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今人物 >

红军英烈--红西路军总部特务营营长蔡光波

时间:2015-09-17 15:44来源:安徽文化网(www.ahwh.net) 作者:刘霞 点击:

    蔡光波(1911年~1961年),安徽省金寨县桃岭乡(原三合乡四冲村)人。1927年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红四方面军长征和西路军艰苦作战。任西路军总部特务营营长。西路军兵败后,因病流落平凉落户。

    蔡光波,1911年出生在原三合乡四冲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的父亲蔡大义、母亲郎氏,家有两间茅草屋,竹片夹木条的墙,夏天挡不住蚊虫、冬天遮不住寒风,租两亩田种稻谷,冬天给地主交完地租所剩无几,日子过的非常艰难。1927年蔡光波、蔡光银兄弟两人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参加了农民赤卫队,1929年参加了攻打金家寨、麻埠、流波、西镇、独山、霍山等地的战斗,参加了六霍起义。随着红33师的成立,蔡光波兄弟二人也成为红军战士,同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参加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一至四次反“围剿”斗争,西征转战,川陕根据地反“三路围攻”、反“六路围攻”和红四方面军长征,当地年长的群众回忆蔡光波当年骑大马,着军装,腰里别双枪,威风凛凛。

    1936年10月下旬,红四方面军一部奉中央军委指示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过河部队称红军西路军,蔡光波随西路军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孤军奋战四个多月,终因敌众我寡,缺粮少弹,于1937年3月兵败祁连。1937年3月中旬的石窝会议后,蔡光波随由红五军参谋长毕占云率领的总部特务团、妇女团全部数百人为第三支队在祁连山打游击,3月底,在白泉门被敌人打散,蔡光波找不到部队,独自一人往东走,往陕北党中央所在的方向走。他行至永昌和凉州间,碰见总指挥徐向前,两入相见,犹如亲人相逢,像每次侦察回来向首长汇报敌情一样,讲述了部队分散后他所知道的一切,并关切地说:“敌人到处贴布告悬赏抓总指挥和陈政委。”徐向前说:“现在你打算到哪里?”蔡光波说:“去陕北,找部队去,”总指挥说:“我们一块回陕北”,蔡光波当然愿意,首长和下属两人一路走着,他们不但要避免和马家军遭遇,还要留神各种歹人的算计,蔡光波越来越觉得肩上的担子沉重,他下定决心,即使拼了命,也要把总指挥安全送到陕北去。一路上,白天,他让首长躲到山沟或僻静处休息,自己一人出去找吃的,问路,晚上两人再一起往东走,就这样走了二十多天,过了黄河,经过一个多月艰苦跋涉,4月下旬的一天,在一个叫小屯的地方遇上了带侦察分队执行任务的红4军参谋长耿飚,被迎到了司令部,1937年4月3日,刘伯承派人把徐向前接到援西军总部镇原。此后蔡光波在镇原休息了几日就回到陕北,被安排到陕北“抗大”学习两个多月,毛泽东、周恩来对西路军被俘和失散人员的命运非常关心,特别是对陈昌浩的下落十分重视,鉴于蔡光波熟悉陈昌浩,又熟悉河西情况,党中央就派他到甘州寻找陈昌浩等西路军失散和被俘人员。蔡光波于1937年7月下旬来到兰州红军联络处。 因为用湖北话说,蔡、曹谐音,总指挥徐向前直把蔡光波叫做“曹光波”,因其头大,也称为“曹大头”,所以毛泽东、周恩来的电报中便称他为“曹先生”。

    8月,在红军驻兰州联络处,经谢觉哉安排,蔡光波和高金城同行去甘州,做营救西路红军人员的工作。由高金诚在甘州开福音堂医院作掩护。到张掖后,在高金城安排下,蔡光波和王定国等到祁连山北麓的花寨子、大马营一带寻找陈昌浩,得知陈昌浩已由一位叫但复三的湖北籍老中医及养子一起护送东去。过了黄河便不知去向。

    蔡光波和高金城等虽然没有找到陈昌浩,却在甘州等地收容营救了二百多名被俘和失散的西路军将士,其中包括红军干部刘瑞龙、魏传统、徐宏才、惠子明、李孔发、吴建初、丁世方、刘德胜、王定国、刘克先等。

    1937年11月底,经谢觉哉的安排,蔡光波回陕北汇报有关陈昌浩东返和在甘州营救红西路军失散和被俘人员的情况,经十几天艰苦奔波,蔡光波腿部的枪伤复发,伤口流脓,不能走路,住在平凉西郊的一家小客店里,时值初冬雨雪,客店阴湿寒冷,又患伤寒,一病三个月之久,当时不敢暴露身份,敌人搜查甚紧,三天两头到客店盘查房客,蔡光波睡在坑上,店主人告知他害伤寒,敌人害怕传染,都不敢到跟前去,时曰长了,离开“兰八办”时谢觉哉给的20元(银元)钱也用完了,病还没有好,但已经好的多了。

    1938年3月下旬,天气渐暖,准备起程回陕北,可是他的证件找不到了,当时怕被敌人搜着,藏在了火炕的炕洞里,不知是被炕火烧了还是丢了,也不敢给别人说,没有钱住客店了,拖着久病、虚弱的病体就在当地打短工糊口,后来就在当地郊区一家菜农家种菜,天不亮到市里面去担粪,回来就到地里除草,种了两年多菜。

    1941年转到距平凉70里的安口窑开了一个饭馆度日。

    1942年饭馆来了一位逃难的女人,在叙谈中,知道她是四川巴中人,是红西路军流落到此的,姓廖,名字不知道,蔡光波收留了她,后来他们就结婚了。

     蔡光波是安徽人,老婆是四川人,都不会做北方的面食和烧北方菜,饭馆生意很难维持,不久饭馆倒闭了。当地乡邻居借了一盘石磨给他,用人工推磨,靠给别人加工面粉维持生活。后来买了一头毛驴推磨,效益高了不少。蔡光波给人加工面粉,妻子给别人浆洗衣服勉强维持生活。后来孩子多了,养不活,蔡光波就到煤窑背煤,生活过的有上顿没下顿,多亏当地住户帮助,才维持下来。

    1948年平凉解放了,1949年当地政府给他家分了5亩山坡地,蔡光波农闲时背煤,农忙时种地,山坡地贫瘠,干旱少雨,粮食产量极低,一年只种一季,还要交公粮,生活虽然能改善,但还是很紧张。

    1950年,他妻子在生孩子时难产,当时当地的医疗条件极差,母子都没有保住。妻子去世了,蔡光波没了帮手,养不活三个儿女,忍痛把大女儿送给了当地在安口窑的一家河南籍董成光当女儿,未送人前,女儿名叫蔡守英,送到董家后改名叫董月季,董金花。

    1956年,当地实行公私合营,农村实行初级合作社,煤矿也实行了公营联营,蔡光波不种地了,在煤矿当了煤矿工人,这个煤矿就是“平凉县土谷堆煤矿”。

    1958年,蔡光波因当年的枪伤经常复发,在煤矿背煤是重体力活,又因脸上的肿瘤溃烂,不能在煤矿工作了,就带着两个儿女回到了安徽省金寨县三合乡四冲大队郎家老湾生产队,当时老家的“大跃进”大炼钢正是红火。

    1959年,遇上三年困难时期,社员吃大食堂,粮食不够吃,食堂每餐都是照着人影的米汤,吃米糠、吃榆树皮,蔡光波的病情加重,又加吃不饱,又没有钱治病,在1961年4月份去世,终年五十岁。

    全国解放后,1951年蔡光波曾给中央和徐向前写信,没有收到回信,1956年徐向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时,他又给中央和徐向前写过信,又没有收到回音。后来才知道是因为首长错把蔡光波认作“曹光波”,所以说不认识他。以后因病(脸上的创口发生病变,半面脸都溃烂了,无法见人,又因大腿里的枪弹没有取出,经常发炎,行走不便),或由于历史的原因,蔡光波终究未找到首长,回到家乡因贫、病而去世,青山埋忠骨,他的墓地在现在的桃岭乡赵院村平安组居民陈绍芬家附近。

    蔡光波共有三个子女,其子蔡守福生于1944年1月3日,出生于甘肃省平凉市安口镇,1954年在平凉土谷堆小学念小学;1958年秋随蔡光波和小女儿回安徽金寨老家,1958年- 1960年在金寨县三合乡郎家老湾小学念书(四冲小学),到五年级上半学期,因蔡光波病故而失学在生产队劳动,于1975年1月只身来到新疆,1977年在新疆吉木萨尔县东风公社新丰生产队落了户,靠做木匠活为生,现一双儿女都大学毕业已经成家立业,生活美满;其大女儿蔡守英从小给了河南人改名董金花;二女儿蔡守枝于1967年出嫁在桃岭乡高湾村,丈夫是一名教师叫秦朝元。

    目前其三个子女生活都很稳定,兄弟姊妹之间都经常走动,也深深怀念其父母为中国革命做出的卓绝贡献而感到骄傲和自豪。(刘霞)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