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受教于余恕诚先生

时间:2013-12-05 15:50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黄昌植 点击:

余恕诚教授是当代唐诗研究的顶级学者,全国高校“百名教学名师”之一。读大学期间,我受教于先生,过从甚密,耳提面命,恍若昨日。与先生教诲相契相应的,是其为人治学,更是惠及一届又一届学子的无言之教,尽管时光流逝依然鲜明如新。

在学术上,先生出道极早。《明光日报》“文学遗产”专栏,是古典文学研究的圣殿。尚在大学读书,先生就登上“文学遗产”专栏,发表关于“池塘生春草”一诗的论文,一鸣而惊人,时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吧。到工厂劳动不多天,便于《安徽日报》发表人物特写《陆师傅》。一俟毕业,即被选拔留校任教,担当重任,专攻李白、杜甫。

看书架上琳琅满目的文史哲诸书,以及资料盒中万余张读书卡片,即可想见其治学光景。寒暑两假先生均留校读书。中文系韦宗锡先生曾约这位昔日的学生吃年夜饭,天已擦黑,便让弟弟去催请。黑魆魆的宿舍楼一窗灯光璀璨如昔,先生仍耽于阅读之中,竟不知今为何夕。

我曾问先生,能背诵多少首李诗和杜诗?“各有两三百首吧。”岂止李杜,说到其他诗人之作,先生也是冲口而出。1965年夏,《光明日报》寄来校样,拟在《文学遗产》专栏发表先生的长篇论文《天才的诗人,骄傲的狂士》。我曾有幸看到过修改后的校样,密密麻麻的勘误补缺,无不显示其尽善尽美的追求。学力甚浅的我,也能感知先生驾驭重大课题的宏大魄力,注重文学性情与美学特征研究的学术品格。1967年阑尾开刀,手术甫始,麻醉失效,先生担心影响神经思维品质,拒绝再施麻醉,咬牙挺过。医生、护士都说,没见过,没见过这么刚强的。先生后来在学术上成就非凡,绝非偶然。

先生总是鼓励我多写写,而课上课下,我总是兴冲冲地去请先生指教。1968年,先生主编一本解说毛主席诗歌的书,约我写稿,解说《清平乐·六盘山》一词。惜因病未果,我失去一次向先生深度请教的机会。

先生其人,一如其名,无论是宿舍闲谈,还是校园漫步,语涉师长,言必恭敬,话及同辈,多予褒扬。“李顿老师的戏剧教学渗透到舞台演出的感觉,非常人所能及,引述台词,连音色都有派头!”“方可畏老师家学渊源,纯桐城方氏气象,所谓‘胆欲大而心欲小,行欲方而智欲圆’(明·方以智)。”“(严)元绶聪慧过人,夙具学术会跟。”“(王)多治(笔名治芳)组诗人选建国十年诗选,以诗人心性讲析诗歌,学生当珍惜听课机会。”对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和事,不管有意或无意,先生尽量予以宽宥谅解,偶尔言及,音容平静,哪怕心里伤痛,也当作蛛丝一样轻轻抹去。

看先生近年为吴在庆教授、赵其钧教授写的书序,心性依旧,严谨谦逊质朴醇厚让两位教授深为感动。恕,是孔子认为必须终身行之的准则(《论语·卫灵公》);诚,是令天帝感动的美德(《列子·汤问》):这是德行的极致。先生竟能做到名实相副,既恕而诚。这让人想起范仲淹的话:微斯人,吾谁与归?

到大三时,我们终于等来了先生登堂开讲,讲李白、杜甫!先生在唐诗中沉潜既久,似乎也霑润了唐人气质,焕发着诗家激情,讲课成了诗美的再度创办。先生神游唐朝,与作者灵犀相通,如见如闻的讲述,天然具有进入听众内心的力量,让人想见诗人本性神韵。

自由发言开始了,此前的铺垫与预设,很容易激发表达欲,像小学生举手纷纷。发言,自然成了前面预设的回应。一次晚间散步,先生发问,什么样的学生才是教学中的好学生。我的种种回答,先生都说还不够,最后自答:会改变教师的学生才是教学中的好学生。

上世纪七十年代,他与刘学锴先生合作,进行李商隐诗文的整理研究,发砥新试,其快可知,一书甫出、遂成大家。“文革”结束,学界刚刚从噩梦中醒来,先生已在路上,进入学术研究的井喷期,佳构迭出。《唐诗风貌》一书,主要参考文献达百种,其学术经典性,学界已有定论,“这本对唐诗风貌作文化学、文艺心理学阐释的专著会随着时间的前进而显示它的独特价值。”(刘学锴)窃以为,此书还可以作为史书检索,这是诗史的一部断代史,若“以诗证史”(陈寅恪),既能看到一代王朝的侧影,也可以听到唐朝文化千年之后的回声。此书还可以作为子书研究,对“盛唐气象”及其成因的探索与思考,其兴衰存亡的慨叹,所悟独到,寄托遥深,自是一家之言。此书也可以作散文欣赏,先生与诗仙、诗圣、诗鬼、诗豪辈对话既久,心灵沟通,习染唐人性情气质,豪迈刚健的气概、光昌流丽的文采跃然纸上,仿佛刚刚从历史深处走来,却又兼具现代汉语灵性的摇曳、质感的丰盈。

先生学术活动已逾越半个世纪,比较其不同时期的著作,既有一脉相承的追求与境界,也有鲜明的历史印迹。早期著述,为时代所拘,襟怀未舒,不得尽展才思;待风气开放,则意兴勃发,笔下恣肆畅达,此心境变迁故也。此辈学人在多难时对学术的坚守,在炼狱中完成精神救赎,其思想文化意义在于,中华文明是坚定的巨大的存在,无惧狂风怒涛,代与人才有约,绽放新的辉煌。

多年未见先生,不知康泰否?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