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历史资料 >

刘文典遗稿:我的思想变迁史

时间:2010-02-10 16:22来源:文摘 作者:刘文典 点击:

我哪里有什么思想,我的思想又哪配有什么变迁史呢。然而中国人往日讲的是君道臣节,读的是“子曰”“诗云”,做的是“今夫”“且夫”,现在的青年思想大变,天天说“解放”“改造”,到处都听见“德摩克拉西”、“新文化”的呼声,旧思想的威权虽然还没有完全失坠,我个的精神生活上也确乎有了绝大的变迁。我虽然无似,总是中国这新旧交替时候的一个人,幼年拖辫子的时候,也抱过极旧的思想,现在也随着大家的脚跟望新的路上跑。这中间也不知经历了几多的变迁。从一方面说来,这是我自己的精神生活变迁史,从别一方面看来,也就是中国现代思想史的小影。据生物学的原理说:“个体发生ONTOGENY本是系统发生PHYLOGENY的一个重演。”譬如一个人在胎里的发育程序,是要把由单细胞生活以至人类的层层进化阶级的概要重演一遍。我想“形”既有之,“神”亦宜然,一个民族的思想变迁,从一个人的思想变迁上也可以看个大概。《吕览》上所谓“故审堂下之阴而知日月之行阴阳之变,见瓶水冰而知天下之寒鱼鳖之藏也,尝一脟肉而知一镬之味、一鼎之调”,就是这个意思。况且我个人失败的历史,也颇有许多可供现代青年的借鉴,所以老老实实的把我过去的思想史写在下面,不过我的文笔十分拙劣,不能作有系统的叙述罢了。

我生在安徽合肥县,这地方交通也很便利,离通商的大埠不远,若以常理说来,文化本不应该十分低下的。无奈这个地方的人,都有一种奇特的性质,不大喜欢读书,到今天莫说西洋的近世文明一些都没有沾得着,就连中国固有的旧文明也是毫无所有。这地方离徽州不过是一江之隔,而徽州的经学只往浙江跑,我们合肥人连戴震、江永、胡培翚、俞正燮的名姓都不知道。离桐城也不过两天的路程,而桐城的文章也不合肥来,我们“敝县”的那些硕学鸿儒竟没一个配做方雹、姚鼐的云礽。我生在这样的地方,是那幼年时代的思想,当然还是“原人思想”,对于宇宙,对于人生,竟没有丝毫的疑惑,以为人生就是人生,世界就是世界罢了。叔本华说“形而上学的观念是人人有的,把人类叫做什么‘形而上学的动物’”,要以我十一二岁时候的思想说来,这句话竟是错了。照这样昏天黑地的活到十二三岁,胡乱读了些“经书”和“古文”,会做些“今夫天下,且夫人……”的文章(?),心里全是些“扶清灭洋的思想”,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当时竟是一个毫无理性的动物。后来听人家大谈洋务,讲究新学,我也就立志要讲洋务,到本地的基督教会医院里从一位美国的教士学英文。这是我第一遭和西洋的文化接触,看见他用的器物无一件不十分精美,而且件件都有神妙莫测的作用,心里十分惊异。我这时候的心情,竟和那荒岛里野蛮人初见白人探险家一般。读者诸君想必也都读过欧美探险家的笔记的,那上面所叙的土人初见白人的情形,就是我当年的写照了。我心里细细想看,西洋人真有本事,他的东西件件比中国人的强,难怪我们中国打他不过,又看见他替人治病,真正是“着手成春”,那“剖腹湔肠”的手段,就连书上说的辩鹊仓公都赶他不上。他又教我用显微镜看微生物,看白血轮,用极简单的器具试验化学给我看,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受近世科学的恩惠,就是我现在对于生物学的兴味也还是在那个时候引起来的。我这时候虽然是大海里尝了一滴水,但是总算识得了咸味了。若是从那个时候起,就专去学这一派的科学,以我那样的年纪那样浓的兴味,到今天在生物、生理、医学上未必不能有所建树,于人群或者也有点裨益,何致于弄成今日这种样子呢。那知到我肚子里既胡乱读了些“圣经贤传”,觉得他十分的古雅,十分可贵,真我家子玄说的“句皆韵夏,言尽琳琅,秩秩德音洋盈耳,譬夫游沧海者徒惊其浩瀚,登泰山者但嗟其峻极”,而那位教士给我读的书,英文的只是些羊和狼说话、鹦哥和小孩子问答,汉文的只是些《创世纪》、《大卫诗篇》之类。拿他和我们中国的书一比,觉得相差太远了。我那时候就制了一种感想,以为西洋的学问,只有偏于形质一方面的,至于文章德行这方面的他都是一无所有的。回家来看见先生桌子上放的那些“洋务汇编”、“时务丛编”、“皇朝经世文新编”上,也是这般说,所以竟死抱着“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思想,和现在这班“总”字号的官僚竟是一鼻孔出气。就连现在学校里的学生,怕还有抱这种思想的哩,我就是这种思想的牺牲,那班大官贵人且由他去,学生诸君要有抱这种思想的,总要快快把他打破才好。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