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田氏的豪门生活

时间:2013-03-02 13:28来源:亳州晚报 作者:魏风 点击:

庄子经老子点化后,荣登仙界,成了大罗金仙,号南华真人。

这一天,庄子周游三山五岳,驾云路过濮水边,见一妇人身穿破衣,披麻戴孝,模样却俊俏可人。再仔细一看,不是别人,恰是老婆田氏在哭丧呢。原来庄子成仙后,灵魂出窍,就剩下一副臭皮囊。田氏以为他死了,请人把他埋葬了。庄子想,田氏跟了我这么多年,好日子没过一天,贤惠是没说的,我不能光顾得自己快乐,也要把她度为神仙。

庄子摇身变成英俊的公子,手拿折扇,款款走到田氏身边,上前一揖,“小生子元这厢有礼了。敢问大姐,因何哭得这么伤心?”田氏说:“大兄弟,俺相公死了,刚埋过三天,俺来给他烧纸呢。”庄子说:“哦,大姐,看你这般悲伤,真是个重情义的人呐。”田氏忍不住笑出声来,“大兄弟,你错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这死鬼在世的时候,不生不产,成天和几个酸儒吟风诵月,谈论天下大事,不单不养活我,还得我来养活他!现在他死了,这倒好了,我也解脱了,可以再找个好人家了。”

庄子听得脸一红一白,“既然如此,你改嫁就是了,何必要哭丧呢?”田氏又笑了,“咱们这儿的规矩,相公死了,妇人要等到他坟土干了,长出新草才能改嫁!”庄子脸一绿一蓝,差点晕过去。

田氏道,““大兄弟,你的折扇借俺用一下。”“干吗?你哭热啦?”“哪里!我想扇扇这坟土,让它干快点。”庄子的脸一紫一黑,像是风干了的猪肝。庄子忽然有点于心不忍,心想,我们夫妻这么多年,也没有帮她做啥事儿,让俺帮她一把吧!庄子轻念咒语,新埋的坟土一会儿干了,坟头四周长满嫩绿的草芽,开出五彩的小花来。田氏放下扇子,不禁笑道:“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么快就长出嫩草来,还开了花呢!”

庄子有心戏她:“大姐,你一身孝服,美艳动人。如今丈夫死了,我刚丧妻不久,咱俩刚好是一对,何不结为连理呢?”

田氏可开心了,子元又年轻又帅气,家中有钱有势,比那个庄周强八帽头子。唯一遗憾的是,子元没有弄个官做做。子元说这好办,他到徐国游说,不久当了徐国的丞相。从此,子元家整天车水马龙,整天乱哄哄的。田氏整天锦衣玉食,丫鬟仆妇侍候着,清客奉承话在耳边说着,心里好不快活。偶尔想起死去的庄子,一肚子学问竟然穷死饿死,实在觉得可笑之极。遇到子元,真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啊!

一天,田氏在后花园观鱼戏水,忽见子元匆匆赶来,拉着田氏就走。原来是子元贪污巨款,大王下令满门抄斩。田氏一下子瘫坐在地,哭喊道:“我好命苦啊,本想找个当大官的人做相公,享受荣华富贵的,不想却是灾祸啊!早知如此,还不如守着庄周的坟,安心地打草鞋呢!”子元,“你后悔了?”田氏,“我后悔得很啊。”子元,“还想回到从前过穷日子?”田氏,“富贵招灾,我好想回到从前啊!”子元说,“那好,只要你心诚,一切都会实现!”

子元拉起田氏,走到鱼池旁边,“咱们一起回去吧!”然后跳进了养鱼池。

田氏感到心口憋闷,连吞了几口水,忽觉到眼前阳光灿烂,哪里有啥水啊——还是原来那座破茅屋,庄子呢,袒胸露乳靠在门旁边,正逮破衣服上的虱子。她呢,正在编织草鞋,口水都流出来了,原来刚才做了一个梦。

从此田氏大彻大悟。一天,有人见庄子拉着田氏,“走了走了,了啦了啦”,嘴里不知叨鼓着啥,沿了濮水堤坝,一路奔跑,越跑越快,腾云驾雾,白日升天而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