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新闻 >

年味潜山,乡村又见挂面坊(组图)

时间:2011-12-07 08:3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徐海 点击:
开在旅游路边的水吼农家手工挂面加工作坊

开在旅游路边的水吼农家手工挂面加工作坊
 

◇今年48岁的潜山农民徐胜利,童年时代就跟父亲学做手工挂面。

◇“大集体”时,每10斤干小麦可兑换8斤面,外加0.25元不等的加工费……

◇以小麦粉、食盐为主要原材料,经全套手工加工并自然晾干的安庆皖西南天柱山地区的农家挂面,色香味俱佳,是热情好客的庄户人用来“烧茶”待客的快捷美食之一,而在五花八门的各种“机制面”风光无限的市场经济大潮下,这种原汁原味的手工挂面与众多的乡村“老手艺”和“旧传统”一起,曾一度撤出了生活的餐桌、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腊月乍到,你想寻找久违的乡情和年味吗?那么,位于天柱山西北麓潜山县水吼镇马潭村铁凹组旅游路边的这家农民徐胜利手工挂面加工作坊,或许能唤醒你还带着原味麦香的“根”的记忆和生态家园的乡土怀念。

暖融融的冬日阳光洒满村庄,山窝里的风吹拂着小麦粉特有的香气。在靠近白马潭景区旅游公路侧边的一栋干净整洁的农家楼房前,徐胜利和她的妻子陈杏园正在给一排排手工面逐一拉伸、上架、晾晒。阳光下的挂面,条形分明,色泽浅黄,近看如金丝万缕,晶莹剔透;远看像一朵朵半月形的云彩,又像是一匹匹飘在木架子上的手工布。

“就在前两天,一辆大型旅游车停在前面的公路上,几名游客以为我家门口木架子上晾晒的是原先那种手工制作的布料,走近一看才知道是手工加工的小麦粉挂面,他们很是喜欢,临走时每人都买了好几斤,说这些干面条是‘绿色’的,要带回去给家里人看看、尝尝……”徐胜利的妻子快人快语,她一边手法熟练地帮着丈夫抻面、晒面,一边和笔者聊起了“面经”。

今年48岁的徐胜利,读完初中后就在家里跟父亲学做手工面。那时候乡下还根本没有“机制面”一说,农村人家过时过节之前,都要用生产队里分来的一些小麦,晒干后拿到到村庄的“面坊”里兑换几斤干挂面。一般10斤麦子可兑换8斤干面,另外按每斤干面2毛钱或3毛钱不等的加工费付给面坊师傅。因此在那个年代的乡下农村,会做手工挂面的面坊师傅可算得上是一个比较有得吃和有一点小钱赚的“私企老板”,即便是闹腾“政治运动”和“割资本主义尾巴”,也唯独伤害不了做挂面的“面匠”师傅。

“做挂面是个累人活,手脚多,大大小小的工序有十几道,每一道都不能马虎。首先要熬夜和粉,早上起来盘条、上筷子,还得趁好天气上架、抻面、晒面和收面。”如今已到中年的徐胜利,有很多年没有做过挂面了。但聊起挂面的“过去”,本不善言谈的他,也竟是情真意切,有板有眼。

他说,以前农村比较大的村庄上都开有一至两家挂面坊,加了盐的挂面煮起来很方便,一口茶的功夫就能端在手上吃,省时省力省柴火。另外,乡下人家原先一直都有用手工挂面“烧茶”待客的习俗,就是用挂面做主料,在开水“下面”之前炒熟一点腊肉或者准备一只鸡腿子,再烤熟一大块喷香的鸡子饼(鸡蛋饼),然后将煮好的面条夹在腊肉和子饼之间,这份俗称“三层楼”的大兰花碗面食热气腾腾地端给客人,以示主人对客人的盛情款待,同时也是让“等饭”的客人先“喝口茶”、垫个底,免得客人在堂屋里饿肚子“静坐”。

“特别是农村人家办红白喜事的时候,更是少不掉手工挂面这个‘主角’,一场喜事办下来,至少需要半稻箩挂面(约50斤左右),”老徐介绍说,挂面又叫长寿面,除烧茶敬客以外还用于娘家送月子礼、家人过生日、老人做寿材……


顶一下
(4)
80%
踩一下
(1)
2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