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柯庆施女儿柯六六的童年

时间:2013-02-06 19:36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收集整理 点击:

在南京度过的童年确实丰富又多彩。

两岁学会唱的歌曲是:“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嘿啦啦啦、嘿啦啦啦,天空出彩霞,地上开红花,中朝人民力量大,打垮了美国兵呀……”三岁时学会说的儿歌是:“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不吃人,专吃杜鲁门。杜鲁门一生气,喝了三瓶敌敌涕……”

从小听警卫员叔叔讲故事。说的是有一个女特务,伪装成保姆潜入领导的家中偷取文件。从小受到的纪律教育就是:保密!不许回答陌生人的问话和说出爸爸的姓名,不许吹牛说我爸爸是首长,见到中央首长不准告诉别人,等等。有一次爸爸晚上回来,听警卫员说有人在汽车后面打黑枪。当夜我就警惕地告诉保姆,楼梯口有脚步声!南京解放初期,社会情况十分复杂。警卫员聂凤聚和曾毅然的身上从不离手枪,当敌人在作垂死挣扎时,他们当然不能放下手中的枪。有一张与警卫员叔叔的合影,他一手抱着我,另一只手还扶在腰间的手枪上。

1953年2月的一天夜里,我一觉醒来发现正身处开动着的汽车里!爸爸抱着我,妈妈抱着五四。发生什么紧急的事了?打仗了,还是地震了?

我经历过南京的地震。一天正在午睡,突然屋顶吊灯摇摇晃晃,玻璃橱也哗哗作响,爸爸进屋来对妈妈说,这是地震。南京城从古至今经历多次地震,依然城是城、墙是墙,古老而永久。

那天既没有打仗也没有地震,而是搬家。后来才知道连夜腾出在西康路33号的房子,是为了让给前来南京视察工作的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居住。

1953年2月23日,毛主席参观中山陵。汽车驶出中山门,沿着一条由高大的法国梧桐树枝叶,搭接而成的林荫大道直通中山陵。背靠紫金山脉的中山陵宏伟肃穆,宽阔广场两侧的雪松高大威严、四季长青。相片中,毛主席走在阳光照耀下的中山陵广场,正向路两旁鼓掌的游人们招手致意。随行毛主席左右的有身穿军装的陈毅,有身穿一套藏青色中山装的爸爸。我能认出的有杨尚昆、罗瑞卿、曾希圣等几位叔叔。

爸爸不分昼夜地忙于工作,在家里的时间太少,连星期天也要出去工作。只有两次,他工作时把我带在身边。

1952年初夏的一个星期天上午,爸爸说要带我出门,我高兴极了。妈妈精心地打扮着三岁的女儿,把我的两条小辫子梳的整整齐齐,还系上一对银粉色的蝴蝶结,给我穿上新做的麻纱花布小连衣裙。这块布料,是邱姑妈约请妈妈、还带着我,一起去南京新街口一家新开张的花纱布公司选购的。我从此之后知道外国的华沙这地方出产花布。不认识字的人,经常犯同音字混淆的原则性错误。我还穿上一双妈妈亲手为我用白色棉线钩织出来的小凉鞋。

爸爸拉着我的手,带我来到一幢办公楼前,在那里等候着几十名戴着红领巾,穿着白上衣蓝裤子的少先队队员。他们一见到爸爸,马上亲热地围拢过来。原来,爸爸今天要接见南京郊区的少先队员代表。我立刻自觉地去与警卫员叔叔站到了一旁。

爸爸与欢乐的少先队员们在草坪上席地而坐,高兴地和孩子们谈着话。孩子们无拘无束地说着笑着,向柯市长倾诉他们关心的事情。少先队员们举着队旗,在大楼台阶站成几排,兴高采烈地与柯市长合影。

不知是谁建议把我也叫过去一起照相。尽管爸爸也微笑地向我招手,但我执意不去。我知道爸爸是在工作,小孩子不能随便打扰。这是我们家的家教。当爸爸晚上在家里办公或与客人谈话时,我们四个孩子都会自觉地保持安静状态。以至有些中央来的客人,奇怪地问爸爸妈妈:“你们的孩子们不在家吗?”只有当客人们提出要看看孩子时,我们四姐弟才会出现。

爸爸的接见工作结束了。记者拿着照相机要给我和爸爸也照张相。我腼腆地紧紧握着爸爸的手。我习惯握住他的食指。爸爸微笑着带我走到一棵宽大的雪松前,亲切地蹲在我的身边,拉近父女俩身材的差距。我仍然不肯放开他的手指,有“风度”地接受了柯市长的“单独接见”。

也许是因为我比较遵守纪律,爸爸又一次让我“参加”了他的工作。

一天晚饭前,警卫员忽然赶回家来对妈妈说:“首长让我回来接小六六去参加招待会。”那天晚上,爸爸在南京交际处的灯光草坪上,招待苏联专家和他们的夫人及孩子。

那是一个初秋的晚上,妈妈说不能再给我穿那条“华沙布”裙子了,天儿有点儿凉了。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出一套整齐些的秋装来,因为我的衣服基本上是保姆用大人的旧衣服改制的。我唯一的一套“礼服”,是中国驻苏联使馆公使衔参赞曾涌泉的夫人徐沛如阿姨送的一套玫瑰红灯心绒面料衣裤。妈妈拿出来给我穿,上衣已经短了,还能穿。但长裤竟然是开裆的!

我无论如何也不肯穿一条开裆裤去“参加”外事活动!时间紧迫,妈妈利索地拿出针线缝合裤子的“开裆”。

交际处的草坪上摆放着一张张铺着白桌布的长餐桌,苏联客人们正在与爸爸愉快地交谈,来宾的孩子们在草坪上开心地追呀跑呀。我那时没怎么见到过外国人,那些黄头发蓝眼睛的苏联孩子,长得真像商店橱窗里的洋娃娃,看得我眼花缭乱;女孩子们穿着带花边的漂亮布拉基(俄语连衣裙的音译),看得我好生羡慕。

当外宾们在餐桌就座后,爸爸让我坐在他的身边。我趁服务员上菜的机会,悄悄告诉爸爸关于开裆裤的机密。他一听就乐了,非让我起立并转过身去让他检查。他很满意,认为妈妈为我打扮得体。那天晚上,我又紧张又开心。紧张的是,第一次看见有这么多外国人的大场面;开心的是,第一次品尝到炸猪排这道美味。

后来,一位在场的负责外事接待工作的叔叔表扬我说:“小六六像个小大人儿,表现不错!”1954年8月,南京的秋老虎气势汹汹。但是,我们家的人谁也没空搭理这只老虎,爸爸依然在忙工作,妈妈在忙着整理东西,孩子们围在她身边无事忙。我们的家要从南京搬走了。

8月底的一天下午,爸爸在南京的工作告一段落,第一次有时间带领全家出游,来到紫金山,拍了几张照片。全家合影中,爸爸身穿白色短袖上衣,手中拿一把油纸团扇;妈妈身穿朴素的竹布色短袖衫,怀抱穿着用手帕做成的肚兜、正在准备啼哭的一岁小弟;我和五四穿着小花裙子站在爸爸妈妈的身前。我和妹妹足登保姆做的布鞋,还用一块半圆形的布头包在鞋头上起到加固的作用。包括爸爸,我们全家人都没穿过商店里买的布鞋,从小就看见家里人用碎布铺陈打布夹纳鞋底。爸爸说:自家做的鞋,好穿。



顶一下
(7)
63.6%
踩一下
(4)
36.4%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