点学来的,所以你不必紧张,更不必害怕。”一位这么高级别的领导干部,如此平易近人,如此热情鼓励,他的一番话就像一股春风吹进我的心里,原来的紧张害怕顿时烟消云散了。

郝中士同志个子很高大,大约五十出头,穿着普通的中山装,冬天外加一件军大衣,十分魁梧,浑身充满着一股英气,让人感到既敬畏又亲近。他上世纪30年代初就参加了革命,是个资历特别深的老革命干部。晚上没事的时候,他经常给我们讲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战斗故事,许多具体的战斗细节都是书上看不到的,对我们教育特别深刻。

当时,跟随郝中士同志的有三位同志,除我之外,省公安厅派了一位姓吴的处长做他的临时便衣警卫,还有一位女同志是他的北京的专职秘书。我们都住在大队部,房子一共有三间,其中一间最大的是会议室,会议室两边各有一间房,一大一小,大的是套房,都是土墙屋,屋顶盖的是麦秸杆,条件很差。老郝、吴处长和我同住那间套房,老郝住里间,我和吴处长住外间。开始一个阶段,我们是到群众家里吃派饭,因为当时农民生活十分艰苦,所以伙食非常差,一般都是菜煮稀饭,有时还净吃山芋干,极少有干饭吃。但是郝中士同志照样和我们一起吃,从来不搞一点点特殊化。到了第二年开春青黄不接时,农民家家都缺粮,于是经上级批准,工作队另外单独起伙,郝中士同志就让我管理伙食,并指示不能吃肉、鱼、蛋等荤菜,只能吃素菜。开始他规定每人每月伙食标准是15元,我就对他说我们师范大学学生每月伙食费只发13元,于是他马上决定大学生每人每月12元,说留1元让大学生零用,他们的同志还是15元。他这种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很让我们感动。

郝中士同志不仅和我们一起参加生产队的劳动,而且连自己开伙的杂活他也要干。当时除买菜、记账是我一人承担外,洗菜、炒菜、烧饭、挑水等,都是两人一组轮流值班。因为郝中士同志是工作队的最高领导,而且年龄最大,就没有把他列入值班人员当中。但是他坚持要参加,大家只好让他参加到吴处长和我这一组。为此工作队的丁队长(曾任北大荒农场党委书记,正厅级干部)还特地找吴处长和我谈话,要求我们务必照顾好郝中士同志,尤其要保证他的安全,不能出任何问题。我们感到责任重大,但是又不能硬性禁止他干活,只好什么活都先抢着干完,让他有空想来干时,已经没有活干了。尤其是到井里挑水,因为水井比较远,井口又没有井围,更是趁他批阅文件时赶快挑满,让他想到要挑水时,两口大水缸已经满满了。多次下来,他有些“不满”了,就专门等着我们挑水时一道去。我们拗不过他,只好又叫上他的专职女秘书,三个人一同去照应,以防万一。到了井边,我们三人坚决不让他从井里提水,只是把水装满后拎到离井3米远处才让他挑,那位女秘书也乘机拍下了几张照片。


顶一下
(2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