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新闻 >

国宝“虢季子白盘” 捐赠国家前后

时间:2015-07-14 17:29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刘学亚 郁春媛 程 点击:
 
 
 “虢季子白盘”作为中华民族的艺术瑰宝,堪称西周青铜器的魁首,一向被视为西周金文中的绝品。现收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这件稀世珍宝系1864年淮军将领刘铭传无意中而获得的。至1950年刘铭传第四代孙刘肃曾无偿捐赠国家的近百年时间里,为保护这件国宝,刘氏后人可谓历经千辛万苦。今年75岁的刘铭传第五代孙刘学亚老人为我们讲述了他们先辈护宝、献宝的前前后后。
■人物简介:
刘学亚,1940年出生于安徽合肥西乡(今肥西县铭传乡),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第五代玄孙,献出国宝“虢季子白盘”者刘肃曾的儿子。

国宝归国,诚堪庆幸!

1950年1月19日,中华民族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西周时期青铜器“虢季子白盘”和据说是孔明所用的“三国时期青铜战鼓”,在我的家乡合肥西乡(今铭传乡)刘老圩内出土。当时10岁的我亲眼目睹了出土的全过程。

那天数以千计的人从四面八方涌向刘老圩,现在想来,那算是我的家乡近百年来最为辉煌的日子。武装人员将庄园严密保护起来,在我先人刘铭传当年居住的西式小洋楼后花园内,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挖掘出了中国西周时期稀世国宝虢季子白盘。人们因此物之大,造型之精美,惊叹不已,欢呼不绝,当时我父亲刘肃曾和母亲李象琇怀着喜悦的心情,大声庄重地宣称:愿将国宝“虢季子白盘”和“三国铜鼓”一并无偿地捐赠给国家。当中央得知我父母愿无私捐赠国宝的消息后,立即给皖北行署来电:“国宝归国,诚堪庆幸!”并电请我父刘肃曾亲自护送国宝进京。

1950年3月3日,文化部文物局在北海团城承光殿为虢盘举办特展,董必武副主席,郭沫若副总理,文化部部长沈雁冰,教育部部长马叙伦和专家、学者陈叔通、范文澜、唐兰、马衡等都前往参观。各专家对虢盘体积之大都认为出乎意料,对该盘的年代、文字和用途等问题曾作初步研讨。沈雁冰部长亲自给我父亲颁发奖状,表示奖励;父亲也分别受到郭沫若副总理,沈雁冰部长,周扬、丁燮林副部长等领导的接见。他们都对刘氏保护国宝,避免日寇和国民党反动派的搜劫,解放后毅然捐献给国家,公诸大家的精神大为赞赏。郭沫若副总理还亲笔题诗一首相赠:“卓卓刘君名,诵传妇孺口;可贺孰逾此,寿君一杯酒。”

据父亲说,当时中央领导曾有意安排父亲留任文化部工作,但父亲的初衷并不在于求官,就婉称子女多,实难从命,于是在京数月,完成了交接的诸项事情后还是回到了合肥。当得知政府安排他去博物馆工作时,乘举家迁居合肥之机,又将家藏近三万册古籍线装古书和若干字画捐赠国家。

为什么父亲献宝会受到国家如此重视呢?这还要从虢季子白盘的文物价值说起。

西周时期有三大青铜器:虢季子白盘、散氏盘和毛公鼎,均为中国西周三大稀世瑰宝,价值连城,至今已有两千八百多年。后两件已被国民党蒋介石当年带往台湾,现存放在台北市故宫博物院,唯虢季子白盘深藏在刘铭传故居内,并珍藏近百年之久,在我父母的严密保护下,才得以完好地保存下来。

虢季子白盘出土我曾亲眼见过。它是中国现存商、周青铜器中体积最大、最重之物,重达215.5公斤,长方形,似浴盆,曲尺形四足,四周花纹斑斓。盘内腹中铸刻有111个字(金文),即铭文。盘内铭文更让人感到惊奇,后人赞为青铜器上的“史诗”,具有十分独特的鉴赏价值。更值得一提的是,虢季子白盘上铭文的书法也是西周金文中的极品。有关专家点评:这些铭文颇具新意,用笔谨饬,一笔不苟,圆转周到,很有情致,堪称先秦书法之典范,并对后世的影响极其深远,在我国文字发展史上不可多得地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因此,盘上的铭文对于研究西周时期的历史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1864年(同治三年),我的先辈、后任台湾首任巡抚的刘铭传率部在江苏常州与太平军护王陈坤书交战,破城杀护王陈坤书,后来进驻护王府,获得虢季子白盘,并将此物派兵运回肥西老家珍藏。

但让先辈刘铭传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件给他带来无限荣耀的宝物,也给他的后人带来了无尽的磨难。

打响国宝保卫战

先辈刘铭传在世时,当时朝廷达官显贵之中觊觊虢盘者也大有人在,但都慑于他的战功、声誉以及他的社会地位,无人敢轻举妄动。自1896年他谢世后,虢季子白盘遂成为我们刘家的传家之宝,珍藏于刘氏庄园内达几十年。

我父亲刘肃曾是先人刘铭传的第四世长孙,生于1911年,是上海复旦大学学生。他为了主持家政和护盘,1931年前后不得不返回故乡刘老圩,从此抗暴护盘之重任落到我父亲身上。

我的父母为保护祖传国宝,历尽千辛万苦。先是外国列强美、英、日等曾以各种方式向他们威逼利诱。以金钱诱惑,或以全家迁居国外定居,给不动产交换;或给上海租界地不动产抵押;或将国盘抬出,盘内放满黄金,金子归你,盘归我作为交换条件。父亲均直言:“国之珍宝,祖上所传,我断不能出卖,否则,我就成为民族败类,不肖子孙。”婉言拒之。

1935年前后,北洋军阀刘镇华任安徽省主席时,闻知我家藏有稀世珍宝,他曾多次特意到刘老圩拜访我的父母,借机打听国宝下落,在不能得知消息后,先施以重金收买,诱使我父出卖虢盘,仍遭拒绝。恼羞成怒的刘振华,曾多次派兵到我家强行搜劫,面对刘振华的威逼,我的父母顽强抗争,终保虢盘安全。

抗战期间桂系统揽安徽军政大权,对虢盘早就垂涎三尺的李宗仁、李品仙,为了将国宝据为己有,可谓绞尽脑汁,费尽心机。

1938年2月,李宗仁托人找到我父亲,许诺可赴南京任国民党中央委员或任上校师长之职并以重金收买,谁知他坚辞不受,李恼羞成怒,干脆派兵入圩强行搜寻,未果,威逼交待埋藏的地点,不达目的,就遍地开花到处乱挖,终于一无所获,方才悻悻而去。

盘踞省主席之位的李品仙,是位臭名昭著的文物大盗,他指派民政厅长韦永成进圩索盘,同样枉费心机,气急败坏的韦永成,临走之前,竟然厚颜无耻地将我家厅堂内的字画古玩一掠而空,这才回去向主子复命。随后李品仙指使营长兰宗明率部进驻刘老圩,日夜骚扰,见我父软硬不吃,于是耍弄兵痞流氓惯技,谎称一只箱子在圩内被偷,里面有烟土、黄金和大洋,要圩主负责赔偿,父亲强忍怒火,据理力争,兰宗明狗急跳墙,下令封锁圩门,断绝水源,同时关押亲友数人。十几天过去了,父亲正气凛然,只说找我一人好了,不要殃及无辜。一身无赖相的兰宗明心生一计,事先写好“欠条”,持枪冲入我家内室,以手枪抵住父亲的胸膛,逼其签字赔款。当夜我父亲以筹款为名,只身出逃,久去不归,李品仙才将兰宗明调走,刘家稍得安静。

然而李品仙并非善罢甘休,1944年,李又指令合肥县长隆武功再度入圩搜索。隆将县政府迁往刘老圩办公,当时我父有家归不得,但我的母亲李象琇也是个有主见的人,在长达近两年的日子里,不亢不卑,沉着应付。隆武功一伙虽挖地三尺,终未得逞,只得草草收场。

 从外地归来的父亲听家人说虢盘安然无恙,仰天一声长叹,如释重负。八年抗战,八年护宝。在护宝过程中,我的父母经受了艰辛与苦难,也擦亮了眼睛,让他认清了各种政客军阀的嘴脸,同时更为他日后无偿献宝打下坚实的思想基础。

国宝辗转史

虢季子白盘作为中华民族的艺术瑰宝,炳麟湮郁,弢秦跨汉,出入兵火,历时二千八百年,一朝归于先辈刘铭传,并在庄园内筑亭以护。对于虢季子白盘来说,在合肥西乡大潜山下历三朝,传刘家四代,最后平安归于国家和人民大众,应该说这是国宝之大幸,国家之大幸。

不过,说起国宝归国,还有一段小插曲呢。

合肥是1949年初解放的,在新中国成立前的这段日子里,关于虢盘的种种打算,总在我父亲脑海里萦绕着。38岁的他,回顾当家15年来辛苦遭逢,全因一盘。保存价值连城之宝,责任非轻,个人力薄,况国宝不是一己之物,不如将它献给即将成立的代表人民的新政权,使国宝回到应有的位置,上可表爱国之心,下能达尽孝之意。

父亲将自己的想法婉道与我们,虽然一时情感上难以接受,但细想起来,却也是符合忠孝两全的义举,所以很快形成了默契。等到中央政府宣告成立,我父亲曾即筹划进京献盘,奈因运费无着等原因,一直未能成行。

 而在中央方面,新中国刚成立百废待兴,为了防止文物的散失,文化部曾电请各地查询和抢救散落民间的文物珍宝。1949年冬,当得知虢季子白盘可能在刘铭传后裔手中时,政务院马上致电皖北行署领导人曾希圣、宋日昌:“望速查找并动员献送北京。”皖北行署接电后,一面通过县区乡行政渠道进一步查核,一面派民主人士郭崇毅前往刘老圩,向刘家传达中央精神并说明相关政策。

1950年1月18日,父亲在小洋楼正厅款待来访的郭崇毅,他一向谨慎行事,虽胸有成竹,但口风仍然很严,直到郭崇毅拿出当时中央所发的电报,一切疑虑都化解了,我父亲方才退到内室与我母亲李象琇商议,五分钟后,我父春风满面地向郭宣布:非但虢盘,连同三国铜鼓,一并捐献国家。

国宝出土的那日黎明,郭崇毅悄然赶回合肥报告喜讯。当虢盘最后一次抬到刘家大厅绿呢铺盖的长案之上,二十个硬汉一个个热泪盈眶,有的竟号啕大哭起来,他们就是当时战乱时期亲手将宝物埋藏的人,如今也由他们亲手将它出土。父亲向他们鞠躬作揖,说刘家今天有此大喜,多亏了各位,请受刘某一拜。

虢盘出土后于1950年1月21日在合肥召开隆重的献盘典礼大会。会后,虢盘及三国铜鼓在肥公开展览了数日。后虢盘归中国国家历史博物馆珍藏并对外展出,只有在1998年香港回归祖国怀抱之时,举国喜庆的这一特殊时刻,才首次运往香港艺术馆举办“中国精华历史文物特展”上一展风采。三国铜鼓现已珍藏在北京故宫内。

虢季子白盘的本身,就是一部沧桑史卷,她只有回到人民的手里,才能更具有历史价值,才能真正成为一部光辉史卷!60多年弹指一挥间。父亲早于1978年驾鹤西归,而有关得宝、护宝和献宝的佳话和传说,都已经深深地融入了历史,父亲也因此成为新中国献宝第一人。

刘学亚/口述  郁春媛  程堂义/整理  高勇/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