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梅庚·山水清音

时间:2009-02-06 17:25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汪立军 点击:

    江南依然是山水诗意的江南,宣城也是这样.在历史灰暗的影调中,清醒地保持着那份独有的清逸和幽雅。

    很少有城市的文化变迁和一个姓氏隐约划上等号,而梅姓之于宣城却是这样。“从夸荆地人人玉,不及梅家树树花。”在岁月的记事本中我们反复仰望,繁花似锦,梅香阵阵,变幻的是时空,不变的依然是那一派春满花枝的绿水青山。

    公元1640年的春天来的特别晚,透过纱窗,春色渐进了。梅郎中焦急地在书房内徘徊,期盼中他听到了等待已久的声音,欣喜之极他回到书案前提笔濡墨,在桌上红色的笺纸上端正地写出:“梅庚,庚寅年生,字耦长。”

    “吾与书若鱼之于水,一刻失之,即无以为生。”这是先祖梅鼎祚的遗声。读书,藏书,著书,书便是这个家族的全部。在天逸阁的书案前,年幼的梅庚听父亲讲述梅鼎祚与汤显祖交往的故事,再读上几段先祖的《玉合记》,看着父亲的笔墨丹青,不觉心生神往。

    他的足迹在山水间走走停停,笔墨在驻足的山水中流动。“鳌峰之北北楼东,澄潭如镜垂双虹,李候去后明镜改,五城十里烟雾中。”(梅庚《登凤凰望敬亭积雪歌》)淡墨氤氲中,他拓展出一片虚静与空灵的山水世界,一条恪守内在性灵或心境美观的生命密道。

    这是梅庚一生远游的一个片断,1682年,在翰林院侍讲、邑人施闰章的大力引荐下,举人梅庚远赴京师,他的诗画文采得到了当时的文坛宗师王渔洋、朱彝尊的赏识,并“为朱彝尊所士”。宫墙之外,中年的梅庚有些踌躇满志了。

    在《清史稿·列传》中,我们沿着他的足迹寻找,于只言片语中,感受梅庚,倾听着他的欢笑与叹息。“性娟介,复被黜。”别离皇城,他黯然伤神,赴任泰顺知县的途中他毫无兴致。船渐行渐远,远远别离着京城的繁华,而心灵的山水渐近了。

    浙南山区的泰顺县“九山半水半分田”,山高路远,群峰叠翠。寄情山水,他挥洒着山水云烟中那片清新无尘的世界,很有些隐者的意味了。

    这是画家晚年在泰顺所作的一幅:坡石重叠,纵列于湖面右向,坡上寒林挺立,依坡而筑两间屋舍,正面一间门敞开着,室内空无一物。画的左侧峻岩突兀,透过巨石,湖水涟漪,山峦起伏,双帆高悬,湖山秀丽。告别仕途,梅庚逃到了自己心灵的山水中。

    “持将绿雪比灵芽,手制还从座客夸,更著敬亭茶德颂,色澄秋水味兰花。(梅庚《咏绿雪茶》)品读梅庚的山水诗画好似品饮一杯明前绿雪,淡淡的清丽,郁郁的芬芳,一如江南。

    [梅庚(1640—约1722),清初画家、诗人。字耦长,一字耦耕,号雪坪、听山翁、南书生,安徽宣城人。明末剧作家梅鼎祚曾孙,清初复社名士梅郎中子。康熙二十一年(1682)举人,官泰顺知县,在任五年。书善八分,画擅山水、花卉,脱略凡格,不宗一家。与梅清、石涛等均为黄山画派名家。传世作品有《敬亭棹歌图》等。]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