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芜湖铁画诞生之谜

时间:2009-02-25 22:27来源:大江晚报 作者:姚永森 点击:

(一)

  一个巨大的问号始终悬挂在人们的心头。这就是作为工艺奇葩、中华一绝的铁画,300多年前为何不诞生在曲阜,不诞生在南京,不诞生在京都,却在青弋江边上的一个小城芜湖悄然面世?

  黑格尔曾经说过:凡是合理的就必然存在;凡是存在的就必然合理。如今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铁画,作为一种在芜湖的存在,自有她存在的深邃道理。这个道理就是历史的必然性和偶然性相结合所呈现出来的规律。犹如钻燧取火,带给人间的必然是一种瑰丽的风光。人们不禁要问:铁画诞生在芜湖有她的历史必然性吗?

  答案是肯定的。如果将铁画比作神童的话,那么,以低碳钢等冶炼锻制的铁画必然要在一个适合她生长的特殊母体中孕育而成。而芜湖正是天造地设的母体。

  有着2000多年悠久历史的芜湖很早之前就有着“铁到芜湖自成钢”的美誉。还在春秋战国时期,这里就流传着干将、莫邪铸造钢剑的传说。据史学大师范文澜和侯仁之说,在芜湖一带,“干将作剑,莫邪断发剪爪投于炉中”,就是把毛发和兽禽爪这些属于碳质的东西投进炉中的红铁上,然后经过不断锤打锻制,使铁增加含碳量。现代冶金分析术告诉我们,含碳量在2%以上为生铁,在0.4%以下为熟铁。生铁太脆,容易折断,熟铁太软,难以挺拔。一旦达到0.4%至2%的含碳量,铁就成了坚不可摧的钢。这种钢称为渗碳钢或低碳钢,所铸造的剑称渗碳钢剑。她“不仅在中国历史上最早,而且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早”,是中华民族古代伟大成就的杰出标志。铁画也是一种渗碳钢画,难道她是干将,莫邪铸钢技术的延伸或发展?

  答案是予以否定的。因为传说都是有缺陷的,同时,我们也难以找到更多证明她们之间联系的蛛丝马迹。倒是后来的大量史料,让我们看到孕育这位神童母体的别样天地。芜湖报界张九皋老先生生前曾发表了一篇《濮家与芜钢》的文章,考证了芜湖制钢业复兴于南宋初年。他认为,北宋靖康之乱后,原属山东曲阜的濮家七兄弟分别南迁到凤阳、和州、芜湖、当涂、溧水、苏州、常州、嘉兴等地安家。其中年纪最小的濮七在芜湖东南郊的百家店炼制钢铁,明嘉靖后百家店易名为濮家店,后又搬到西城弼赋门外总作坊。以濮家为代表的芜钢技术从此在芜湖扎下根来。到明清之际,芜湖不仅以浆染业名列全国五大手工业中心地,而且与广东佛山、江苏苏州并称为中国南方的3大钢市。一个名叫宋鎔的芜湖关道曾在公元1801年向上级报告:“钢为芜邑特产,贩运百有余年。”这种独特的历史使清嘉庆十二年即1807年的《芜湖县志》向世人夸耀道:芜湖“惟铁工为异于他县。居市廛冶钢业者数十家,每日须工作不啻数百人。”当时芜湖有以濮万兴,葛永泰为代表的著名的18家钢铺。它们的冶钢技术,据《芜湖县志》载:“初锻熟铁于炉,徐以生鏷下之,名曰喂铁,喂饱则鏷不入也,于是渣滓尽去,锤而条之,乃成钢。”这种以含碳量较高的生鏷即生铁在已经燃红的熟铁上反复擦淋,让生铁尽可能渗透到熟铁中的技术,被称为熟钢术,可以说是干将,莫邪铸钢技术在新形势下的发展。掌握这门技术的匠工“恒密其术”。这种技术终于被长沙湘潭一个名叫黄聚泰的人识破。于是在芜湖钢坊做了3年佣工的黄氏等8人把此种冶钢术带到毛泽东的家乡湘潭,使湘潭在清代迅速成为中国南方的第四大钢市。正是有这种熟钢术,才为铁画搭建了一个得以诞生的平台。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