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不识时务者”范增

时间:2013-02-03 18:26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徐子健 点击:

楚汉争霸中,除了刘邦、项羽两个领军人物是我们关注的焦点,他们幕后的智囊团也是一群个性鲜明的人。比如民间流传的俗谚“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说的就是刘邦的第一高参张良。有“大汉头颅”之称的张良辅佐,刘邦如虎添翼。而项羽阵中,同样有一位智谋深远之人,他就是范增。范增之于楚军,称得上画龙点睛之人。

不甘寂寞的老人

有人说,范增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人,因为他在巢湖岸边的小村子里一待就是七十年。但他显然又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因为作为七十高龄的老人,他居然还会有造反的冲动。当听到项梁起兵反秦的消息时,这个“素居家,好奇计”的老头子一下来了精神,简单打点行李后就直奔项军大营,开始了他激情四溢到近乎疯狂的黄昏岁月。

其实,在《史记》中,关于范增出谋划策的描述并不多:先是力劝项梁立楚怀王后裔为王;其次是入关中后劝项羽趁机消灭刘邦势力,并引发了众人皆知的“鸿门宴”;最后是刘邦被困荥阳向项羽请和时,范增主张继续进攻,消灭对方。三次建言献策,只有鸿门宴一次未被采纳,作为谋士,将近七成的成功率还算不错。但就是那没有被采纳的一次,真正左右了楚汉的大势。很多人也因此做出了“范增徒有虚名”的判断。

对于“范增,智不过如此”这点,安徽大学历史系博士王开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单论智,范增绝不输任何人。”范增一出场就是劝项梁吸取陈胜吴广失败的教训,打消自立为王的念头,立楚王后裔为楚怀王,以此号召天下。这一招似乎有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气度和胆识。项梁被他精辟的分析打动了,便拜他为军师。在项梁打出的大片江山中,范增居功至伟。项梁死后,项羽继续重用范增,也正是在范增的帮助下,项羽一路打进咸阳,把先一步入关的刘邦给压了下去,成了名震天下的西楚霸王。“正是因为他在楚军中举足轻重的地位,才被向来高傲的项羽敬称为‘亚父’。”王开队说,没有几个人能得到如此高的评价,单是“亚父”这个称号就可以说范增是个了不起的谋略家。

王开队说,从鸿门宴前范增极力主张不能错失良机尽快打击刘邦开始,到“汉三年,项王数侵夺汉甬道,汉王食乏,恐,请和,割荥阳以西为汉王。项王欲听之。历阳侯范增曰:汉易与耳。今释弗取,后必悔之。项王乃与范增急围荥阳,汉王患之”,都能够清晰地看到,范增对于刘邦野心的判断非常准确。“但范增最大的失误在于他没有看透项羽。”王开队说,项羽的妇人之仁让鸿门宴成了一次有惊无险的朋友聚会,项羽的生性多疑又让陈平的反间计得以实施,把范增赶走。

“史书上说被项羽赶出来的范增,在告老还乡的途中病死,其实不然。”王开队对于范增最后死在回彭城的半道上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当时,楚汉两军在河南荥阳对峙,按理说,范增告老还乡应该回老家居巢(今巢湖)才对,但他却是往项羽的封地、楚国都城彭城(今徐州)而去。如果真是对项羽失去信心、解甲归田,范增应该是直接回家才对,为什么去彭城呢?他此举最大的可能就是帮项羽保护老巢,守卫大后方。”

两大谋士谁厉害

说到项羽的亚父范增,自然少不了另外一个人,刘邦阵中范增的对头,张良。

张良是刘邦的主要谋士,他多谋善断,精通韬略,临变不惊,处事有方。是他为刘邦定下了“韬晦之计”,以“不敢倍德”、无意于称王蒙蔽项伯,欺骗楚王,终于化险为夷;是他为刘邦作了精心的部署,周密的准备,从而赢得了楚汉争霸最终的胜利。“两人对比,我们可以说,范增的政治观察力和才智谋略绝不逊于张良,但他却又和张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类型。”王开队说,由于性格的不同,二人的命运也截然相反:范增深谋远虑,凡事都事先做好应对之策,却识人不清,犯了严重的错误,终招致失败的结局。

范增开始跟随项羽的叔父项梁,为其出谋划策。项梁死后,范增便跟从项羽征战天下,在随项羽征战的过程中,范增应该能了解到项羽性格中的弱点,但从鸿门宴上项羽临时改变计划到范增“数目项王,所举佩玉珏,以示之者三”可见,范增对项羽并不十分清楚,也可以说是范增对自己太过自信。范增料事如神,把一切设计好,但没料到这样的结果。鸿门宴计划失败后,范增责怪项羽的同时,也让项羽慢慢渐渐失去对自己的信任,某种程度上倒是成全了陈平的离间计。

反观张良,当初鲁莽刺杀秦始皇的他在得到《太公兵法》后出山辅佐刘邦后,一改过去的鲁莽,变得谨慎小心,在给刘邦出谋划策时,总与刘邦商量,不妄作决定。他认为刘邦称王不是时候,很不策略,但并不明确否定,只是问了一句:“谁为大王为此计者?”他认为不可以武力与项羽相斗,也只是委婉探询:“料大王士卒足以当项王乎?”刘邦远不如项羽那样自信、自负,张良却仍然处处留心,始终把自己放在谋臣的位置上,这是赢得刘邦信任的关键。就在帮助刘邦取得天下之后,张良也借口自己体弱多病,逐渐从官场中脱身,急流勇退。如此大智慧的人,张良也被刘邦赞赏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封为留侯。

平心而论,范增、张良二人都算得上辅世奇才,二人的对比,有点彼时“瑜亮”的感觉,范增走的是周瑜的路子,而张良则像诸葛亮。不过,放回到楚汉争霸的特定历史时期,不得善终的范增似乎没能领会古话“良禽择木而栖”的意思,这一点上,范增倒又有一丝孔明的苦楚和无奈。但看一个人,对手的评价往往比较客观,刘邦总结项羽失败的教训说:“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为我擒也。”

苏东坡在他的《范增论》里也说道:“增,高帝之所畏也。增不去,项羽不亡。呜呼!增亦人杰也哉!”也算是后人对范增的一种肯定吧。

不过,时间面前,没有胜利者,背疽发作而死的范增和留侯张良都只是历史的一个背影。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