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徽州农民画家亦风流

时间:2009-02-01 19:59来源:中国徽文化网 作者:佚名 点击:

    徽州国画的土壤太厚实了,许多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们,放下锄头休息时,也拿起毛笔来“舞文弄墨”,竞也取得不少成绩。比如名气大的有梅华、吴皖生等,名气小的也有凌家如、凌达等。徽州墨林亦不能忘记他们。

    翻开《中国美术辞典》就能找到这样的词条:“梅华,亦称梅万金,安徽歙县农民,生前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这一本很有权威的辞典,来不得半点假的。众所周知,中国解放以后,由于政治鼎革,“国粹”派渐趋式微,中国画进入了“民族虚无主义”阶段,这阵风也同样席卷徽州,根据“政治标准第一,艺术标准第二”的原则,使徽州画坛也趋于“变态”状况。人物画方面,传统题材几乎绝迹,山水画方面,是在传统山水中添加汽车、电线杆、轮船、红旗等,变得不伦不类。花鸟画,诸如“红梅赞”、“葵花朵朵向太阳”、“粮食大丰收”、“毛竹大丰收”等具有鲜明政治色彩的题材盛行一时。梅华做为这个时代的名家,同样画出许多这样的政治画,而且还喜欢盖上“徽州公社梅华”之印。但他依然保持着清醒头脑,苦学传统,并在传统基础上创新,出现一大批“与众不同”的国画精品。深得黄宾虹、孙小瑜、肖龙士、张建中等名家的赞许,并由此加人中国美协,在当时,一个农民有如此成就,令世人惊叹不已。

    梅华,1905年出生于徽州山水大师黄宾虹家乡潭渡的邻村,自小受徽州文化薰陶,喜欢书画,一度经营扎花店,并能在扎花纸上画画。有一年,黄宾虹的大夫人洪四果死了,他与二夫人宋若婴赶回徽州办丧事,梅华正在替黄家扎纸房,并在上面画山水……。黄宾虹看他能在生纸上画画,大为惊叹,说:“其人天份特高,能于生纸作画,当非常俗手。”事后,他就自愿教梅华画画,使其技艺大进。其山水画,笔墨酣畅,意兴浓烈,他善于将泼墨、积墨,宿墨互用,并施以石绿与淡赭,越发显得浑厚华滋,大气磅礴,层次有变,很有韵味,深得宾虹之笔意。只可惜,正当他画风日趋成熟之时,老人被当作“牛鬼蛇神”批斗,最后忧愤而死。

    凌达,歙县北乡沙溪农民,他颇能绘画,曾经绘制二张山水画,托新安画派国画大师汪采白之婿詹青萍(徽州国学名师)寄去杭州,请黄宾虹大师指点,此时宾虹已九十高龄,他一手携镜,一手题款,充分体现出这位伟大的画家对家乡农民的深情厚谊。其一黄宾虹为其山水画题款是:“分明是笔,笔力有气,融洽是墨,墨采有韵。江南山水,到处入画,画师造化,干变万化,妙有剪裁。今人杰作,可胜古人,先哲有言,不为虚语。九十老人宾虹题凌达先生画,癸己。”这些内容已被编进《黄宾虹文集》。另一张山水画,大师又是这样题的款:“凌达先生画,天资学力具见优长,浑厚华滋。多观古人真迹,正未可量。癸己宾虹年九十题于西冷。”这样一个普通农民竟能有这样的好运气,又能得一代宗师黄宾虹如此高的评价,也由此可见徽州农民画家的不同凡响。

    徽州农民画家有许多,他们或工笔人物,或写意山水,或兼工代写,样样皆能,他们虽然没有专业画家那样纯熟,但他们笔下的作品依然五彩缤纷,耐人寻味,有的农民画家甚至大大超过专业画家的水平,故他们的作品同样有着较高的收藏价值。歙县的农民画家凌家如,擅画山水,杜和仁,亦善画花鸟,为海上名家江寒汀弟子;王际尧擅画老虎;旌德的江廷根善画山水、花鸟等等。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