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歙县画家——黎健

时间:2009-04-12 08:08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程学开 点击:

歙县渔梁因一街一坝而出名。渔梁坝使人想到都江堰,想到李冰的一把长锸与古徽州人的一把铁钻生发的天才之作;想到花山谜窟,想到那千古之谜的洞窟与这坚实大坝的某种暗合;想到徽商下水的第一只船,想到那用力一撑的第一篙,想到那“富可敌国”的第一桶金的源头。涨水季节,坝是一架横卧天地的钢琴,水如手指,不是十指,是千指万指,放纵地弹,弹出的不是《春江花月夜》,也不是《平沙落雁》,是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枯水季节,坝是坦露胸怀的水利模特。人有幸走上大坝,细细丈量、饱览这跨越千年的水利奇迹。坝长138米,底宽27米,顶宽4米。青一色的坚石,每块都很大很重,重达吨余。再细看,每10块青石之间立1根石柱,上下层之间用坚石磴如钉插入。这种插钉叫“稳定”,也叫“元宝钉”。有元宝钉插入,上下石头便如穿了石锁,互相衔接;每一层条石之间,又用石锁连锁,这就使上下左右连成一体,坚不可摧。坝中间有水门,可开可闭,无论行舟、放筏、抗洪、灌溉,都可兼而利之。只有诚心为民造福,又有不凡智慧的人才有这样伟大的惊世之作。

走在渔粱街,一种特有的清静顿时使人神情舒朗。两边木板房,一条鱼鳞街,街面全由鹅卵石铺成,古风依旧,一切都是原汁原味。没有张扬的商业广告,没有叫卖声,有的只是平常日子,寒来暑往,粗茶淡饭。他离开闹市,选择了这里。隔江常望披云峰,最是冬末春初,梅花如雪亦如火,那里睡着一位和尚,新安画派的创始人渐江。



黎健在创作中(凌家建/摄影)

他也是画家,歙县人,工书法、花鸟,尤仰青藤、八大风骨。早年尚简远为宗,托意孤峭,近年杂糅海上诸家,风格为之一变。他叫黎健,住在渔梁街。渔梁街自东向西有一个斜坡,往上,中段有一个红石门框,上刻“缮方草堂”四字,就是他的家。进门不是客厅是画室,高高的画案上摊着宣纸、毛笔和颜料,笔洗里的水已不清亮,是洗了又洗的颜色。那几笔勾画的鱼、梅、竹、兰、仕女,那或立或卧的世外高人,就是通过这个笔洗造出浓淡,以特有的神韵面世的。

中国画的奇妙是笔墨功夫和笔墨信息。我们读朱耷的画,那翻着白眼的鸟,那独立寒江之畔的枯木,还有那残荷、败叶、衰草,都只寥寥数笔,已是跨越多个世纪的寥寥数笔,只一瞥,就会被那荒凉的孤傲所震撼。西画也有这样的震撼,但不是寥寥数笔,是大块大块的颜料堆成的。这是中国人的智慧、才气,如同读中国古诗,读“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读“纵浪大化中,不喜也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也只寥寥数笔,就让人怦然心动,由麻木而转入善感,由浮躁而归入平和。诗画同源,以心作画,心同此理。以平和的心态挥毫,以出世的心态入世,这就是黎健。中国画讲笔墨功夫,尤讲线条,画人物、山水、花鸟,都靠线条。大泼大染的画初看也许会让人有些激动,但细看没筋骨,没多少内涵,也就没什么看头。黎健以书法入画,以简约的线条,造型,传神,抒发意气,读来清新、淡雅、宁静、散远,如入桃花源,不知有汉,无论魏晋。读他的《餐霞客》、《任侠士》、《壶公之寄》、《子疲于津梁》、《磊磊松下风》、《鱼》、《鲶鳜》、《小鸟》、《远举》、《瓶花》等,都感到恣肆的笔墨洋溢着特有的诗情与尘外的清高。

有人把中国画分为文人画、画家画、民间画三大类,黎健的画显然属于文人画。我们没有理由说画家画、民间画不好,但比起文人画,它们的书卷气就少一些,文化味也少一些。黎健每天作画,每天读书,这在画人圈子里是不多见的。他读老庄,读苏轼,还有尼采、柏拉图,文学、哲学交叉读,丰富学养,陶冶性情,探究生命状态,思考生命意义,求自然无为,齐物养生,守护心斋,始于自觉,在不觉中展现人格。他说绘画编在方技类,属雕虫小技,但大则可以载道。“方”即“道”,“缮”即修理、完善,这就是“缮方草堂”一名的由来。他说艺术就是传达一种感受,书画是一种人格的外化,如果传达成功,则可以见其性情、人格、修养。文学、书画之所以感人,不正是通过这种传达么?

黎健的《瓶花》是我最喜欢的一幅水墨画。画的是栀子花,花开两三朵,或仰或垂;墨叶四五片,或收或扬;两茎入瓶,瓶是三根淡墨线条勾出的,如盛清水,清澈透明。尤是酷暑,读此画沁人心脾,有一种特别解渴、清凉的感觉。另外的一些鱼类小品,如《鲶鳜》、《芙蕖游鱼》等,都只寥寥数笔,造型准确,也十分传神。有朋友赞黎健的题款书法,说它或苍浑或浑茫或古质或精到,这无疑是对的。但读他的题款较费劲,若说黄宾虹题款有些迂腐,我看黎健离迂腐也不远。中国提倡白话文已近百年了,徽州的胡适是急先锋。他说毛泽东的白话文写得好,其实毛泽东文白相间的文字也非常好。好的标准是准确明白,通俗易懂。很多人都喜欢齐白石的题款,明白中透着机智、灰谐,读来有味,读画就更有味了。看白石题《鸡冠花》:“老眼昏花看作鸡,等到天明汝不啼。”题《山水》:“网干酒罢,洗脚上床,休管他门外有斜阳。”题《不倒翁》:“乌纱白扇俨然官,不倒原来泥半团。将汝忽然来打破,通身何处有心肝。”又题《不倒翁》:“能供儿戏此翁乖,打倒休扶快起来。头上齐眉纱帽黑,虽无肝胆有官阶。”题《石涛》:“绝后空前释阿长,一生得力隐清湘。胸中山水奇天下,删去临摹手一双。”还有“人骂我,我也骂人”等,何等明白,何等痛快!

喜欢黎健的画,所以希望黎健题字向齐白石这位大师学习。当然,黄宾虹也是一位与齐白石齐名的大师。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