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梅清——诗意的寂寞

时间:2009-02-06 16:51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江天一色 点击:

    历史仿佛孤舟,总在风雨飘摇中寻找港湾。

    船在水中行,过济川桥,天有一些阴沉。四十三岁的诗人梅清站在甲板上遥望北方。青山隐隐,北水绕城,像很多读书人匆匆的行旅一样,过芜湖,转南京,入镇江,经京杭运河,北上京都。这是公元1666年,康熙五年的初秋,风浪过后复归平静,安定与不安,得意与失意对清代文人已无泾渭之分了。船到尽头,梅清整了整行囊,第四次踏上京城的码头。功名,仿佛近在咫尺了。

    船回航的时候,我们分明又听到一声轻微的叹息声,“何地堪投足?东西南北人。风萍原不系,海鹤故难驯。”远远看见敬亭山,梅清迫不及待地踏上乡土,头也不回。

    这是失意中诗人追求恬静生活的真实写照。静夜,乘小船,采莲花,清风四起,花叶飘香。归来,独坐藤床,沏一壶清茶,就一轮月光,品味那含羞而眠的暗香。很多年以后,诗人的一位朋友在画中回忆起这样的情节时提笔写到:横塘曲水晚风凉,采得荷花带叶香。归去插花藏半面,自倾清茗坐藤床。

   也许历史一定要成就画家梅清,一个薄暮黄昏,梅清听到几声清脆的扣门声,打开门,走进一位年轻的和尚。待报完名号之后,两人牵手登楼。他们相互拿出自己得意画作放在画案上。一幅泰山,一幅黄山。梅清小心地摊开,细细地品味,然后意味深长地说:我写泰山云,云向石涛飞。公写黄山云,云染瞿硎衣。看到你的画,我想去看黄山了。

   登天都,上莲花,过云门,越光明顶,宿文殊院。这是画家梅清以一种艺术的方式完成生命与自然的交流。风雨欲来,烟云万丈,他的才情就在这风云变幻中,忘记社会的纷扰,也忘记炙手的功名,他不必在王权下唯唯诺诺,而可以在山水的一角荡胸生层云、一览众山小。以一种超然的、理想化的眼光看待自然,他把对人生宇宙的思索寄托于自然、收录到画中,呈现出令人激赏而生动变化的艺术特性,一如高谈阔论到随意自如的境界。站在梅清的画前,没有浮噪,只有平和,明如镜,清如风,你似乎能感受到自然天籁的和鸣,更象是和一位年长的智者娓娓谈心。梅清自称:“游黄山后,凡有笔墨,大半皆黄山也。”

    其实打动他的不仅是黄山的烟云,打动他的更是一种心灵的慰籍。

    这以后很多年,梅清天延阁的画室里,经常可以看见这两位忘年之交的身影。日久天长,他们不仅友情与日俱增,而且画艺也日臻其妙。

    石涛有诗称赞梅清:“江左达者人共传,瞿山先生思渺然。静把数编朝隐几,闲携卮酒夜移船。已知词赋悬逸赏,好使声名谢尘埃。我欲期君种白莲,揽衣直出青霞上。”

    历史最终没有如石涛期望的那样,让梅清和他一道遁迹空门,这自然是幸事,在功名与佛门的夹缝中,历史选择了梅清而梅清选择了自然。

    梅清(1623—1697),字渊公,号瞿山,瞿硎。安徽宣城人,清初诗人、画家。其绘画作品多以黄山为表现对象,极尽烟云变幻之妙,他画的松在当时就传到内廷被康熙所珍爱,列为珍品。近人誉之为“黄山画派的巨将”,与梅庚、石涛、戴本孝等史称“黄山画派”。王渔洋对其评价为“以诗名江左,画入妙品,松入神品”,许以“天下第一”。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