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新闻 >

【岳西民俗】一次“把信”的经历

时间:2015-11-03 13:56来源:最岳西微信公众号 作者:储小兵 点击:

 何谓“把信",老家有种风俗,就是人死了了以后,要安排家族及邻队的男性把死者死亡的信息通知到各个亲戚家。从当时来看,是一种习惯,现在来看,是传承下来的礼节。从小在农村长大,避免不了被安排去“把信”。至今,唯独经历过一次“把信” 。
那次把信的经历,对我来说是继承。是继承家族中男性该履行的职责,是继承从古至今传承的民俗文化,更是继承一种家族男性的责任。
1996年,我16岁。一天清早,正在塘里钓鱼,只听鞭炮声阵阵男女老少齐奔下屋。细一打听,原来隔壁的东京佬家儿媳妇喝农药自杀。不记得当时为她为么事喝农药,到现在也是无从知晓。
“东京佬:老红军,祖籍不详,随部队转战至老家,娶妻生子,落户生根。一生戎马,八几年因年事过高,寿终正寝。儿子名诚奇,当时在长宁场工作,娶妻生子后很少回来。”死的这个是诚奇的老婆,三十三岁。
家族中男女老少齐聚东京佬家,有些人是来看热闹的,有些人是赶来帮忙的。家中长者召集大家安排各自工作,每家每户不论男女,分头行事。
16岁,家人眼中我已半成年。因此,我也领到了有史以来帮忙丧事的分工:“把信”。两人一组,我和小结伢一起奔赴毛尖山团结死着小姑子家中。那时候通讯闭塞,交通不便。两人各自骑着一部老式加重自行车,从温泉到毛尖山,单边有十七八公里。两个人骑了两个小时,到达团结村亲其家中已经晌午。走的时候,家里的老着告诉我,你年纪轻不会讲话,“把信”的事情,让小结伢说。因为小结伢是大人,在我眼里,结了婚的都是大人。
当时很兴奋,一路上追着小结伢问么样“把信”,完全没有顾及死着家属和亲戚的悲痛。
亲戚不在家,去河里洗衣去了,通过亲戚邻居指引,终于找到了亲戚家女主。小结伢把来因告知女主,女主顿时嘴巴一张,眼睛一挤,眼泪雨滴般的往下掉。见女主旁若无人的大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嘴里喊着:我可怜的嫂啊......。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场面的我,惊呆了。
哭了几分钟,那女主终于安静下来冒出一句话;你们还没吃中饭吧,我回家下面条给你们,难为你们跑路了。
跟随女主来到团结村的大老屋,女主跟我们聊着她嫂子么样的好,么样的可怜,怎么就这么想不开,便给我们煮面条。点锅,烧水,要不了一会功夫水开了。不知小结伢说了句什么,勾起了女主对嫂嫂的不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对着锅里给我们捞面条。此时的我,没有太多话,只是傻傻的望着,望着女主的眼泪掉在面条里,望着她拿起围兜擦拭鼻涕。
小结伢是成年人,明白事理,不停的在安慰女主。
面条盛好了,端到桌上冒着热气,香喷喷的。我们都饿了,我已经饿到了忘记刚才掉到锅里的眼泪,饿了忘到围兜擦拭掉的鼻涕。当时只记得,那面条很香,很好吃。吃好了面条,我和小结伢准备打道回府。按照习俗,我们每个人得到了四个鸡蛋和一盘子瓜子。
回到家,交了差,履行了我们这次“把信”的职责。那时候只觉得,很好玩,也很开心,也很满意。因为可以骑车去玩,有吃的,有拿的。从那时候开始起,我就期待着下一次这样的事情,直到后来离开家,出门在外,就再也没有赶上家族中丧事的分工了。
后来,过了七八年,小结伢也死了,留下孤儿寡母英年早逝,享年31岁。
时隔多年,还经常回忆起那次经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