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我与文化大师吴祖光的交往(2)

时间:2015-08-17 11:20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吴炳南 点击:

 

吴祖光创作的中国第一部抗日剧本《凤凰城》
吴祖光创作的中国第一部抗日剧本《凤凰城》

说实话,鉴于好剧本已经出现不少,我对此并没抱太高期望,没想到第三天清早,我刚从盥洗间洗刷出来,就被站在过道那头的简慧大姐唤住“老吴,快过来”。我应声前往,她以不可抑制的兴奋急速相告:“祖光(我所认识和熟悉的驻京同事都是如此亲切称呼吴祖光大师的)昨晚12点钟给凤子来电话,说《失刑斩》这部剧颂扬古代官场平反冤案以法治国,情节铺排也还清晰有序。他建议入围授奖。”我在欣喜的同时,更为年届六十又五还日夜兼程干事业的祖光先生而深深感动。

机缘巧合,大约一周后,在一次听报告的会场中,我紧挨祖光先生座位坐定,“开起了小会”,对历史很有了解的吴祖光和我交流道,《失刑斩》典出有据,《史记·循吏列传》载有李离伏剑的故事,李离是春秋晋文公时代最高司法长官,相当于现代最高检察院长,他误判人死罪而以身殉法,用牺牲生命自我问责,宣示法律神圣不可侵犯,体现人治社会民本思想,是中国古代法制史上绚丽篇章。我聆听后便插话,“您一个子夜电话,安徽免剃光头,真正是慧眼识珠。”他接着说:“文化大革命就是吃了‘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大苦。这出戏如果一出会引发观众很多思索的。它获奖理所当然。”果然,后来刘云程编剧的《失刑斩》,不仅从安庆演到省城,广东还移植演出过,场场爆满。

几逢祖光,来皖反而“失之交臂”

我和祖光先生的第二次相见是在1986年。那年12月中旬在杭州召开闽、皖、浙、赣四省剧协创作年会。我抵达当天上午,恰逢应邀与会的祖光先生在作大会发言,他没拿片纸讲稿照本宣科,而是率性畅谈,看似漫无边际,实际上字字透真,句句寓情,贯穿着一条主线。由此,我还依稀记得,祖光先生所写的《正气歌》、《牛郎织女》、《风雪夜归人》、《林冲夜奔》在重庆上演以及抗日胜利后在上海演出的《捉鬼转》、《嫦娥》,都曾遭到国民党宣传部的刁难、审查、强令修改甚至禁演。对此,他针对蒋政权写过《为审查制度送终》文章,以示抗议。

当天下午,浙江省剧协组织我们游览西湖吴山景区,我与三五同行伴随祖光先生信步漫谈,煞是尽兴。高不过94米的吴山,有一组十二生肖奇岩怪石,我走近辨认,说不大像,祖光先生亲和地提醒:近看不如远视,有的形似,有的神似,观山看景要掺和自己主观想象始得其味,齐白石说过“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我暗自惊叹祖光大师艺术性灵真是无时不在,无处不在。

和吴祖光先生见过几次面后,我们互相的感觉都是相见恨晚。但有意思的是,这几次见面都不是在安徽,而祖光先生唯一一次到安徽,我们却没能见上面。

那是上世纪80年代,吴祖光受省文联邀请来到安徽,并在省图书馆搞个讲座。祖光做讲座从来不打稿子。他讲着讲着就说到了严凤英,说到老艺术家临走时候的惨状,他竟然哭了,群众也哭了。

不过,这些都是我后来听别人说的。因为我当时正在安庆纺织厂体验生活,进行电视剧《大江潮》的剧本创作工作。因为进度赶得紧,竟然没能在安徽见上一面。后来我还和祖光说过这事,他开玩笑地说,“那我们就相见不如怀念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