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他是“大包干”破冰第一人

时间:2013-10-31 08:24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钟成玉 点击:

历史是人民创造的,同时也不能忽视和遗忘关键人物对历史的贡献。说到35年前那场轰轰烈烈的凤阳小岗村“大包干”,不少人都知道当年18户顶门立户的汉子,签下了“大包干”的生死契约,按下红手印,开创了一段历史。但好多人不知道的是,在这场旷世的改革背后,还有个人起到了关键的推动作用,他就是原凤阳县委副书记、县长吉诏宏。

万里的话让他喜出望外

2012年12月8日16时46分,滁城农科巷10号小院,在亲人们一遍遍呼唤声中,吉诏宏老人永远闭上了那双明亮的双眼。夜气如磐,无声的哀思沉重低回。寒风中很多善良的人们噙着泪水,默默地为老人设灵堂,起草挽联,抒写哀思。

“诏公铁骨,宏愿谢幕悲千古;吉驾清风,坦荡正气润万芳。”诚如挽联所言,得知老人逝世的消息,很多熟识他的人从心底里伤感,这不只是出于个人对吉老的由衷崇敬和爱戴,更因为他处处透露出一个革命老人的气度和风骨。

1923年2月,吉诏宏(字德全)出生于苏北平原盐城滨海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吉诏宏少年时代读了几年私塾后便回家务农。1942年日本鬼子侵占滨海县城后,19岁的吉诏宏参加了游击小组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以后,他率领区游击大队同日伪军浴血奋战,曾数次同日伪军狭路相逢拼过刺刀。

新中国成立后,吉诏宏随南下队伍来皖东工作,1954年任来安县县长,1956年调炳辉县(现天长市)任县委第二书记。

35年前的1978年,这是一个注定要载入中国历史史册的重要年份。

这一年春节刚过,担任滁县地区商业局局长、水利局局长达17年之久的吉诏宏作出了一个人生中的重大抉择——赴凤阳任县委副书记、县革委会主任。当时,他并没有意识到,他将融入一个伟大时代的滚滚改革洪流之中。

多灾多难的凤阳是苦难中国的缩影。吉诏宏初到凤阳,面临的县情十分严峻。他发现全县到处是成群结队外出讨饭的人群,很多地市发电报、打电话要求县委将讨饭的人接回去。

在凤阳乡村调研了一个多月,令吉诏宏这位“县令”感到最沉痛的是,梨园公社前、后王生产队和小岗生产队,几乎家家户户都要讨饭。吉诏宏在调研时也发现一个特例,马湖公社前倪生产队的农民不仅不讨饭,还能年年完成国家粮食征购任务。经过明查暗访,他才知道这个生产队悄悄搞起了“责任田”。第二天,时任地委书记王郁昭路过凤阳,吉诏宏向他汇报前倪生产队的做法,请示:“是否可以试试看,搞责任田总比讨饭好嘛!”王郁昭回答说:“那好!你们就不声不响地试验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王书记的一句话让马湖公社没几天就有40个生产队搞起了责任田。

1978年4月中旬,上任不久的吉诏宏再赴梨园公社检查春耕生产,公社书记王从权向他汇报,小岗生产队有个“暴发户”,公社党委正准备对其进行批判,割除“暴发户”的“资本主义尾巴”。吉诏宏带着区、公社干部到小岗生产队挨家挨户一看,18户人家有17户讨饭,只有那个“暴发户”不讨饭,因为这一户栽了不少果树,还养了10头猪。吉诏宏当即对公社书记说:“这一家不能视为暴发户,更不应该批判,应该放手发动其他17户向他学习,否则,这18户不都得外出讨饭?”

1978年7月19日,安徽省委第一书记万里到凤阳检查工作,这是万里第二次踏上凤阳的土地。

在县委招待所会议室,地委书记王郁昭点名让吉诏宏汇报凤阳粮食生产情况。吉诏宏向万里汇报马湖公社有40个生产队搞起了责任田,很多群众不外出讨饭了。万里问:“你这个‘县令’对群众搞责任田是什么态度?”吉诏宏答:我家祖上几代都要过饭,我抗日时家里受到日伪军的残害,我的母亲和弟弟妹妹也要过饭,旧社会老百姓要饭是被逼无奈,新社会要让群众有饭吃。现在凤阳有些干部说凤阳人要饭是习惯,我不同意这种看法。我支持搞责任田,搞责任田能增产总比群众外出要饭强。

万里听后并没表态,却提出要到吉诏宏家里看看。来到吉诏宏家里,万里坐了一会,还吃了一碗面条,临走时丢下一句话“你们只要能增产粮食,什么办法都可以试!”万里的话让吉诏宏喜出望外,一个月不到,凤阳县又有100多个生产队搞起了责任田。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