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一位百岁老人的传奇

时间:2013-07-16 15:50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戴煌 点击:

他是位百岁老人,生于1906年,去世于2006年;他参加过东征北伐、广州起义;他作为中共地下党在隐蔽战线做过许多艰苦卓绝的策反工作;他还是安徽省政府最后一位任命制参事……他就是汤石僧——一位传奇的百岁老人。其传略被收入了《黄埔军校将帅录》第六期,“汤石僧,黄埔军校第六期步科毕业,安徽无为人。南京步兵学校第三期兵役科毕业。参加过北伐战争,历任国民革命军排、连长。抗日战争爆发后,任陆军暂编第三军营长、上校团长,安徽省军区司令部少将高参。”

革命的大摇篮——从赣江到珠江

让我们把采访的镜头拉回上世纪的二十年代——1926年,大革命怒潮从珠江流域席卷到长江岸边——北伐军占领武汉。建立革命秩序后,遂在武昌两湖书院筹建了一个新型的教育机构——这就是举世闻名的国共两党合办的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即黄埔军校)武汉分校。

那时可不像现在高考一样,只要分数达线就行,得由组织安排考察,层层筛选。汤石僧先生就是这样过关斩将,于1927年进入两湖书院的军校学习。这个学校分步、炮、工、政四科,共计1000多人。学校以大队、中队为单位授以必要的政治和军事教育。3个月的入伍生训练,是极其严格的,不管是霜痕遍地,雨雪纷飞,还是溽暑熏蒸,骄阳似火,学生们都在操场、野外坚持训练。训练期满后,新生转为正式学生。据老人生前回忆;这段时间的历练,为他日后的戎马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当时军校的教育长为张治中,队长为杨树淞,蒋介石兼校长(时任北伐军统帅,曾为检阅学生军去过一次)。但真正在革命青年中威望高、具有强烈影响的是忠实执行孙中山三大政策与共产党密切合作的国民党左派,如代校长邓演达等。政治总教官恽代英和邓演达,经常为同学们讲话或上政治课,他们的讲话是很富有感召力的。特别是恽老师感人最深,他态度和蔼,平易近人,说话声音低沉,幽默、诙谐,每每引起哄堂大笑。邓先生的态度严肃,有点令人望而生畏,说话情绪激昂,始终一贯。陈独秀、苏兆征以及国际友人鲍罗廷、加伦将军等也不时出现在这个学校举行的重要纪念日和集会上,都给当时的汤石僧先生留下难忘的印象。

学校与当时暴风雨般一个接着一个的群众运动紧密联系着,师生们既是宣传员、战斗员,也是组织员。

汤老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1927年1月3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武汉各界为庆祝国民革命政府北迁(由广州迁武汉)和北伐胜利,举行庆祝大会。学校组织了宣传队,学生们三五成群扛着红旗穿梭于街头巷尾,深入群众进行宣传。自己当时就在汉口的弋江码头上江汉关前面(靠近租界)为挤满了的热情的听众演讲。

帝国主义者和国内所有反动派都将国共合作和北伐战争视为“反常”,武汉当时就处于这种“反常”的核心。在国共两党合作的形势下成立的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就是革命的摇篮。从它诞生起就浸润在紧张、热烈,政治空气浓厚的氛围里。“革命的左边来,不革命的滚出去!”“反共产党,就是反革命!”等等鲜明而生动的标语,贴满了学校墙壁。汤石僧立即觉察到国共合作已经有了裂痕。

果然,“四·一二”政变后,出现了南京中央政府与武汉中央政府相对峙的局面。学校内部也起了剧烈的分化。以革命面貌出现的投机分子不少已暴露了原形,偷偷地逃往南京;拥护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和在共产党的领导及影响下的进步人士则站在革命的一边。学校对学生采取来者自来,去者自去的态度。这样一来,反而纯洁了革命队伍,加强了学校里的革命力量。从白色恐怖里逃到武汉的革命青年,经过甄别测验,编入学校的战斗行列,从而使实力大振,相当于一个师的武装。这批学生虽然都是没有上过战场的新兵,但已具备了战场知识,掌握了战斗技术,特别是懂得为谁而战,所以斗志昂扬,精力旺盛。恽代英、施存统分别作动员讲话,更激起同仇敌忾的战斗气氛。当时同志们佩挂的红、蓝、白三色识别带飘扬在胸前,有的跑到照相馆摄影留作纪念,有的写信给亲友,甚至有的写遗书以示马革裹尸的决心!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