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大汉头颅”张良

时间:2013-02-03 18:24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梁爽 点击:

《楚汉传奇》剧中故事跌宕起伏、波澜壮阔,时而令人动容,时而令人感叹。其中一人虽然面目清秀,却是辅佐刘邦的核心人物,其超强的智慧、超能的运筹让人仰目。他,就是咱们安徽老乡,曾被誉为“一代谋圣”、“大汉头颅”的张良。

博浪沙“子房一锥,宇宙生色”

位于皖北亳州的城父,是张良人生的起点。张家世为韩国贵族,张良的童年和少年衣食无忧。二十岁时,张良出落得英俊可人、才气逼人,然而命运中设计的人生考验环节也开始一步步逼近。强大的秦国瞬间就将韩国侵吞,韩国民众要么在战火中消失,要么成为新国家的囚民。作为贵族人家,张良更是首当其冲,命运随着时局的变革开始重新书写。

韩国的崩溃在张良的心中投下了浓厚的阴影,复仇的欲火在张良的心中愈烧愈旺,他的精心筹划正在一步步施行,这一举,即便不能成功,也要惊世骇俗!“燕丹善养士,志在报强嬴。召集百夫良,岁暮得荆卿。”

家中剩下的三百多位仆人,张良已经没有心思去管理和照应了,他当前急需的是人才,是能帮助他尽早实现复仇计划的勇敢刺客。他满脑子的家国仇恨,一定要找到泄洪口,进行倾倒。张良的执著信念终于打动了上苍,在异地他乡,一个大力士如同天兵神降,出现在他的面前。张良喜不自禁,倾尽家资为这位大力士铸造了一个足有一百二十斤重的大铁锥作为利器。每日不懈操练,苦等复仇良机。

张良得到一个可靠情报,不可一世的秦始皇将率众视察“博浪沙”这个地方。张良与这位大力士星夜兼程,赶至此地,寻找并隐匿在一个有利地形,伺机而动。

浩浩荡荡的皇家车队伴着飞天的尘烟越走越近,张良的心跳也和着车轮的轰鸣在加速晃动。目标在一点点靠近,身在制高点的张良正在瞄准一个最佳角度,寻求最高的命中率。投!大力士遵从张良发出的口令,攒足了劲,将手中巨型的铁锥投向行进车队中的那辆象征皇威、赫显王气的车辇。

铁锥带着风声追向车队,这种重量、这种距离,没有足够的体力是难以击中目标的,甚至是难以靠近目标的。由于忽略了计算车辆行进的速度,这一锥非常遗憾地“误中副车”,完备的复仇计划由于执行上的偏差只好宣告流产。“天上来物”使皇家车队骤然紧张,迅即警备,有惊无险的秦始皇大为震怒,“大索天下,求贼甚急”。而此时的张良如有神助,趁着现场的慌乱,拽着大力士从容逃离。明人陈仁锡每每忆起此段,即拍案叫绝:“子房一锥,宇宙生色!”

喜得兵书成为“汉初三杰”

“勇刺秦皇”使张良名声大震,此后,民间对秦始皇的反对声浪慢慢泛起,张良就是敢吃螃蟹的第一人。此时的张良还只能称得上一介勇夫,其智者的一面尚未浮现出来。

复仇的冲动换来了为期十年的隐姓埋名,张良从河南一路狂奔到了江苏,一个名为“下邳”的地方收留了这位已经更名的张良。十年,代表一种漫长,喻示一种耐心。对于失败者,它可能会消沉迷失,直至堕落庸俗;对于成功者,它可能会潜心修性,直至得道升天。张良自然属于后者,因为他多彩的人生才刚刚上演。

一日,张良沿着沂水河畔踱步,他无时不在梳理着心绪,驱赶着惆怅。目前的情状一要沉住气,遇事多理性、少鲁莽;二要能受气,可以消化一切不利因素;三要不泄气,对前景始终抱有憧憬,张良拥有着自己的励志术。

不经意间,张良来到圯桥。对面来一老者,当二人面对面时,这位老者突然间褪去鞋子扔进河里,并冲着张良高喊:“孺子,下取履!”张良怒火中烧,这不是明显地作践人吗?我张良尽管重案在身,也不能这般受你欺辱呀!但转念之间,气量的宽宏使张良迅速平静了下来。这位老夫必有原因,或心情不好,或精神受伤,就原谅他吧。张良下河将老人的鞋子拾了上来,并毕恭毕敬地呈上。老者似乎并不领情,脚一抬,示意穿上!张良耐心地弯下腰来,侍奉老人穿上鞋子。随之,老者呵呵一笑,扬长而去。望着老者远走的背影,张良凭靠自己的直觉,认为此非凡人。没想到,老者又翩然而回,对张良说:“孺子可教!五日后一早,我们在此相会。”张良惊喜交加,躬身相送。

几天之后,老者掏出一篇竹简授予张良:“熟读这部书,便可以为王者之师。十年之后你当出世,辅佐帝王。十三年之后,你将在济北见到我,谷城山下的那块黄石就是我。”说罢随风飘逝。

晨光初现,张良看到竹简上刻着遒劲有力的书名:“太公兵法”。全书约1336言。

“良因异之,常习诵读之”。一部军事奇书,使睿智的张良寻找到了思想的载体,也为日后张良辅佐刘邦插上了翅膀。之后的张良在战场上成为一位出色的幕后指战员,一战一战出奇制胜,一仗一仗画龙点睛,为大汉基业的创建立下汗马之功,一度被誉为“大汉头颅”,与萧何、韩信并称“汉初三杰”。

功成身退仍断皇帝家务事

本来坚不可摧的大秦帝国轰然崩塌,大汉王朝这颗政坛新星灿然升空,耀眼无比。刘邦成功了,他神气地坐在皇位上,向有恩于己的挚友亲朋派送官爵。“家世相韩,及韩灭,不爱万金之资,为韩报仇强秦,天下振动。今以三寸舌为帝者师,封万户,位列侯,此布衣之极,于良足矣。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子游耳。”张良的一番谦词使刘邦琢磨不透。但刘邦的诚心劝慰最后只能一声叹息,他满怀深情地目送张良孤单地怀揣“留侯”的封号向骊山西麓的密林中走去。

“功遂,身退,天之道。”张良用行动践行了同乡老子的这句道家经典。其实,他心里更明白,风雨同舟的人往往天一晴就会各奔东西。自此,张良依山而卧,闭门谢客,不谙政事,专习道家导引之术,不食人间烟火,云游山水之间。

张良一心想让朝中文武、皇宫内外将自己忘得一干二净,但他忽略了一条,自己的影响力已经渗透到汉朝臣民的意识之中。这不,吕后当遇见棘手的事时,首先想到的就是张良。听到吕后的兄长建成侯吕释之前来造访,张良不敢不见,对于世俗早已淡然的他,谈起政治来实感索然无味。

“您乃皇上的亲信谋臣,皇上意欲更换太子,您岂能高枕而卧?”吕释之一上来就是质问的口气。“此乃家事。清官难断家务事啊!”张良一语打发。吕释之见硬招不行,开始软磨硬泡,刘邦的内宫风云变幻,戚夫人凭据姿色和智慧赢取欢心,日渐受宠。直至使刘邦动了心思,打算废掉太子刘盈(吕雉的儿子),改立戚夫人的儿子。朝内大臣们进言无效,吕后急请张良出山力谏。

张良看到国舅那种恳求的姿态,只好做个顺水人情。“此种情状,仅靠我的三寸不烂之舌恐难奏效。我有一策:有这样四个人,是皇上一直想要罗致而又未能如愿的。这四个高人年事已高,听闻皇上一向蔑视士人,因此逃匿山中,不作汉臣。然而皇上非常敬重他们。如请太子写一封言辞谦恭的书信,多带珠宝玉帛,配备舒适的车辆,派上能言善辩之人去诚邀,他们应该出山。然后以贵宾之礼相待,让其常随太子上朝,使皇上面见,会对太子大有裨益。”

吕氏兄妹和太子按照张良开出的妙方如是照办。此后,只要有太子出现,必会有四位八十开外、胡须雪白、衣冠抢眼的老者紧随身边。刘邦看着被后人誉为“商山四皓”的老者的身影,感叹:“朕本意更换太子,可现今有他们四人辅佐,看来太子羽翼已丰,难以动他了。”公元前195年4月,汉高祖刘邦撒手人寰,汉惠帝刘盈匆忙即位,这是张良政治策划的又一杰作。

刘盈即位后,为表感恩,操控政权的吕后设下豪华御宴,隆重而热烈地答谢张良。席间,吕后多次表露请张良出山,扶刘盈一把,助大汉一臂。张良未敢当面谢绝,婉言思虑。看到张良始终不进食,吕后劝曰:“人生一世间,如白驹过隙,何至自苦如此乎!”并用皇威的阵势迫使张良饮美酒、食山珍。张良实难推辞,如坐针毡。

张良深知吕后的为人,他不愿跌入是非圈。于是,他立马打点行囊,追随老师赤松子的仙迹,云游山水,归隐林泉,悠哉天下。“故子房托于神仙,遗弃人间,等功名于外物,置荣利而不顾,所谓‘明哲保身’者,子房有焉。”

历史学家无法考证他的游踪,更确认不了其仙逝年月和魂安何处,这段历史的空白只有张良自己记录着,留待后人揣测、破解和填补。

“义士、谋士、隐士雅号集一尊,功高震主,事就退身,论文韬武略,岂止同萧韩列位?伟人、哲人、仙人芳册传千古,业赫封侯,名成迹藏,授国策兵机,足堪与刘项齐名!”位于下邳(现称古邳)圯桥东的留侯庙中这幅长联,对“多思”与“善忍”的张良的人生作了高度凝练。可能是地缘的因素,张良传递了很多老子的意念,“曲则全”,使张良谋定而后动、功成而身退,此种生存方式和处世哲学古往今来仿效犹酣。

“后八年卒。”司马迁在《史记·留侯列传》中描述张良逝世仅用了这寥寥四字,正合张良离开世界时的利落与孑然。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