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新闻 >

“藏”出来的厚重 一个民间收藏者的理想与坚守

时间:2014-08-21 08:2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甄红艳 邢鸣林 点击:
邓淼在展示先秦时期的陶器

邓淼在展示先秦时期的陶器
 

在朋友眼里,他什么都好,唯有一个缺点——“太抠门”;在妻子眼里,他踏实、稳重,但却“不会过日子”;在父亲眼里,他是一个文化人,用自己的行动践行着对文化的喜爱与守护。而在邓淼自己眼中,作为一个民间艺术的收藏者和文化的守护者,他的理想与坚守并不容易。

“挖”出来的兴趣

邓淼的民间艺术收藏馆,偏居谯城区城父镇政府一隅,50平方米左右的三间平房里,陈列着主人精心收藏的260多件珍品。有人慕名前来观看,邓淼就打开展厅的灯,临时充当一下解说员,向别人讲述每个藏品背后的历史与故事。

今年年初开馆以来,这里一直少有人问津。最热闹的时候,不过是过节时,临近的村民,或周边集镇、市区的人,前来看看。“来的大部分还都是自己的朋友,很多村民根本看不懂,也不了解它们蕴藏的文化和历史。”36岁的邓淼,头发稀疏,微卷,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不停地在藏品之间转悠着。

邓淼家就住城父镇上,父亲原是谯城区文化局的局长,喜欢书画。从小受父亲的熏陶,考大学时,邓淼没有犹豫就报考了安徽省艺术学院的国画学。1999年,他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城父镇计生办工作。回到家乡,他发现很多人正在到处施工盖房,而工地上不时会挖出一些古物,其中陶器最多。

“城父在古代被称为‘夷’,是春秋时期楚王‘陪都’,是个千年的历史文化名镇。地下的文物特别多。”邓淼介绍,以前,农民在自家的宅基地下或者田里,随便扒扒就能扒出点“东西”(古物),但很多人却看不到它的价值。而且,在当地还有“死人的东西会妨人(对活着的人不利)”的封建说法。

所以,很多老百姓不敢把这些古物带回家,而是随意的扔掉、毁坏,或者廉价卖给外地的商贩。学习国画的邓淼,上学时接触到古陶器的知识,他模模糊糊能够看到这些古物的价值,而且村民的举动也让他感到很可惜。于是,他买来书籍研究城父及古陶文化,没事就跑到工地上转转,并从农民手里购买一些捡来的陶器。慢慢地他不但了解了很多古陶文化,收藏的劲头也一发不可收拾。


顶一下
(36)
94.7%
踩一下
(2)
5.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