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新闻 >

歙南兴起腰鼓热

时间:2011-12-14 08:1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吴东光 点击:

或许是受到时代的影响吧,近年来,歙南山村兴起一股前所未有的腰鼓热,这些深山古村相继成立了一支支腰鼓队。队员大多是留守故土的山村妇女。进入冬季农闲,一阵阵欢快的鼓乐从村头巷尾传来,平静的山村旋即腾起了一股热闹的气息,山村便显出了一种活力。那鲜红的绸带伴着咚叭咚叭的鼓点飘飘地舞动,舞动,山村也随之舞动起来。

腰鼓,曾是流行于北方的一种民间敲打乐器,有一定的地域色彩,但解放后却在全国普及开来。喜欢民谣小调的南方民众也跳起了这种欢乐的舞。因那玲珑的鼓身配以飘飘的绸带,红红艳艳的,本身就充满了欢庆的气息,加上更适于群体合作,氛围浓厚,很符合民众同乐的口味,因而深得普通百姓的喜爱。

这欢快的鼓乐也曾在徽州深山掀起过一阵红色的浪潮,给山村留下了一段美好的记忆。现今年事已高的老人至今还保留着这份特殊的记忆。那是在新中国成立伊始,华夏大地,举国同庆,红红的腰鼓扮演起主要的角色。当时的山村几乎被那一片欢快的鼓声所淹没。人们群情振奋,用充满激情的鼓点表达着自己翻身做主人的喜悦心情。当时的一个个姑娘或媳妇们都自觉地汇入到红鼓欢庆的潮流。这红色的记忆谁能忘怀?

可是,由于种种原因,稍后的一段时间,这种全民同庆的欢乐喜事却一度沉寂了,与之相像的其他民间戏曲歌舞之类的也随之销声匿迹。随后虽不乏有全民参与的盛大集会,诸如忠字舞语录诵之类的,但都明显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且形式大于内容,很少发自内心,即便融入也无什么快乐可言,也就无太大的吸引力。随着社会的变革,那些所谓的歌舞也随风吹落。而今,腰鼓的声浪又起,不再是为了喜庆,却能更好地自娱自乐。这种欢娱也为古老的山村平添一份喜气。当然,这种民间鼓舞再度兴起还有其内在原因。

改革开放后,经济快速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城乡面貌也焕然一新。特别是近年,城乡共融的发展,各项民生工程的推进以及乡村文化建设的深入,无不给山村注入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活力。物质的富足已无法从根本上满足山村民众的需求,精神的需求已上升到一个新的层面。因而一些不同的文化娱乐方式相继出现。现在,在一些山村,各种文化协会正应运而生。农家书屋适时地给村民带来了精神食粮,各种文化设施也深入了到山村的各个角落。在这种大气候的下,沉寂多年的腰鼓重又敲响,这是自然而然的事。

文化的徽州更当如是,地僻的歙南也不例外。也许传统的琴棋书画比较适合山村男子活动,而这欢乐的腰鼓似乎更适合乡间妇女而为。因此,鼓声一响就激起广大女人们的兴致。似乎很少有群体性的活动能如此吸引她们的注意力,这股势头绝不亚于旧年大戏的上演。那只是戏外的观众,而今是集观众与演员于一身,且能全身心陶醉其中,获得极大的快乐。正因为如此,近年,徽杭沿线的各大村落便有鼓声频频传来,而与之相邻的一些偏僻山村也紧随其后响起了欢快的镲鼓合奏声。

笔者亲眼见证了这喜人的变化。笔者所在的山村——白杨,就属后者的一个例子。这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古村落坐落在歙南之北,是一个典型的深山古村落,经济相对滞后,但文化底蕴却较为深厚,凡是富于文化内涵的活动在这里都能得到广泛的开展。今年入冬以来,经村老年协会的牵头,全村妇女都很快自发行动起来,一支颇具气势的腰鼓队在短时间内就成立了。她们似乎按捺不住心头的喜悦。她们自筹资金购得鼓衣光盘之类的构件,还聘来邻村的鼓师临场现授。本是山里的普通妇女,年龄虽然参差不齐,但他们似乎毫无扭捏之态,学得是那么认真,好像换了一个人似地。连那六十开外的老妇也列入其中,似乎早已忘了自己的年岁,很有白发不让青丝之势。不是亲临现场哪能相信,眼前这些欢跳自如的人竟是终年劳作在深山坳的一些普通妇女。

更多的是来自村里的围观者,男女老少,成群结队,直把古祠享堂的四周围得严严实实。小小的腰鼓似乎有一股无比的魔力,把这些不同的人都吸引过来了。因而,鼓声一响,麻将场的声势低了,聚众闲聊的人群散了,招惹是非的事少了,山村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平和氛围。街衢相逢多出了几分笑意,人们行走的步子也轻快了许多,还身不由己,口口念叨着“咚叭咚叭”的节点,好似都遇到了喜事一般。

喜于平静的我也多次到现场观瞻,毫无例外受到了其感染。这感染于其他场合或来自媒体的煽情完全不同。也许本身就是山里的一份子,而又时时浸染其中感同身受,自然会多出几分亲切感。说实在,眼前这群众性的娱乐还算不上什么艺术,但这种乡俗与文化的融合却充满了一种无比的活力。因而也引起了我诸多的思考,诸如:何为文化?文化的魅力体现在何处?乡间的文化为何这般吸引人?等等。

思考之余也让我对当前的形势和社会和谐的构建等一些问题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基于此,我倒真切希望,有更好的举措能对我们乡间的文化加以引领,也希望有更多的普通民众能参与其中,并通过各种方式展现出来,使乡村的文化生活日益丰富,更加灿烂,并逐步上升到一种更高的精神层面,从而能积极融入到社会的潮流中去。

正当我在思考着这些问题时,村里又传来了新的消息:村里的另一些妇女正在组建新的娱乐队,有中老年妇女正学起打花棍,以健身强体;年轻的正筹备着新新舞蹈队,让深山沟里的人也能赶上时代的节拍跳起或强劲或柔美的现代舞。

这传统于现代的融合,或许正体现出了新农村建设的新风貌,也表达了新时代的农民愿与时代共进的美好愿望。这也正是我们所希望的,我们衷心祝愿这股新生的乡村文化热能够得到持续稳进的发展。(作者单位:歙县白杨小学)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