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冠亚先生的老屋

时间:2013-07-16 16:02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葳蕤 点击:

清早,手机刚打开,小凤的电话进来了,她告诉我王冠亚老爷子十几分钟前走了,走得很安详,让我放心。

思绪瞬间飞到老爷子住了一辈子的家。我为难了,9点我要飞欧洲,无法因老爷子的事而改变,临了,仍然是老爷子包容他的学生,惭愧!

严凤英大师去世那年,他们家里弄得一团糟,他的两个儿子无人照应,持家的母亲也走了,让他一个不懂柴米油盐的人怎么应付?他更是傻了!完全失去人生方向,没有人倾诉,也没有人听他倾诉。当他静静地对我娓娓道来时,好像说的是别人家的故事。我在他的脸上找不到一点波纹,哪怕一丝丝瞬间的抖动也看不到。

癌症迫使他不得不住院。他一直对我叨叨,不愿意住在安医。为此我去了两趟省立医院,无奈省立医院老区改造,新区离家远不方便,最终还是拧不过命住进安医。听小凤说,老爷子要求在他走时不鸣放哀乐,放黄梅戏电影《孟姜女》选段。这是他的性格!他的一生做事总是不紧不急的,有谁见过他低眉弯腰侍权贵,教他不得开心颜。噢,有那么一次。

安医是他内心最痛之地。1968年4月8日这一天,一代宗师严凤英,王冠亚的爱人在这个地方含恨离世。亲人躺在冰凉的水泥地面无人问津,哭求盼来了白衣天使,又不会治疗,他低眉弯腰上下求索,换来的却是香消魂断离恨天。

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现场批斗会不能不开,红卫兵们还要企图把他的爱人开膛破肚,找什么密电码……有人笑他不敢抗争,胆子太小,他在给一位挚友的信中写道:“什么胆大胆小?要用大脑思考,不是用胆子思考,那不是决策的依据。”

老爷子进了安医,这里的每一个场景都会唤起他刻骨铭心的记忆,摧残和折磨着他的神经,他的心何以平伏!他情绪低落,不思茶饭。小凤急得天天给我电话,我一筹莫展,恨自己能力有限回天乏术。还是小凤找到一位心地善良的老乡帮忙,老爷子终于住进条件较好的病房。看着女儿的种种努力,他心软了,开始配合治疗,情况好转,话也多起来。每当我去探视,他总会说:“一定好好活!以谢谢大家的关心。”

一次聊天我问他为什么不再找一个,他静静地凝视着我,说:“沈默君老先生给他介绍了一位,人长得高挑也好看,他看着喜欢,就去了她家。谈得很投机,不知不觉水喝多了要入厕,女士很热情地把他引到卫生间,一关门,吓半死,尿也没撒,赶紧出来称家中有急事,脚底抹油,溜了。”我问:“为什么?”他也不说话,就这样,就是这样静静地坐着看着我。许久……说:“她家门背后一排头套。”我还没回过神,他凑近我小声说:“她是秃子。”说完嘿嘿地笑起来,口中哼起了黄梅调。老爷子心里住着的人一直住着,也就没有空房子再住进人来。

王冠亚老人堪称艺术大师,代表作《王金凤》、《严凤英》、《小辞店》和《孟姜女》,所获奖项摆满书架,他还鼓励自己抓紧把《地藏王》拍成电视连续剧,还要重拍电影《严凤英》,还要把自传早些出版……

黄梅戏、严凤英是王冠亚的最爱,他一生帮助很多人成就事业,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将严凤英的日记无偿交给吴琼作为创作的第一手资料,资料中许多有关他的个人隐私,他不担心别人怎么演绎他,他就是他,识略非常人可比。

2012年11月的一天,我又来到老爷子既熟悉又零乱的家,老爷子得知我此行是请他写个“寿”字,高兴坏了,一定要小凤磨墨铺纸,拼尽气力,一个漂亮的“寿”字写出来了,“你们看,谁说我身体不行写不出来?这不是写出来了吗?”我们都快活地笑起来。这“寿”字成了他最后一幅书法作品。

天,渐渐黑透了,我舍不得走。屋子里所有的摆设保留着四十五年前的样子,我看见屋角处新影厂导演沙丹低头看剧本;边上的椅子坐着王永宏跟着吟唱;旁边站着韩军和周莉说着悄悄话;卧室里严凤英那醉人的笑靥对镜走身段……那天后,老爷子再也走不动了。

老爷子在2013年的4月16日以后真的沉默了。

他们夫妻逃不过宿命,在同一个医院,在那么近的日子,在同一个终点陨落。这真是纵然梦里能相会,怎禁得:空中降下无情剑,斩断阴阳各一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