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新闻 >

《历史的天空》:江淮文化的绽放

时间:2007-10-26 18:27来源:安徽日报 作者:佚名 点击:

  2007年9月,由皖籍作家徐贵祥创作、安徽电视台等单位联合摄制的32集电视连续剧《历史的天空》,继获得多项荣誉之后,再获第10届全国“五个一工程”奖。

  自古江淮多俊才。自2005年以来,徐贵祥可谓好戏连台,先是连续出版反映江淮地区抗战历史的长篇小说《八月桂花遍地开》和当代军事题材长篇小说《明天战争》,继而,其长篇小说《历史的天空》又入围茅盾文学奖。随之,电视连续剧《历史的天空》播出,三个月内覆盖大江南北。2005年4月初,小说原著《历史的天空》一路劈荆斩棘,终获第6届茅盾文学奖,这也是安徽人第一次登上当代中国文学的最高领奖台。同时,同名电视剧荣获第25届飞天奖一等奖、23届金鹰奖优秀奖,直至此次再获殊荣。

  有实力才有魅力。《历史的天空》是江淮文化的一次大放异彩,其成功也并非偶然。江淮区域地处黄河之南长江之北,因此,江淮文化既有北方文化的粗犷,也有南方文化的细腻。《历史的天空》正是这南北文化互相秉承与交融的结晶。

  一是独创性。《历史的天空》讲述的是姜大牙——一个典型的江淮农村青年从小伙计到将军的故事,一段从乡村无产者到成熟革命家的历程。除了这个有着无限丰富话题的姜大牙,还有胸中洞天的杨庭辉,聪慧漂亮的东方闻音,刚正不阿的张普景,见风使舵的朱一刀,老谋深算的窦玉泉,忍辱负重的陈墨涵,刚烈悲壮的石云彪……一个个性情迥异,栩栩如生。他们恰到好处地被设计在抗日战争大背景下,在对敌斗争、国共双方内部斗争中多场次、多层次出现,烘托着姜大牙始终处在矛盾的漩涡激流之中,峰回路转,千锤百炼,最终脱颖而出。

  姜大牙的出场充满戏剧性,韩秋云因厌恶其吊儿郎当流里流气,宁愿上吊也不愿嫁给他,甚至在她被姜大牙从日军手中拼死救出之后,她厌恶之心仍大于感激之情,决然与其分道扬镳。由此可见,作为一个男人,当时姜大牙的人格已低至最底线。这也意味着,这个人的命运虽是“从最底层出发”,但必然会“在绝望中诞生”。与东方闻音偶然相遇后,他的眼睛被这个漂亮的女八路照亮了,仅凭瞬间感觉,他就改变了“投国军吃香喝辣”的念头,而决定“这个八路咱先当着试试”。这个细节意味深长,一反过去文艺作品中司空见惯的革命者“高大全”形象,大胆从人物性格薄弱环节入手,从头写起,从暗处写起。

  好戏随后徐徐展开。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像姜大牙这样的人在参加革命之初会遭遇什么,他蛮干、胡来、鲁莽、有勇无谋、纪律观念淡薄,必然招致轻视、歧视乃至仇视。一方面他作战勇敢,屡建功勋;另一方面,他却又屡屡犯上,屡屡受处分、降职、斗争,还差点儿把命丢了。作品给姜大牙设置了三大对手:敌人,内部对立面,他自己。姜大牙通过对敌作战战胜了对立面,又在同对立面较量中反省和提高自己,从而克服了自身弱点,实现了自我超越,在政治上趋于成熟,在道德上趋于完善,在能力上完成了武术——战术——战争艺术的升华。这就是《历史的天空》高于同类作品的根本所在。

  公正地说,在《历史的天空》之前的作品,我们很少能看到直面在过去岁月中内部残酷斗争的写实,也很少有英雄人物黯淡前史的记述。《历史的天空》大胆捅破这层窗户纸,英雄性格多面性、人性化,特别是卑微的、甚至是龌龊的思想和行为的展示,堪称近年来国内战争文学写作的大胆突破。

  二是深刻性。从复杂的历史背景中提炼人的性格、状态,让深刻性蕴涵在复杂性之中。作品展示的那块江淮大地上,敌、友、我并存,三方鼎立,隔山而治。国民党内部倾轧纷争,我军内部以斗争求团结,摩擦与统一,派别利益与抗日大局,表面上纷乱无序、难以驾驭,但作者巧妙设计了一杆民族大旗和一个抗战大局,围绕着这两个主旋律,从而让内部斗争峰回路转,对敌作战回肠荡气。

  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姜大牙当初遂了心愿投入国民党军队,以他的性格,他有可能崛起,但他骨子里还有民族气节,也必会去抗日,因此在国民党军尔虞我诈的内部,他要么成为一个新的军阀,要么会因其鲁莽而招致杀身之祸。而他误入我军后,有了杨庭辉高瞻远瞩的扶持和保护,有了东方闻音的循循善诱引导,有了张普景等人以斗争求团结促进,因此才能顺利地迅速成长为一个抗日英雄。《历史的天空》不着笔墨地展示我军团结人、改造人、培养人的能量,这也是其深刻性所在。

  三是可视性。从一开始姜大牙结婚、韩秋云逃婚,姜和韩何去何从的冲突,到姜大牙参加八路军后“功高盖主”从而引起内部纷争,从他杀敌获胜的战场勇猛到他在他所爱的人面前心悦诚服,作品充分运用电视元素,处处埋下伏笔,并顺其自然发展,使得冲突不断,高潮迭起,一波推进一波,一环紧扣一环,引人入胜。姜大牙学写字、学摄影、学刷牙、学洗脚,这些生活细节的处理具有很强的亲和力。特别是为了赢得东方闻音的爱情,仅仅为了一句戏言,他竟然出其不意地撬掉自己的龅牙,并从此由姜大牙改名为姜必达。那一段“没有文化的司令就是草包司令,我不能当草包司令,我要克服困难学文化”的表白,诚恳实在,感人至深,不仅让东方闻音对其刮目相看,戏外的读者和观众也不禁为之拍手叫好。还有张普景负荆请罪身先士卒与敌搏斗、国民党军官石云龙浴血奋战慷慨殉国、东方闻音牺牲后姜大牙哭坟、抗战名犬雪无痕之死等情节别出心裁的处理,都有着强烈的视觉冲动力。

  创作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历史的天空》有着浓郁的江淮地域文化风情,作者带着深厚的乡情去写浓郁的乡土气息,写家乡的历史、家乡的时代、家乡的人和家乡的事。在姜大牙的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他既有江淮硬汉子的正直、粗犷、勇武,也有江淮水乡人的狡黠、聪明、智慧。“我在创作《历史的天空》的时候,想起的事是过去的事,看见的人是今天的人。胸中涌动的是故乡的情,笔下流淌的是淮河水。”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江淮大地,山清水秀,民风淳朴,却也不乏骠悍的一面。我们有理由认为,正是江淮文化的多元性和丰富性,才给皖籍作家徐贵祥提供了充沛的创作激情和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