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新闻 >

郭云凤:传承民间说唱艺术的大学生

时间:2010-12-08 16:25来源:亳州晚报 作者:马明亚 点击:

一位从蒙城农村走出来的大三学生,自八岁迷上了鼓书的说唱,一发不可收,十六年来,不顾家人反对,视说唱艺术如命,坚持走说唱之路,利用假期,到各地边唱书边走访艺人八十多位,在蒙城、亳州、淮北、宿州、阜阳、合肥、徐州、开封、宝丰、马街、郑州、石家庄等地唱书计六百余场,自觉承担起了传承民间艺术的重任......

和当下许多大学生不同,来自蒙城县岳坊镇翟湖村郭庄的安徽职业技术学院大三学生郭云凤没有电脑,也不喜欢和同学出去玩,除了学习以外,他最好的朋友就是六面大鼓,三十支鼓条,十二副响镰、云板,近千本鼓书和近八百盒磁带、光盘。

迷上鼓书

郭云凤迷上鼓书说唱,与他的爷爷唱戏、妈妈唱书有关。郭云凤父母都是农民,只不过父亲曾当过小学教师,母亲也曾唱过琴书,因而双亲应该算是农民中的文化人,他的爷爷年轻时也曾随着乡村的戏班子唱过梆子戏。可能也正因为如此,郭云凤的父母对子女的希望比一般的家长更加殷切:他们半生烟尘,一路辛酸,不希望郭云凤重复老一辈的说唱之路,认为那是下九流的,不能养家糊口,而是希望郭云凤在上学的路上能够一帆风顺,将来能有个好工作。

但命运却偏偏驱使郭云凤走上了唱书之路。

八岁那年,除了同其他小朋友一样,上学、玩耍,郭云凤还有一个特殊的任务——照顾一个亲如一家的邻居大奶奶。当时大奶奶上了岁数,长年瘫痪在床,十分孤苦。不光要人照顾吃穿,而且要人陪着聊天解闷。本来郭云凤的母亲可以照顾,可因为实在太忙,母亲考虑再三,就把这一任务交给了郭云凤。

郭云凤从小爱济贫扶弱,在他的心目中,老年人是社会中最弱的一群,所以他自从小儿就爱与老人在一起。对于照顾大奶奶,郭云凤十分尽心,每天除了给老人家讲些村里的见闻,他还想办法买了个小录音机,经常给老人家放戏曲、鼓书磁带听(当时买不起电视机)。大奶奶十分高兴。看到大奶奶高兴,郭云凤更来了劲,专拣老人家喜欢听的磁带买来放。不知道听了多少,更不知买了多少。诸如《老来难》、《十大劝》、《郭举埋儿孝母》、《吕洞宾戏牡丹》、《罗成算卦》、《杨家将》等能一连放好多遍。

当时听的,不光大奶奶,连左邻右舍半个村子的人都来听,门前常常坐成一大片,像开会一样。当然,其中听得遍数最多又最入神的,还是郭云凤。他不但听,而且学唱。整天走着唱,坐着唱,连睡到被窝里也哼哼,以至于罗成、程咬金、秦琼、张飞、赵云、杨六郎、穆桂英、樊梨花、薛刚等英雄人物仿佛都成了他的好朋友。

买书之路

上了初中后,郭云凤已不满足于听磁带,开始买与唱书内容有关的武侠、演义之类的通俗小说看。简直像着了魔一样,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

父母十分着急,几次三番地讲道理,最后父母不得不下了一道死命令,不准郭云凤再说唱,凡与考试无关的书一本也不能买,买了就当场撕掉。但郭云凤晚上躲在被窝里,用手电筒照着还要看,有时就躲到村外柴垛里面看,常常是忘了吃饭,忘了睡觉,甚至有夜不归宿的情况。父母有一次就干脆把他锁起来,给吃,给喝,就是不给行动自由。

因几分之差与重点高中失之交臂后,郭云凤考到蒙城县四中。离家三十多里,父母再也管不住了。郭云凤发疯一样到旧书摊上买自己爱看的那些书:《三侠五义》、《封神演义》、《薛刚反唐》、《杨家将》、《罗通扫北》、《童林传》、《响马传》、《天龙八部》……一下子堆了半间屋子,总共不下八九百本。由于家庭经济条件不好,父母给的钱仅仅够生活费,为了买书, 郭云凤经常扎紧腰带,人饿得皮包骨头露青筋。


顶一下
(19)
86.4%
踩一下
(3)
13.6%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